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钓鱼线杀人事件

时间:2018-07-28 13:43来源: 作者:周思昆 点击:
  

夏日的清晨,周穗岐早早便起来活动身体,开始环绕着小区慢跑。当穗岐满头大汗的回家时,却见到家门外有一人左右徘徊。穗岐仔细的审视了门外的中年男子,约50岁左右,穿着浅灰色的T恤和淡蓝色的牛仔裤。男子似乎看到了穗岐,热情的迎了上去,并说道:“周穗岐先生,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穗岐礼貌性的寒暄了几句,便引男子进屋详谈。

穗岐端上两杯红茶后,开口问男子:“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男子说道:“穗岐先生,我叫杨兵,是花生剧院的院长,因为今早收到一封恐吓信,所以我便特地来拜访您,希望寻求帮助。”杨兵边说,边把恐吓信递给周穗岐。穗岐接过信后,自言自语道:“如若再继续演出,花生剧院将发生命案。”穗岐沉思片刻后问道:“杨院长,这封信您是什么时候收到的?”杨兵说:“今早9点钟左右,当我和两位主演商量好排练细节,回到房间后便发现它摆放在我的书桌上。”穗岐追问道:“这么说来,近期你们将举行公演了?”杨兵说道:“是的,先生。今晚8点钟,我们将举行演出。在此之前,我们还将排练一遍。”穗岐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彩排?”杨兵说道:“下午3点开始彩排。”穗岐将信件还给杨兵,并说道:“我下午2点30分准时到影院进行调查。”

下午两点半,穗岐按时到达了影院,院长热情的迎接穗岐进入影院,并于前排坐定。穗岐略带疑惑的问道:“院长,大伙不知道这封恐吓信的事吗?”院长似乎不太明白穗岐说的话想表达什么,也疑惑道:“穗岐先生,大伙都知道啊。你怎么这么问?”穗岐说道:“那怎么没停止彩排呢,万一凶手真在彩排途中杀人,那很难阻止。”院长耸耸肩道:“我今早跟大伙说了,可大伙都不当一回事,觉得是恶作剧,坚持要完成彩排,我也没办法。”正说话间,影院四周的灯光暗了,彩排开始了。

只看台上,男女主演深情的表演着,将一幕幕情感戏演义到了极致。尤其是双方因为家庭的关系,无法在一起而选择“服毒自杀”的这一桥段,更是深深地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人。聚光灯亮起,舞台剧告一段落,在场众人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男主角则激动着叫唤着女主角,怎奈却迟迟没有动静,男主角好奇的拨开女主角的头发,惊恐的叫唤道:“她、她死了。”

穗岐急忙一跃上台,并厉声叫唤道:“所有人不准离开现场,这是一起谋杀案。”同时嘱咐杨兵立刻联系警方。穗岐开始仔细的检查尸体,并小声的嘀咕道:“皮肤呈现粉红色,有向外渗透的红色斑点,这是氰酸化合物中毒的反应。”

不一会儿,牛奔警长带着手下赶到了花生剧院,警长急忙问穗岐:“穗岐,有什么发现吗?”穗岐回答:“死者死因是氰酸化合物中毒死亡,而氰酸化合物就下在死者生前在舞台上演出时喝的这杯水中。”牛奔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来,最有可能下毒的便是同台表演的男主角,李洪。”李洪似乎听到了牛奔的议论,冷言冷语道:“简直是一派胡言。”牛奔不甘示弱道:“在场所有人当中,就你最有机会。”李洪蔑视道:“混账,你有什么证据吗。何况我根本就没有杀死杨欣的动机。”站在一旁的导演冯科笑道:“那可未必,你不是和杨欣交往过吗,现在杨欣越来越红,就立马和你分手了,谁知你是不是怀恨在心,借机杀人呢。”李洪怒目圆瞪的看着冯科,咆哮道:“你还不是,你根本就不屑杨欣的表演,每天都和她发生激烈的争吵,杨欣还多次鄙视你的想法,你难道就没有杀人动机吗。”说罢,李洪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在道具里下毒,怒气冲冲的走到桌边,拿起桌上残留的药粉,一口倒入嘴中,并怒斥道:“怎么样,我没死吧。”

穗岐似乎没有被台上的争吵打乱思绪,依旧眉头紧锁的思考着,并不时的嘀咕道:“吃下氰酸化合物的话,几乎可以说会立即毙命。然后,杨欣小姐在吃下道具药粉后,还能不慌不忙的端起水杯喝水,说明药粉里面并没有毒。假若是排练前吃下胶囊呢,可是胶囊融化时间一般为15分钟,这出戏至少演出了40分钟,从时间上来看也不可能,那么……。”

“张艳小姐呢?”导演冯科叫道。穗岐听到张艳的名字,不经意间说道:“对啊,演出到服毒自杀的一幕时,时张艳饰演的服务生端水杯的。”牛奔说道:“这么说,张艳也有嫌疑。立刻搜寻张艳。”牛奔说完,便带着手下搜寻张艳。

当牛奔找到洗漱间时,正好看到张艳在丢弃物品。牛奔立刻制止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嘛,所有人不准离开现场。”张艳战战兢兢的搭话:“我、我看舞台上有些乱,便想收拾下。”穗岐则立刻翻看垃圾桶内的东西,并从中找到一叠信签纸,而后说道:“张艳,写恐吓信的就是你吧,你丢弃的这些信纸和剧院收到的可是同一款,并且上面还有同样的字迹。”张艳看到穗岐手中的信纸后,惊恐的竟然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牛奔看着张艳惊恐的表情,想到:“这么看来,凶手就是张艳了,毕竟动机已经这么明显了。”正当牛奔准备逮捕张艳的时候,王警员报告道:“警官,最重要的证物氰酸化合物并没有找到。”牛奔大吃一惊,目定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张艳趁机反驳道:“我承认恐吓信是我写的,可是杨欣并不是我杀的。”一旁的导演冯科插话道:“这可不见得,自从你的主演被杨欣夺走后,你就一直耿耿于怀。”张艳反驳道:“你还不是曾经说过,要是那个女人死的话就好了。”导演冯科怒吼道:“这出戏要是流产的话,最受伤害的可是导演我啊。”牛奔急忙制止道:“你们两位都冷静点。”

此时,王警员拿着证物袋过来了,并说道:“警官,我详细检查过了被害人使用过的杯子,在里面残留的水里检测出了氰酸化合物的反应,可是水壶里却没有。”牛奔瞅着张艳道:“果然,人还是你杀的吧。”张艳鄙夷道:“真是糊涂警长。我说了,人不是我杀的。再说,我端上来的水盘是幕后工作人员宋风帮准备的,你怎么不去怀疑他。”宋风听到张艳提到自己的名字,急忙辩解道:“东西虽然是我准备的,可是我绝对没有在杯子里下毒。”一旁的导演冯科边挠着脑袋,边插话道:“我记得,杨欣一直要求我将你排除在外,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恩怨?”牛奔看着组织委员童利小姐,问道:“童利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事?”童利小姐娇羞的说道:“知道,因为宋风曾经偷看杨欣小姐换衣服。”

当众人争论不休的时候,穗岐则沉思道:“宋风不可能是凶手。虽然道具是宋风准备的,可这两个杯子是同一款的,彩排的时候,究竟是哪一个杯子放在杨欣小姐的面前则是由张艳来掌控的,因此他根本不可能是凶手。”穗岐一边沉思着、一边漫无目的走着。当穗岐不知不觉走到被害人生前的位置时,似乎有一滴水滴到了头上,穗岐用手摸了摸,而后闻了闻,惊讶道:“这是氰酸化合物。”而后立刻抬头查看。突然发现头顶上方的一颗装饰物被某种东西缠绕住了,整体的位置比其余装饰物升高很多。穗岐急忙朝天花板上方跑去,然后爬在上面细细查看,而后会心的笑了,并自言自语道:“原来这就是凶手作案的手法,这么说来,只要手上还有那个东西的人,就是凶手了。”

牛奔看案情没有进展,准备将涉案人员全部带回局里调查。穗岐则出面阻止道:“警长,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不用这么劳师动众。”众人一听惊讶不已。牛奔立刻说道:“穗岐老兄,快讲。”穗岐笑道:“大家先抬头看下天花板上的装饰物,其中一颗的位置是不是和其它的不同。你们再仔细看看吊着装饰物上的绳子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牛奔眯起眼睛,仔细的盯着装饰物看,而后叫唤道:“是钓鱼线!”穗岐笑道:“没错,就是钓鱼线。凶手先在钓鱼线上绑上一个重物,并在重物上涂抹上氰酸化合物。当戏剧进入到高潮的时候,整个会场的灯光全部聚焦在两位主角身上,凶手就是在这个时候将装饰物上的鱼线放下,把重物浸泡在杨欣的水杯中,毒液就是这样下到里面的。然后,凶手再将鱼线拉会,可是鱼线却和装饰物的绳子缠绕在一块,所以在用力拉扯的时候,鱼线断了,就是现在残留在上面的这一部分。我想,只要检测下上面的重物,就能检测出有氰酸化合物的反应。”牛奔说道:“这么说的话,那凶手会是什么人呢?”穗岐说道:“这个答案要看过大家的手掌才会知道。”导游冯科不屑的说道:“你这人到底是要做什么啊,难不成看了手掌就会知道凶手是谁啊。”穗岐说道:“只要是心里有鬼的人,就不敢伸出手掌。”牛奔半信半疑的说道:“是这样吗,那大家把手掌伸出来。”穗岐说道:“牛奔警长,现在就麻烦你帮我看看大家的手掌吧。”

牛奔巡视了一圈后说:“组织委员童利小姐,你是怎么了吗,请你把手张开好吗?”童利慢慢的将手张开。牛奔惊讶的叫道:“这个痕迹是……。”穗岐说道:“没错,这就是钓鱼线缠住装饰物后,凶手硬拉后留下的痕迹。另外,我想童利小姐的口袋里,应该还有绑重物留下的钓鱼线。”

导游冯科惊讶道:“你是负责杨欣行程的组织委员,怎么会……。”男主角李洪也惊叹道:“你是因为我离开你,选择和杨欣交往才……。”

组织委员童利冷冷的说道:“不是的,你会选择杨欣而离开我,仅仅是因为你感情的改变罢了。可是,我没有办法原谅她的是,她只是为了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才和你交往,只是为了在我面前炫耀而已。”

穗岐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舒展舒展了身躯,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牛奔将童利带上了警车。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