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旁观者

时间:2018-03-20 17:50来源: 作者:李嘉琪哎 点击:
  

冬天最不讨喜欢,它让曾经车水马龙的街道变得空无一人,这也使得你能在冬天里发觉到曾经所发现不了的东西。像深渊里照进一束光,你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深渊里那些奇异甚至被扭曲的东西向你微笑。

阿奇是一位大学生,漫长的寒假生活就是整天和朋友们待在一起,一天的大好时光就是玩玩游戏、喝喝酒、聊聊天,日子就是这样在他的身边悄悄过。妈妈终于看不下去了,就让阿奇过几天去他爸爸那里帮忙。

阿奇的爸爸在公园上班,经营的项目是小朋友们开的小碰碰车。和其他小老板一样,阿奇的爸爸天天待在自己的工作场地,虽然风吹日晒,但还是工作的有滋有味。阿奇的工作就是帮那些小朋友们系安全带。

冬天是那些懒人们想办法待在家里最合适的理由。相信我,没有之一。

就是因为冬天,早上的公园里除了工作人员再也没有其他人,所以早上的公园应该是死一般的在沉睡。

早上,沉睡的公园。阿奇在打扫卫生时注意到场地对面仅仅隔着几米的地砖全被凿开挖了出来,露出了原属于土地的那一片相貌。

“那里怎么回事啊?”阿奇指着那片地问爸爸。

“哦——那里要重新修项目啊。”爸爸漫不经心地告诉阿奇。

阿奇手里握着拖把,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里看。沉思间,偶然瞥见了一个人——一个清晨本不属于这里的人。

寒风刺骨,他头顶着一只破旧的棕色毛线针织帽。如果你此时站在他边,一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针织帽上腈纶线的诸多断痕。穿着类似冲锋衣的深绿色厚夹克,夹克上泛着类似于霜冻的冰渣。黑色的直筒牛仔裤也在时间的洗礼下发白褪色,一样破旧的军绿色的骆驼牌登山鞋(阿奇认为那是骆驼牌)踩在冰冷的地面上,鞋底旁凝着一些雪与冰混合而成的残渣。如果再给他一副滑雪镜一个大背包,我敢肯定有人会将他认为是从西伯利亚归来的英雄。

他左手插兜,右手弹着烟灰,倚靠在对面“冰天雪地”的栏杆边。冬天里的香烟像是茫茫沙漠里的一壶水,我想在冬天那种滴水成冰的天气里没有人会谈论香烟的危害吧。只不过他的右手会嫉妒他的左手。

阿奇像一个私家侦探,还在盯着那位怪人看。突然间,那位怪人讲头抬起来,并扭向阿奇,阿奇这下算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怪人的面貌,怪的——面貌。

钢铁原色——加上稍微生锈发黄一般的脸的颜色,紧紧地嵌在针织帽和厚夹克间。脸上的汗毛上也结着许多冰渣(也许是阿奇的胡思乱想),嘴唇的颜色比正常人浅,像是被抽过血的嘴唇。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能不自觉地反应出自己内心所想的事情。

怪人的眼睛很小,眼神却很犀利,像是《动物世界》里经常介绍的蜥蜴——如果当蜥蜴的两只眼睛都望向你时,那你一定逃脱不了被捕食的命运。

怪人的两个眼珠齐刷刷的对向阿奇。那一刻,阿奇整个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靠着阿奇不断地咬嘴唇吞口水,阿奇才得以迈开步子,并将自己的目光移到别处。

阿奇现在就像草叶上的蟋蟀,似乎已经逃脱不了被捕食的命运?

中午吃饭时,阿奇有意的将目光像那里移去,发现那个早上盯着他看的怪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原来那种人也需要吃饭啊。”阿奇心想,并吞下了一大口米饭。

下午天气稍暖,像雪地里插入了一支火柴,火焰虽小但足以带给让那些在雪地里饱受寒冷的人一些温暖。

公园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阿奇和他爸爸也忙了起来。

无畏严寒的孩子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兴奋地跑来,还没等父母付钱就已经溜进碰碰车内,吵着嚷着问碰碰车车怎么开,阿奇耐心地讲完后闪到一遍。阿奇看着开碰碰车的小孩子和旁边名叫“冰天雪地”游乐场里的孩子,脑子里就浮现出那时候的他。父母在公园上班,他从小几乎就把公园能玩的玩了个遍,那时候最喜欢“冰天雪地”里的大滑梯,看着孩子们洋溢的笑脸和那已经被岁月打磨光滑的滑梯,阿奇内心不禁一阵感叹。

偶然间,阿奇瞥到了他。他就站在离场地外五六米的地方,双手插兜,死死的盯着里面的碰碰车看。阿奇此时也将目光紧紧地锁定着他,像一触即发的世界大战,任何一个细节——不经意的动作都会使得这一切崩塌。

碰碰车上时间到了的一阵铃声唤醒了阿奇,他连忙起身跑去场地中央将到时间的碰碰车推出场地。由于里面孩子众多,阿奇在场地里只好边推边躲着来自其他调皮的孩子的碰撞。

这一幕滑稽极了,竟然连那个怪人都漏出牙笑了起来。

相信我,你不会想听我介绍那怪人的牙齿的。那牙齿就像打磨了一个世纪的钢铁后锈迹斑斑的工具,牙垢在牙齿上肆意妄为的生长,和从大海里捞出沉睡已久的沾满海草和其它水生生物的失事的轮船没有两样。

阿奇看着他,心里思绪万千。

就在这一个发呆的瞬间,0.36秒而已,阿奇的一不小心,一个小胖男孩开的车撞上了阿奇推的碰碰车。由于惯性,阿奇没有站稳,于是向后退了几步,突然前面传来了“嘿嘿嘿嘿”的笑声。

如果把正常的事情放快速度,那这件事就会变得越来越不正常。就好比笑声,同样是“哈哈哈”,但笑的频率越来越快,你肯定会觉得这个人一定是疯了。奇怪——诡异——恐怖,就是这样。

阿奇向那里望去,和自己想的一样,那种笑声也只有他能发出。阿奇解,他也只能在充满疑惑中熬过这一下午。

下午六点是个好时间,各家各户从窗户飘出属于自己家味道的食物的香气。此时的公园里也没有多少人了,马上恢复到早上那死一般沉睡的模样。原来冬天的公园作息时间也不规律,这么早就沉睡过去。

忙了一下午的阿奇这会儿终于有休息的时间了,他坐在碰碰车旁的长上,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一阵闲暇时光。但阿奇的眼睛有意的向怪人那里望去,他——竟然消失不见了。

“想多了?”爱幻想的阿奇喃喃自语。

晚上睡觉时,阿奇就做了个梦。不用说你们也知道,他梦见了那个人站在寒风中死死地盯着阿奇看,像经过风雨洗礼过后的残缺的雕塑。只不过能发出那种笑声的雕塑让人感到畏惧。

第二天,阿奇早早地来到了公园,它依旧在沉睡,像是永远唤不醒的睡美人。

也许真的是阿奇想多了,这次阿奇并没有看到怪人。这才放下心,认真地打扫完场地每一个角落后,阴魂不散的怪人靠在栏杆处,望着这里。

“靠.....”阿奇在说了一大堆脏话后决定让怪人在阿奇脑海里消失,第一件事就是不看他不想他。

果然,这一上午过的比较顺利,阿奇觉得自己是一位成功的催眠大师兼心理辅导师。

到了下午,小人儿们又在碰碰车里活跃起来,阿奇依旧穿梭在场地中。

在一次推碰碰车的过程中,孩子们玩的太开心,应该是到了丧失理智的那一步,疯狂碰撞中一个男孩子将阿奇确定为攻击的目标,踩着加速向阿奇驶过去。

阿奇的脚踝被碰碰车的底盘撞到,阿奇大叫了一声险些摔倒,还好扶着其它碰碰车才逃过一劫。

那笑声笑的更大了,阿奇向那里望去。

怪人取下了帽子攥在手上,笑的俯下了身子,咧开嘴又露出了那牙齿,只不过这次“生锈”的好像更严重了。另一只手搭在肚子上,身体已经呈标准鞠躬的90度了,脸上的肌肉绷的死死的,用刀刻下似的抬头纹此刻清晰可见。这次的笑声变成了频率更快更疯狂的“哈哈哈”。

阿奇在记忆里最终还是没能抹去这一阴影。

接连几天,阿奇都会看到他。他在人少时就面无表情的靠在栏杆上点烟,或者——消失不见,人多时他就站在对面看阿奇,看着阿奇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场地中,他就开始狂笑。一旦阿奇被其它碰碰车撞上,他就会发出让人崩溃的笑声。

第七天,阿奇在人多时又有意的向那里望去,竟然发现怪人不见了。

“真是奇迹,啊?”阿奇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直到黄昏之时,阿奇还没有看到那位怪人。

“为什么呢?”阿奇心里一直在想。

由于爸爸还要在公园修车,阿奇今天也是一个人走回家,路上要经过很窄很窄的破旧没有路灯的胡同。这种胡同总会让人联想到不好的事情,总是样。

阿奇走在胡同里,戴着耳机听着歌,希望自己能不再想关于鬼神的事物,隐约觉得后面传来机器的躁动,阿奇将头转到后面去,这时后面突然射来强烈的灯光,刺眼了一阵后阿奇看到离他50多米远一辆卡车向他疯狂地驶来。

在危险来临时拖后腿的总是自己。阿奇的双腿已经被恐惧支配的不听唤,他呆呆的站在路上,眼神却向驾驶室看去。

凭借车内微弱的灯光,阿奇看清楚了驾驶人。怪人双手紧扶方向盘,身体向前倾,脸已经快贴到了挡风玻璃上,嘴竟然咧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那就像是都市传说里的杀手杰夫。

卡车呼啸而过,阿奇被卷入车下,四肢扭曲,肯定被砸成了一滩烂泥。借着黑夜的拥抱,卡车开走,驶向远方。

此时在阿奇家,妈妈还躺在沙发上看着她最爱看的晚间新闻。

“这个变态从精神病院逃出去竟然还没有被找到......”阿奇妈妈喃喃自语。

电视上的晚间新闻——播放着一个卡车司机,在路上连撞死数人后被判精神疾病关进了神经病院,在看见他撞人的视频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已经失踪一周,见过此人的需电话联系.......并附上一张照片。

照片上,他的牙上的牙垢依旧在疯狂的生长,他的笑容依旧能让人崩溃,只不过——看的更清楚了而已。

“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呢。”阿奇妈妈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