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笑面虎

时间:2018-03-22 18:31来源: 作者:黎明 点击:
  


李守财是奇珍典当行的掌柜的,脸型瘦长,柳叶眉,眯缝眼,塌鼻梁,厚嘴唇,一小撮八字胡服帖地黏在嘴边上,嘴角点着豆大的黑痣,头顶黑底红边瓜皮帽,身着火红祥云长袍,脚蹬细软黑布鞋,躲在柜台后头,翘着二郎腿,躺在摇椅里,哼着小曲儿,一副神在模样。

“掌柜的!掌柜的!”店里的帮工王五从外头急冲冲地跑进店。

“什么事儿,慢慢说,急抽抽个什么劲儿!”李守财皱了皱眉说道。

“衙门里头来人在那挨家挨户地查供税呐!”

“咱又没偷又没抢的,还怕他查?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李守财睁了睁眼,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了一转,握着椅把的手轻点着,心中已有定计。

“虎子,走!跟我去茶楼!”

李守财跟虎子一道进了茶楼,找到一张四方桌坐下,虎子在李守财身后站着,对面坐着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人。中年人脑袋上扣着一顶金丝边帽,手上一杆鎏金的烟枪含在嘴里嘬着,正盯着戏台上那咿咿呀呀的戏子看得津津有味儿,

“杨驿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李守财向中年人拱拱手道。

“说吧,什么事儿?”杨驿丞微微伸了伸胳膊,熄了烟枪,又往桌上敲了敲。

“杨大人啊,这县衙里头这些天怎么在查账啊,你说说我的那些可该怎么办哟!”李守财的五官缩在了一块,像极了刚出炉的包子上的褶,一边说着一边往着杨驿丞的袖口里塞着东西。

“查账嘛,例行公事,这样,你去县衙找高主簿,高主簿爱财,就跟他说……”杨驿丞伏在李守财耳边轻声说道。

“哎哎,好,好,谢谢杨大人。”李守财乐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起身,向杨驿丞作揖,带着虎子反身出了茶馆。

杨驿丞盯着李守财出了门,轻轻低语着些什么,又点起烟枪,望着中间戏台上的戏子津津有味儿地乐呵起来。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一轮明月悄悄地爬上了房檐,北风呼呼地刮着,让路上的行人不禁都缩紧了身子。

第二天一大早,李守财换了一身白袍,一顶白底红边的帽子,向着县衙走去。昨天刮了一夜的风,路上满是泛黄的树叶,路边的树光溜溜的只剩下枝杈。天色还早,县衙还没有敞开大门。朱红色的大门上镶着鎏金的门环,大门顶上两边的鸱吻冲着天空嚣张地瞪着双眼,李守财瘦小的身子在这门前像是要被吃进去似的。

李守财轻轻扣了扣门环。“吱——”厚重的门缓缓打开了。

“你找谁?”门口的衙役问道,

“大人,我找高主簿。”

“高主簿?我带你去见魏师爷。”

进了衙门,只见衙台上高高坐着的那位,身着铜钱纹花锦袍,头戴一顶方形帽,一缕长须随着风轻轻拂动,正躺在椅子里懒懒地晒着清晨的太阳。

“来着何人哪?”

“小的奇珍典当行李守财。”

“哦?李掌柜,久闻大名,上来我瞧瞧,”魏师爷抬了抬眼看了看台下的李守财。

“哎,好好!”李守财一听这话心里乐开了花,三步作两步地走到了魏师爷跟前。

“所为何事啊?”魏师爷笑着问道。

“我来找高主簿办点事情,还烦请您给指点他的位置。”李守财说着将一沓东西往着魏师爷袖口里塞,魏师爷也迎合着把那一沓收进自己的袖口里。

“高主簿?哪个高主簿?”

“就是那个专管商户税收的那个高主簿啊。”

“高主簿早就不管税收啦,找他也没用!”

“啊?高主簿不管税收啦?那他在哪呢?……”

“我都说了高主簿早就不管税收了,听明白了没有!”魏师爷显得有些不耐烦,之前脸上的笑容像是吝啬地了起来。

“哎!哎!好,只是烦请你能指个位置儿……”李守财连忙拱手作揖道,脸上依旧挂着先前的笑容,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缝儿。

“你还要我说几遍!来人,送客!”说罢,魏师爷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起身走到后堂去了。

李守财望着魏师爷离去的背影,睁圆了小眼,恶狠狠地低声道:“臭拽个什么劲儿,又不知道高主簿去哪儿了,白瞎了我那些票子!”

后堂里,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人懒懒散散地坐在八仙桌旁,正是那杨驿丞。见到魏师爷,杨驿丞起身快步走到魏师爷跟前,脸上挂着谄媚的微笑,双手还一边磨搓着。

“师爷,咋样?”

“妥了。”魏师爷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

次日,典当行里闯进来了一行人,为首那人头戴裘皮毡帽,身披貂皮大袄,圆滚滚的肚子挺在大袄外头,像是要从衣服里头挤出来一般。

“奇珍典当行掌柜李守财,漏税白银一千八百余两,即日起予以查封!”为首那人宣道。

听到此话,李守财脚下一软,瘫倒在了那摇椅里,他慢慢地从椅子地撑起身站起来,挺直了腰,往着门口那行人走去,脸上又重新挂上眯着眼的笑容。

“这位大人,不知您怎么称呼?又不知奉了谁的命令来查封小店?”李守财向着为首那人拱手,用着一双眯得看不见的眼睛打量着对方。

“这你都不知道?这就是我们县衙专管税收的高主簿!”旁边一人搭话道。

“高主簿?高主簿不是不管税收了吗?啊!”想到这里,李守财突然大喊一句,“中计了!”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这,还有这,都封上,搬走!”

又一天早晨,小店门口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魏师爷与杨驿丞身着红缎金丝祥云夹袄,头戴大红四方高帽,站在小店的一旁对来的人拱手回礼,脸上洋溢着心满意足的笑,竟是那小店变更了名字,叫做了魏氏当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