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审讯室

时间:2018-05-27 12:49来源: 作者:水北 点击:
  

寒冬,审讯室,四周没有窗,寒气围绕,清冷的。墙上黑色边框的挂钟,时针慢吞吞的指向了九,小屋里静静的,就正中间摆着一张长条的方形桌,显得有些空荡,头顶上的两盏日光灯,灯光昏昏沉沉的,打不起精神。

坐在靠门这头的警察名叫邵帅,从警有10年了,年纪倒不大,看上去显得比同龄人更加老成。坐在他边上是名年轻的警察蔡云云,打开录音设备,正握着笔,准备做记录。邵警官连日来皱着的眉终于肯舒展开来了,从容的从烟袋中抽出一根烟递给坐在对面的审讯人王大海,一个带着浓重方言口音,国字脸、小平头,看着怎么都不像做大生意的老板,打火机点燃烟的那一刻,王大海猛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飘飘然的,欲把寒气逼走似的,道了一声:“爽”!

邵警官等他吸了几口,弹去了正要弯腰的烟灰,不紧不慢地说:“王大海,你的心还真够大的啊,这么好用的脑子为何不用在正道上?偏偏要骗得那些退休老年人辛苦一辈子的积蓄?”

王大海依然和之前相同的口吻不依不饶地答道:“我王大海,是名正经的商人,我的大海健康科技金融公司,卖的都是促进老年人健康生活的产品,不偷不抢,何来的骗?再说我一不卖那些吹得神乎其神的保健品,二不强卖老年人,我的顾客都是我们公司的忠实客户”。

其实邵警官已有了王大海的大海健康科技金融有限公司非法集资的充分证据。只是想再次试探下他,看他是否再松口,不愧是能在短短几年就能把公司做到上亿规模的,这样的能人,没点能耐,普通人还真的做不到。看他还是不改之前的口气,邵警官也没予以回应。于是把话匣转到了今天录的三个口供…

把时针拨回今早的九点,三名与大海健康科技金融公司有关联的人来到警局陆续做笔录。也是在这间屋里,只不过灯光更加明亮,气氛稍显缓和。

第一个做笔录的是一名65岁名叫杨建国的老人,个子不高,瘦瘦的,看上去矫健灵活,应该是有经常锻炼的。他是来报案的,举报大海健康科技金融公司诈骗,杨老情绪有些激动开口道:“警察同志,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为我讨回我那十万的养老积蓄,这可是我辛苦一辈子才存下来的血汗钱,就这么被大海公司给坑了。。。”

邵警官连忙耐心止住他的话:“杨老,你现在的心情激动,我可以理解,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你老也要一句一句地慢慢说,我们也好做记录。”讲话间把桌上的热水杯递给了他。接着先是拉起了家常,“我母亲此前也有被骗的遭遇,骗子的手段不同,花样百出,被蒙了100元。”这100元说的很重,像是要表达被骗了很多钱似的。杨老瞪着眼珠问道,“骗子居然敢跑到警察家去,连警察的家人都敢骗?”

“是啊,现在的骗子无孔不入,奇招怪招很多,又善于从没有防备心的老年人下手”。邵警官喝了口水继续说,去年,我母亲从农村老家来帮我们带儿子,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母亲就和我说,今天有一名自称是区卫生防疫站的女性工作人员来家里敲门,说是来做卫生防疫宣传,先是寒暄了一会,知道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带小孩后,就立马拿出一张带有政府名义的红头文件,说卫生部门已提醒现在是白蚁和蟑螂侵害的高发期,特别是家里有小孩的,容易被咬,并有意识的把事态“对症下药”说的很严重,又重点提到现在政府已经下文了,已拿出专项治害资金,按户补贴,现在你只要出100元,她先给你一包灭白蚁和蟑螂药,以后每个季度专业人士都会上门喷药消毒。

我母亲从农村来的,自我防范意识较弱,被说的蒙在鼓里就稀里糊涂的给了她钱,还不忘要个发票。我一看,不是正规发票,就是一张手填的收款收据,坐上角还明目张胆的盖着某某卫生防疫消毒站的章。我只能无奈的摇着头告诉母亲这是骗子的戏法,骗子都是在工作日上班时间,趁着年轻人不在家,挨家挨户的敲门,只对单独在家的老人下手,红头文件和收款收据均是捏造的,灭白蚁和蟑螂只是幌子,骗取老家的钱才是真的。一般来说,老人家没有自我防范意识,而且往往到最终发现被骗,又因金额不大,也不会去报案,这就中了那些骗子的圈套了。

“哎!这些可恨的骗子尽是骗我们老人家。”杨老听了邵警官母亲的这番遭遇,觉得感同身受心情缓和了些,押了口水慢慢诉来,我们老年人,睡眠短,起来的早,有一天早上,我从公园锻炼回来,路上看见一家店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且都是老年人,我就凑热闹的过去,不想这个热闹把我养老钱都凑没了,说到这杨老的表情有些气愤。然后又接着道,这家店有7、80平米,装修很亮堂,像是二手房中介公司,但还摆放着一些产品。店里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可以免费领到一盒10枚的鸡蛋,门口一个大音箱不停地循环播放着:大海健康科技金融公司邀请你与明天上午6点在人民影剧院聆听著名健康专家王加尔博士专场健康讲座,有幸参加讲座的,每人均可免费领到一头土鸡。

“那你就去听讲座了?”邵警官问道。“是啊,我琢磨闲着可以听健康讲座又有免费的土鸡领,何乐而不为,于是第二天就去听了”。“讲座都讲些什么?”“台上的人演讲什么我不记得了,讲的绘声绘色慷慨激昂的,反正都是说健康保健的”。“哦,那鸡领到了没有?”“领到了,每个参加的人都免费领到一头鸡,不过不是土的。”“这活动就一天吗?”“不是,连续四天。第四天去的时候,讲堂里冒出一大幅的广告牌显目的写着:‘大海健康科技金融公司,充值1000成为会员,送健康产品’,‘充值五万块,每月返800元,赠送海南旅游’。”

“健康产品?什么健康产品?”“就是店里摆放的那些东西,他们公司的产品名称标注着不是高科技就是养生,有高科技颈椎按摩椅、高科技老年人运动鞋、养生开水壶、养生防紫外线墨镜等等。”“价格是不是比普通的同类产品更高?”“是的,你说的没错,这些产品都是标价不菲,养生产品没有百元以下,高科技均是千元以上的,旁边有个服务人员滔滔不绝地在那讲功效,天花乱坠的。”

“那你就立刻去充钱了?”“没有,再说大清早的我也没带那么多钱的。不过我看了好多人都在那排队充钱了,长桌上摆着几台点钞机,不停地刷刷刷,像是要刺激我们赶紧交钱,个个都是当面数着现金交的。”“怎么还是现金,不能刷卡吗?”“可以刷卡,工作人员说刷卡要收1%的银行手续费,而且交现金可以打九五折哩。我刚开始还是有犹豫了下,想想白拿了几头鸡,交1000元还有送产品,又不亏。于是就抱着试试的态度就回家取钱先充了1000元。”

“那怎么就交了十万进去了?”“你有所不知,自从成了会员,大海公司的那家店,隔三差五美女工作人员小陈都会亲切的打来电话,大哥,你有在家吗?忙吗?先是关心下身体,接着咨询下产品使用的效果如何,最后再提出邀请到她们店里坐坐,告诉你,你是她们的会员,她们每天都会举办免费的健康知识讲座,还可以试试新上市的按摩椅。”

杨老越说越利索:“因为碍于她不断的打电话,我就去了那家店,但这次说的可不是健康的知识,而是说公司发展的很迅速,准备上市,但是上市又需要时间,现在公司新开发了许多产品,资金方面还缺一大块来运转,我们做为会员可以资金入股,就是原始股东,成为股东后,每个月还1000元的本金,同时推荐一名甲成为会员,甲就是原始股东的“下级”,当甲买大海公司产品时,原始股东就可以拿到佣金;当甲再拉乙成为会员、变成自己的“下级”后,当乙下单消费时,除了甲拿佣金,原始股东同时会拿甲和乙的双份佣金。”

“原始股东要交多少钱?”“这个有分档次的,五万的可以发展一级,十万的可以发展两级,没有三级。”“怎么会员想多交钱,多发展下级多拿提成还不行吗?”邵警官继续问道。“这个我就不懂了,应该是一般退休职工退休金也不高没那么多的养老金。”杨老略有所思的回答道。

“那你最后还是交了十万!”“是啊,我把我退休后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这些都是在银行做的理财产品,心想每个还有1000的本金回来,这样8年多点就可以拿回本了,又可以发展下线拿佣金,比存在银行好,而且我还带着老伴免费去了趟海南游,你不知道,我们这辈子都没出过远门旅游过呢!”

“谁知道大海公司是在非法资金啊!”说着说着杨老又开始激动起来。邵警官立马有经验的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这家公司的法人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请你老放心,不能伤了身体,钱是很重要,但是身体要要紧的,这个案件局里正在审理,等案件有了结果我们会和你联系的。。。”

第二个做笔录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吴艳,身材苗条匀称,一头棕色的波浪发,穿着颇成熟,看不出是个20岁的姑娘,她是王大海的秘书。

“看了你的个人资料,你是学舞蹈的,王大海的秘书?”“恩,是的”。吴艳回答的有些胆怯,毕竟是头一次在这种场合下,气氛又很严肃。

“你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邵警官直奔主题,带着温和的口吻问道。“负责接待工作。”吴艳回答的简单明了。“主要是什么接待?”“接待大客户,王总的客户很多,有的还要安排吃住”“你指的大客户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和王总生意往来的,我没具体问,他们做生意的吃饭时候哪会谈生意啊,要谈生意时我们也不会在场的。”“那你总知道一起吃饭的人他们的身份吧,都是做什么生意的?”“好多吧,从事房地产、煤矿、搞工程的都有,王总说他想投资项目,具体要投资什么我不大懂得。”“你们接待都放在那里?”“这个要看客人的喜好,但是有个标准,就是必须是高档的,这是王总说的”“这么说你们王总是个喜欢排场的人,他开的是什么车?”“奔驰,进口的,办下来快200万”,像是她自己买的车那般骄傲地答道。

邵警官继续问道:“你在这公司工作几年了”“有大半年了”,“觉得这样公司”“公司当然很好,开了十几家的分店”“那你的工资待遇怎么样”“够我日常开支,王总对我很好的,喜欢的东西他都会买下来”“都会买些什么?”“奢侈品,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包包、化妆品之类的。”

邵警官此时大概知道她在公司的身份了,她不过是王大海的拿着公司工资的编内情人罢了,那些老板总是喜欢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伴他左右,就像有台豪车,出去应酬显得有身份,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很有钱,生意做的很大。

邵警官点点头开始从侧面打探王总:“你是王大海的秘书,那他是否和你说过他的创业经历?”“这个王总倒没有和我特意提起,但他经常在饭局上喝得兴奋时就会和那些老板们大谈特谈的说他的发家史。”“他是怎么发家的?”邵警官立即追问道,因为听过太多次了,她都会背下来了,像是在说自己的简历似的侃侃而谈道:“王总他老家在贵州的一个农村,他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好,虽调皮但又很机灵,在学校很受老师喜欢,但是因为家里有5个兄妹,他是老大,初中没上完就早早辍学了。16岁时候跟过同乡去了广东打工,进过工厂,干过工地,还掌过勺,但是都没干过长久的。在外面干了很多年也没赚过什么大钱,老家的房子新盖了一幢,因为是长子,24岁时就回老家相亲结婚了。”

“在家待久了就厌烦农村的平淡生活,但是又无奈,没有固定收入,于是就开了个麻将馆,平时就打牌,搓麻将,店里的人经常打,总有些人输了要赊账的,他头脑灵活就放贷,利息也不是很高,后来他发现放贷如此轻松又好赚钱,于是开始动起了脑筋,搞起了民间集资,一边到处许诺吸金,另一边又放高利贷,可是这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中间被一个人携了30万卷款跑路了,差点把他送进去了,老家待不下去了,要还这这些钱,于是就再次出去打工。”

“还是去熟悉的广东吧,说来也巧,在去广东的火车上,他还在思索着要干什么活,正好与坐在邻座的一个年轻人交谈中了解到,他在一家专门卖老年人营养品的金融公司,这几年这个行业很火爆,来钱快。正好他还没想好出来干什么,于是他就找了家类似的‘金融公司’里上班,熟悉了套路后便果断自立门户。但是他的‘金融公司’不是卖老年人的药品,而是另辟蹊径卖体验型的健康产品,他说卖那些吃的喝的都是大忽悠,谁家没有老人,谁不会老的哪一天,他不想这么坑人,于是他就找了一家做老年人用品的厂家,开始了他的创业。”

邵警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所以,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就结束了。

第三个做笔录时已是下午了,这人叫沈越,是大海公司一家门店的负责人,24岁的大男孩,皮肤白皙,带副黑色边框眼镜,要不是身上这套白色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的销售打扮,还误以为是个大学生。“你在这家公司干了多长时间了?” 邵警官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大学学的是市场营销,从业很专一,毕业后看到我们公司刚成立就抱着试试的态度加入进来,干到现在快2年了。”沈越回答的即快又老练。“说说吧,你们工作都是怎么开展的?” 邵警官直切主题。“我们是卖老年人健康产品的。” “这个我知道,你就说怎么卖吧,怎么营销?”。邵警官有点倦意,从早上笔录做到现在,还没好好休息会。

沈越看邵警官有些严肃也不敢再说些带着职业病的废话,简单明了的答道:“通常我们每家门店均是十人的团队,都是经过培训的年轻小伙子小姑娘,每天的工作就是发传单、打电话、介绍产品,目标客户就是老年人,有针对性的发传单,选择老年人聚集的地方,比如公园、社区棋牌室、老年人活动中心等等,填个资料送点小礼品,在取得他们的联系方式后就每天不间断的打电话,请这些老年人来店免费领鸡蛋、洗衣粉等日常用品”。

“你们就靠发传单来吸引吗?”“是的,虽然这个办法很老土,但确是最有效的,老年人会看报纸的不多,会上网的也不多,做其它媒介宣传效果都不好,我们发出去十张宣传单,只要有一个人进店就达到目的了,一千张就有一百个了”。沈越回答的颇有些得意,继续道:“只要这些老年人进店,我们就有办法让他们消费”。“怎么你们的营销手段很高明”邵警官听着来了兴趣。

“也不是多高明,我们只是抓住了客户的心理,首先是拉近老年人的距离,每天只要进店就送小东西,礼多人不怪,且必须是热情的叫叔叔阿姨,拉拉家常,说下自己做销售多么的不容易,博得他们的好感。其次就是重点宣传健康知识,安排一个能说会到的人声情并茂地演讲,举各种耳熟能详已去世的名人,有企业家、影星、歌星,最后告诉他们,没有健康,再有钱都是白搭。紧接着就是介绍产品了,重点提醒我们不是卖那些吃的保健品,都是实实在在的能用的好产品,接着熟练地介绍起每种产品的功效。最后就是让我们安排的老年人在里面煽风点火,营造要消费的气氛,抢着去排队交钱,总之就是要这些老年人心甘情愿乖乖的交钱,人都有从众心理,又碍于面子,一两次不交,第三次他们总会交钱的”。至于怎么交钱,怎么成为会员,就是杨老说的那样。

“你们有十几家点,王大海平时怎么安排工作的?”“我们有个微信工作群,王总是群主,成员都是门店的店长和优秀员工,群规就是每家店只要有开单,店长就会在群里发布,接着,其他门店店长统一刷出各种表情,鼓掌、鲜花、大拇指,王总也会不时的说上一两句加以鼓励的话,只要拿到十万元大单的,就会发千元红包,刺激着大家更加卖力工作…”

不等邵警官把剩下的口供惟妙惟肖的讲完,手里已是第六根还未抽完的烟被王大海用力掐掉了。叹了一口气道:“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投资不顺利,资金断裂,导致公司崩盘。”话中已没有先前那样自信,像是谎言被人识破,没了底气。

“你给客户就是原始股东的承若,说要投资开发大型旅游景区,只要成为会员,这事是怎么回事?”“这个只是我当初的一个设想,我有个生意上的朋友原先是一个煤矿老板,后来煤矿不景气就去投资做旅游项目,在海南的一个地方,弄了一个几百亩的旅游山庄,两年多就回本,他说只要资金够,旅游行业又不压资金,现在整个行业投资很热门,我就寻思着能不能也去开发,但是我个农民出身的人哪有这个能耐搞旅游,于是就想把这个当做吸金的幌子,请他们去海南这家山庄玩,谎称这是他们的一期项目,准备开发第二期,给他们吃颗定心丸。”

“你这就是非法集资,想不劳而获”,邵警官已明白了他打的算盘,“你是不停的吸纳原始股东,吸纳来的资金支付原始股东每月的本金,等时机成熟后就跑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客户的心理抓的很巧妙啊,都是退休的老人,你的手法倒是和别的骗子不同,但是目的都一样,他们投资的钱即便是按照最高的回报率,也要至少5年才能回本,那时候,有些人可能已经…,而且许多老人家投资了你们,又不敢跟他们的儿女讲,做贼似的的防着子女,万一他们走了,这钱就无从追究了。”

邵警官有个疑问的道:“你说吧,为何非法集资上限只到十万,而且下线只发展两级?”王大海一听,眼带眯笑,像是被揭开谎言,不得不交代道:“我琢磨着集资太多的话容易引起家属的注意,况且老人家退休的钱也不多,发展两级够了,太多的话就和传销似的,容易引起你们公安的关注。”

“但是你最厉害的伎俩就是鼓励这些老人家交现金,很好的为你公司非法集资就抹去不必要的证据。” 邵警官有些义愤填膺地说道。

王大海此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无奈的泄了气般的斜坐着,一动不动。审讯室陷入了沉寂,可以落针听声,只有挂钟还在勤恳地工作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