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职场社会>

时间:2017-12-08 17:28来源: 作者:全彤 点击:
  

1

“啊,不要!!”她蹦起来,像一根绷紧的弹簧忽的弹开去。床板颤动,梦醒了。

她,一个人,二十七岁。

2

势荣睁不开眼,只觉凉凉的月色渗进毛孔,心凉了半截。耳旁呼啸一声,然后惊雷霹雳,撼起一夜冷寂。

循着凉意,势荣往书房朝窗的方向走。她不习惯点灯,顺手从左手边第四排书架翻出了《沙乡年鉴》,上面印着“盲文出版社”。二十余年的漆黑吞噬了那原本最明亮的世界,光芒在瞳孔中徐徐褪色。

那年,她成了“盲文出版社”形象代言人。

随后不久,势荣在村里小有名气,村里最帅气的才子与她恋爱,蜜月甜美,婚姻美满,幸福如上苍的苦心安排,不期而遇的职业让她有理由迁徙到城里住。

也许天意使然,她成了城里出名的“公众人物”,冠上“代言人”头衔,生活也似是滋润了不少。

她枕着荣光,美滋滋地沉入梦乡。

“势荣,哟,来得正是时候。你一出城这铁皮石斛都替你着急,”邻家小院的宋大爷抱来一篓铁皮石斛——“长得有点着急,不过恰碰上你回乡,前些年你一走它从没长出个芽来!”他腾腾地从麦田跨上来,泥浆溅起一身棕黄,“看——长得好啊。”老绿的藤蔓在绵延,露珠在根系间打个滚,随即撞开一道绿油油的光芒,眼前生气盎然,夕阳西斜,映下两个影子,一个跟随着老村,另一个正向欣欣向荣的城市跃进。

“村里有句说法,‘铁皮石斛贴身宝,润燥护嗓真功效,工作夜余少不了’,势荣还记得?”宋大爷操持着乡里腔咧着嘴,乐呵呵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儿。也不知何时,几道新生的皱纹微微泛起了涟漪,像是水泥搅拌机里糊成一圈一圈的泥水,风一吹都卷在了宋大爷黝黑的前额。

今年,她三十了。

3

柔柔地,又是月光。

暖暖的,却是月光。

出版社总监总结年度业绩,势荣排名跃至公司首位,一举超越了公司的千年老一李适立。

李适立,号称立地书橱,有她在,公司立业早便无碍了。谁知这刚来三年的王势荣却占了风头,躁得她功败垂成。

势荣呢,不悔初衷——从乡村到城市,她只想离开那老土房子,搬进水泥砖砌成的高楼建筑。她开始相信,也许城市将成为她永恒的居所,这里有命中注定的人生巅峰。

4

一如往常,势荣下班后照例悠悠地走在路上,工作的顺心一次又一次让她感到了莫大的满足,倒不是因为业绩排名先于李适立,而是为自己在城里有所作为而兴奋。

“前面那位就是我们公司的‘残人’代表!她,就是她!抢了我的首席排位。”

凉风习习,风不住地向前蔓延,钻进势荣的衣袖里,顺便也钻进了势荣的耳朵,她的慧耳开始判断,她断定在她身后指指点点的人就是李适立。

“快!”

一声尖叫,吓得势荣手脚发麻,那声音好像缭绕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无形地盘旋在她的耳旁,嗡嗡作响。醉意昏沉,势荣的耳朵甚至失去了感觉,而此刻眼睛对她而言或许只是虚设。她恍惚,不知所措,感觉一个人杵在原地,像根木头。

她突然想起那个夜晚凄惨的叫声。似是梦一场,她才二十七呢。“上苍,愿你为我筑一条天使之路”——她默默地喃喃,可分明听不清自己的声音。

“残人!哈哈哈哈。”

“还代表呢,呵!”

“这下要是真残了,准是无路可走!”

空气中,似乎传来一股暗流,流动着, 跃动着,携着灰尘翻腾,然后一股脑涌进势荣的耳朵,像是几百窝蜜蜂蜂拥而至,嗡嗡地缠上这个可怜虫了。一切都处在剑拔弩张中,对于一个盲人,想看清这一切比登天还难。

势荣突然想拿起剪刀,把刀口对准耳朵,狠狠拽下来。可要做个瞎子兼聋子,那还过他妈的什么生活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呀。

“哈哈哈哈,废物!”

……

“势荣!”

也不知哪来的呼喊,夹着风肆意地在她的耳旁呼啸而过。那声音蓦地回响,她突然感到风里带着暖暖的味道,那是风云后忽至的彩虹,似是回荡着爱人的蜜语,但此刻,风里挟着的音调略显急躁,势荣站在原地,她的心在颤抖。

“又是谁?”她喃喃自语。

势荣伫立良久,但她分不清,意识里飘忽着这样的声音:“现在,你——势荣!只有两种选择,你只许在聋子和瞎子中抉择,但最终的结果只有你自己能明白。”谁?是命吗?

的的确确,仿若一切都不再是幻想,她只想睁开双眼,宁做一个聋子,寻得片刻清净,让耳朵释怀。

良久,她睁开双目,瞳孔里的光泽零星散布在原本最明亮的世界,眼前的迷雾慢慢地往视野外挪,月光靓丽动人地裹在她的脸颊,她的神经似科普书中提到的神奇的电路,眼前忽闪忽灭,月色下的世界竟像白纱裙那样模糊不清,她好像看不清。

5

无声的寂静,她的耳朵成了虚设。

一如往常,她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灰白色的烟漂浮在她的上空,烟雾迷漫,融汇,转而变成了诱人的乳白色。她朝着乳白色的烟雾里走去,她好想看看书里讲的雾里看花是怎样的境界。

她慢慢走,像是一个人的旅行,她的双眼天然变为一台高清的摄像机,一个镜头对着风景,另一个则对着自己的心。

细化,再聚焦,她被自己视网膜的强大功效折服,树枝上的嫩芽色彩斑斓,恍惚看去一片绿意盎然,但那分明都是迥异的色泽,绿里好似可以分支出上百种不同的感觉,树枝那头棕褐色间夹的老绿莫名的熟悉,她好像闻到了铁皮石斛的清新;树枝这侧的嫩芽好像刚孕育出新的生命,她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被更新,世界原来这么明亮。树杈中淡淡的墨绿色让她想起前天李适立在公司那句狠毒的标语——李适立笔直地站在公司大门口,高举墨绿色横幅:重磅!王势荣造假公司业绩出卖良心。

“集体动员,知果索因!为正义,团结起来!”

又是一行墨绿色的字迹挂在公司大门前,触目地刻在势荣的心里。

和风吹皱了她的纱裙,那片墨绿色的叶子悬了个圈儿,酥软地晃动起来,末了,浮在地上,敷在肥沃的泥土里。

势荣,一个人,干涸的心贪婪地夺去了她眼中最美的风景,她第一次感到心在抽血。

那年她三十一了。

6

她一如既往淡然地来到公司,突然,她看见除她外的所有同事的桌上都发出了亮闪闪的光芒,定睛一看,锐利的光芒直戳向她的心坎。一把锃亮的水果刀,一摞红色的草案,印着熟悉的字眼:“为正义,团结起来!”

除了空气,她的世界里好像只有一个人在徘徊。

“啊,不要!!”

7

不知觉,她走进了一扇门,大门口闪亮着鲜红的大字:“康宁医院。”

势荣挂了精神治疗科。

“王势荣,请马上到马医生处报到。”一行黄色的字迹在银幕闪烁,静悄悄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QT爱写作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2-07 22:12 最后登录:2017-12-07 22:12

推荐内容

  • 乡下人的素质

    乡下人的道德水平仅仅是小学课本上的,城里人的道德水平是国际冲击而成的,谁更高呢?...

  • 期待你的再次飞翔

                 &n...

  • 梦幻布尔津

    一篇游记,一点感受,一个梦……...

  • 塞外故园

    塞 外 故 园 人生本无根,飘如陌上尘,陶渊明这样说。 然而人生总是有根的,那...

  • 我想留住那缕槐花香

    城市发展中的人文缺失...

  • 生命的颜色

    生命是什么?它太飘渺,太虚幻,仿佛是一个永远只存在于心,却难以言表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