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春寒料峭

时间:2018-03-19 00:06来源: 作者:赵北海 点击:
  

三月初的北京春寒还未见消去,微风轻摆,形单影只的落叶婆娑起舞,跳着一支无人观赏的舞。志坚中午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没睡醒,是从健身房打来的,让他去试课。志坚挂了电话从床上起来,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起来洗漱。志坚的这间出租屋租了大概半年,泛黄的墙壁上还贴着上一家租户留下来的米老鼠卡通贴纸。他的杂物和衣服混杂着堆满了床头柜,衣柜里也一样混乱不堪,床头柜旁的小桌子上外卖的盒子与方便面桶堆砌的像一堵墙,袜子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奇怪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志坚却毫无感觉。自从丽丽走了以后,他再也没收拾过这间屋子。他拿起刮胡刀,剃须泡沫却用完了,他把剃须泡沫的罐子随手扔在厕所早已堆满垃圾的垃圾桶里,直接用刮胡刀刮起胡子。还朦胧着睡眼的他,果不其然不小心刮伤了自己,他倒吸一口凉气,盯着下颚一小道伤口,正往外冒着血,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生一股厌恶。志坚长得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些奇怪,三十多岁的他已经开始有些谢顶,他眼角稍微有些下垂,眉毛稀稀松松的看不见轮廓,单眼皮显得他的眼睛没有什么精神,再加上鼻子有些塌,他就像是电视剧里常常最不起眼的路人,但最后却发现城里一系列的凶杀命案都是由他一手造成的。志坚从厕所出来,从床上拿起昨天穿过的黑色棉外套套在身上,四处找不到那条丽丽送给他的运动裤,便随便从衣柜里拿了另外一条早已松弛了的运动裤穿上。

下午忽地挂起北风,干燥而冰冷的空气变成了一把利刃,迎面拂来的风像一片片冰轻擦过他的脸庞,被风一吹,他下颚受伤的伤口像是几条小虫在徐徐地爬过。他咧着嘴咬着煎饼,走到了二环的使馆区。使馆区有许多红砖白瓦砌成的高楼层层耸立,从顶楼洒下来的一排暖灯让这个还未过完的冬天看起来不那么的冷清。一排武警在马路对面整齐地列队巡视,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从马路上走过,一瞬间树上的彩灯开始闪起各种颜色。侧映在武警的脸上,看起来是那么严肃又可爱。从去年圣诞开始一直挂在树上的彩灯,度过了春节,又从春节一直亮到了现在,只为这个冷清的冬天多添几分色彩。直到最近天气慢慢回暖,平时五点多就已暗下来的天色,现在六点将近过半还有微亮,在夕阳的余光下,几个工人正攀着梯子,小心翼翼地把挂在树枝上的彩灯取了下来。志坚停在了一家咖啡店前面,四下张望找着这栋楼的入口,六点过半正是下班的时候,三两女生正从他身边走过,志坚本想上前问路,可几个女生却加紧了步伐匆匆离去,佯装聊天的样子让志坚还没等开口就已看着她们走远。志坚又向前走到大楼转角,转角处有个7-11便利店,店门口停着一辆空空的快递三轮车,一个快递员拿着包子匆匆走出来,志坚赶忙走上去问“您好,健身房是在这栋楼里吗?” 快递小哥咬了一口包子“我哪儿去过什么健身房啊,那儿是入口,要不你进去看看吧。”快递小哥往刚才他来的那条路上一指,在那家咖啡店的侧面,有一扇不起眼的小门,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不止是在路面上,就算是在楼里,也不比外面容易找。志坚从大堂进去,七转八转才找到通往负一楼的电梯,负一楼除了食堂便是停车场,哪儿能看到什么健身房的影子,约定的时间将近,志坚不得不打电话给健身房的前台,前台告诉他从停车场南门的电梯下负二楼就是了。“把健身房开在这儿,哪儿能有什么人来。”志坚自己心里想着。他又折回停车场,终于在停车场入口不远处,看到一个小电梯,电梯仅限在负一楼与负二楼之间穿行,也怪不得从大堂进来的电梯里,他也并没有看到显示能到负二楼的按键。

与志坚心里想的完全不同,负二楼的健身房虽然不大,但器材区、游泳区、跑步区应有尽有,顾客也不多不少刚刚好。“你好,我是来试课的瑜伽老师。”志坚走到前台。前台小姐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今天的试课老师是这样的一副样貌。“你好,陈志坚老师吧?看你的简历上写你已经从事瑜伽教学有两年多了?”前台小姐客气地问他。“是,以前也在健身房教过瑜伽,各种瑜伽也基本都会。”志坚面带微笑地回答,但他的微笑并不像他人那样,能引起人与人之间的好感。“噢,好,前面直走右拐第一间教室,7点开始。”前台小姐告诉他上课的位置,便忙起了其他事,志坚点点头,朝那个方向走去。等他走进教室,前台小姐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跑到私教阿彪身旁“这人行不行啊?”阿彪也看着瑜伽教室的方向,表露出一副无奈又不关我事的表情,耸耸肩,走去了冲凉房。“装模作样。”坐在阿彪身边的阿威看着阿彪走远的方向,小声嘀咕。“小心被他听到!”前台小姐打趣道。“你今天没课啊?”阿威是游泳教练,不像阿彪有着健硕的肌肉,他看起来很消瘦,身上的肉非常均匀,大概由于游泳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匀称的杆子。

志坚走进教室,里面有一个中年大约四十岁的大妈,不像其他大妈已经中年肥胖,她还保持着良好的身材,还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看起来刚毕业没多久。志坚拿起教室角落的瑜伽垫,把外套和鞋子脱在一旁。“你是新来的瑜伽老师吗?”中年大妈问道。“嗯,是,你们练瑜伽多久了?”志坚想与大家简单聊一聊,好准备一下接下来的课程内容。“我不经常练,断断续续的也有两年多了。”大妈回答,其他两个女生正在窃窃私语,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志坚看到门口有一个音响,走过去想打开。忽然教室的门被撞开,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冲了进来,四处看了看了大家“这是要上瑜伽课是吧?”女生问道。“对。”志坚蹲在地上研究着那个音响,抬头答道。“哦好!”女生匆匆又关上门,离开了房间。志坚没有搞明白这个音响到底怎么用,只能唤来前台小姐,前台小姐冲着阿威努努嘴,阿威拿起手机向教室那边走去,三两下告诉他怎么开开关,怎么链接手机。志坚没有跟上他的速度,阿威已经走出教室了。志坚看了看时间,放弃了音响,直接把手机调到最大声,准备开始上课。忽然门又被撞开,还是刚才那个女生,她换上了运动服,拿了一条瑜伽垫,铺在地上,准备开始一起上课。音乐声不大,“呼吸,放松,张开双臂,双脚并拢。”志坚的声音很柔,不像其他男子那样坚定与雄厚,他开始带领大家做第一套瑜伽动作。“放松,坚持,坚持十五秒。” 学生们正跟着他一起完成这个瑜伽动作时,他放下手臂游走在学生中间,矫正着学生的姿势。一个个学生矫正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使四肢恢复刚才摆放的位置,再接下一个动作。他的肢体看起来软绵绵的,不似其他瑜伽老师一般,柔软却有韧性,他仅仅像是没吃饱饭一样,不够精气神。即使自己身为瑜伽老师,志坚也不敢过久地直视他人眼睛,女学生喜欢看着他的瑜伽动作来学习,让他常常感到不适,于是经常在学生之间走动,来缓解这种长时间与人对视的尴尬。休息时间,志坚总想找些话题让女生们感到亲近,对他有些许好感,好让他留下这份工作,可也不知道是由于男性的缘故,还是由于他长相的缘故,女学生们总是不爱回答他的问题。

最后一个动作,“呼吸,让你的腹部感到放松,全身放松,让身体静下来……”志坚关上灯,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安静的教室里,只听见志坚站起来的声音,听到他的脚步迈向教室某处,听到他拿起他的衣服,听到他穿上他的衣服,听到他又躺下的声音。“如果想要继续休息的可以再休息一下,今天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志坚以软绵绵的声音结束了这堂课。他穿好鞋走出教室。前台小姐正在补妆,看到他出来,便收起了粉盒。“上完了吧?”前台小姐问他。“嗯。”志坚点点头。“好,这节课的钱到时候会打给你,是否需要再来的话这周内会通知你的。”前台小姐把该说的话一次性都告诉了他,他本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却还是没忍住“请问,厕所在哪儿?”“前面左拐。”前台小姐指了指厕所的方向。看志坚走向厕所后,前台小姐从前台走出来,走到教室询问着大家的意见。志坚从厕所出来时,隐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却只是甩甩没有擦干的手,在裤子两旁蹭了蹭,把衣服拉链拉上,按了电梯。他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重度的雾霾让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种神秘的氛围中,双眼像被蒙上了一层迷雾,看不清前方的道路,看不清天上的星星,看不清迎面走来的人。志坚乘电梯下了地铁,眼前似乎渐渐开朗了起来。不是下班高峰期的地铁,不是那么的拥挤,不是那么的喧闹,以至于能听到任何稍微大一点的声音。比如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女孩哭声,断断续续的低声啜泣,还有打着电话的青年男性,大声的宣告着他的工作内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志坚想走到地铁的尽头,想着或许上地铁的时候能找到一个座位。当他绕过由于楼梯而挡住的前路时,他看到一个五十左右的女人,把双手举高,左右腿呈弓步,正在做着瑜伽的太阳式。他伫立在楼梯的正下方,看着她的动作,那女人胳膊上的肉已经松弛,弓步使她难以将手举高,她将头向后仰,身体却在微微发颤。志坚走向前去,轻轻按住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轻轻将她的双臂抬高,压过头顶。在那女人完美的完成这个动作的时候,地铁带着风呼啸而来。志坚突然想起这些天来,从窗外看到与唯一与凛冬不同的是,道路两旁荒芜了一整个冬天的干枝枯桠,细看竟鼓出了小小的苞。像是在储蓄着有待迸发的力量,待到河水已暖时,待到满城春雨时,待到故人再归时,再与万物一起复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panda佳z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3-13 22:03 最后登录:2018-03-13 22:03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