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凌晨的脚步声

时间:2018-03-18 18:41来源: 作者:我未成名君未嫁 点击:
  

啪嗒、、、啪嗒、、、啪嗒、、、

我倏地从梦中惊醒,手指动了动,摸到的了妹妹的小腿,半梦半醒间才意识到是在我爸的小公寓里,记忆慢慢充斥进来,这是一家老旧城区里的养老服务站,我们住在一栋六层的破旧办公楼的,一楼住着几个农民工,六楼住着几个上夜班的年轻人,我爸一人住三楼,年后,爸爸带着一家过来玩几天,都住在这间小公寓里头,这时我才想起来那个声音,把我从梦中吵醒

啪嗒、、、啪嗒、、、啪嗒

是脚步声,趿拉着鞋走的及其缓慢,门板很薄,我清楚地听见这声响由远到近,像是从一楼慢慢爬上来,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我的睡意全无,摸索出手机,已经凌晨3点半,恐惧占据了我大半的身体,我动的不敢动一下,脑子却转得极快,服务站十一点半关门,一楼住的农民工一般九点多就回来,上夜班的年轻人到早上六点服务站开门的时候才回来,因为整栋楼只有六楼一个浴室,为了与他们错开,我把时间记得很清楚,这个点会进入这栋楼的会是什么人呢?

在我的大脑停止思考的瞬间,我突然惊悚的发现,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我更加不安起来,因为在我最后的印象里,那个在凌晨进入这栋大楼的陌生人似乎在三楼停下了脚步,这层有四个房间,每个房间有两个卧室,我和妹妹睡得这间房靠着唯一的大门,隔壁房间隐约还能听到爸爸的鼾声,他们还没意识到已经有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可能正伏在我们的房门上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像是随时要破门而入。

可能是爸爸的鼾声起到了安慰作用,我心里的恐惧消散了一些,试着冷静下来,思考这诡异脚步声的可能,或者只是我刚醒来时把梦里的声音当成了现实中的,我开始回想那个脚步声,声音很大,不像是楼道里里乱窜的猫狗,也不可能是早早回来的六楼那些年轻人,他们步子很大很急,总是在凌晨快速窜上楼,时常把我吵醒,更不像是一楼的农民工,因为他们很少上楼来,我也几乎没在六楼见过他们,会是什么人呢?

我的脑子里开始回荡起那一声声缓慢拖沓的脚步声,像是一个颤巍巍的老人或者一个喝醉酒的人,院里的老人不少,但是他们住在对面的楼里面,每一间房都有护士和护工,晚上九点就落锁了,不可能半夜跑出来。那会不会是一个醉酒的人在服务站关门之前溜了进来又或者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在白天偷偷溜了进来,然后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活动。相比于喝醉的人,我更害怕后者,脑子里像是翻书一样把我曾经看过的所有悬疑恐怖小说的放了出来,其中一个案件在我脑子里越来越清晰

这是一件骇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又是连环灭门案,一共十二名受害者遇难,第一个遇害的是某村镇的一户农家,家里一共七个人遇害,男主人被一斧头劈掉了半个脑袋,死在大门口,应该是出来开门的时候被凶手砍死,男主人的哥哥在院子里被砍掉了脑袋,可能是出来查看时遇害的,女主人的尸体来厨房发现,被菜刀劈开了胸膛,这把菜刀相继杀害了男主人的嫂子和母亲,这家的两个孩子在衣柜里发现,是被活活掐死的。这期案件在大年初二的晚上发生,没有目击者,也没有可疑的嫌疑人,就在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在不远的镇上又一个灭门案发生,这次是一家五口男主人的妻女和父母全部杀害,凶器仍是那把斧头,后来案件如何破获我记不太清了,令我震惊的是凶手竟然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平时在村镇里经常被小孩欺负打骂,家里人从不管他,任他在外面流浪乞讨,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斧子,也不知道精神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在每家每户团圆的日子里大开杀戒,并且毫无意识,不管场面有多血腥,手段多么残忍,也不顾那些即将死在他面前的人是如何惊惧的哀求他,斧子落下来的时候,他或许还带着笑。

我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心里面的这个猜测像是生根发芽一样,愈演愈烈,门外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好一会了,我又看了一眼手机,三点四十五分,我控制着自己不要发抖,不断安慰自己不要乱想,可能这只是我梦醒时分的一个幻觉,困意在慢慢打败心头的恐惧,我的心理暗示起到了作用,眼皮也控制不住的耷拉下来,我觉得我已经睡着了,就在我即将沉入梦中的那一瞬间,噩梦般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这次绝对不是我的幻觉,清晰的脚步声仿佛就在我耳畔,隔着薄薄的房门,每一步都踏在我的脑神经上,我一瞬间清醒,仍是一动不敢动,连呼吸的不自觉的屏住,仿佛不发出声音他就能快些离开

啪嗒、、、啪嗒、、、啪嗒、、、

这次的脚步比上次更急了一些,听着还有些踉跄,刚刚的想法又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我死死地攥住手机,不敢打电话,不敢报警,一点儿声响都不敢发出来

门外的人似乎到了目的地,不再上楼,当我听到脚步声正沿着三楼的走廊慢慢从楼梯口向我们的房门口移动时,我紧闭着眼睛,控制不住地用发抖的声音叫了声爸爸,声音太小,睡在隔壁的人不可能听得见,但这声求救已经抽干了我全身的力气,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就在我被这一声声的脚步声折磨得一身一身出冷汗时,妹妹的手突然抓着了我的脚腕,她也醒了,但是她不敢叫我,也不敢动,只是用手死死勒住我的脚腕,我们俩缩在一张单人床上,紧紧地靠在一起,像两条砧板上待宰的鱼,心里千万遍的乞求爸爸你快醒醒。

就在脚步声路过我们房门的时候,我们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完,脚步声突然消失后,完了,巨大的惊愕从我心头窜起,他停下来了!!!他停下来了!他为什么停在我们的房门口!为什么要找我们?我惊惧交加,强烈的疑问升起,爸爸调来工作才两个月,每天早出晚归,没什么认识的人,我们过来玩也不过两天,更不认识什么人,为什么找上我们?

没有原则随机挑选下手对象、、 拖拖踏踏的脚步声、、、三更半夜出没、、、心中越来越笃定之前的猜测,还来不及恐惧,巨大的撞门声在寂静的深夜里犹如一颗炸弹将我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轰炸的支离破碎,他在撞门,准确的是在拉扯门上的把手,没有用钥匙试图打开,也没有敲门,他想要直接开门进来,我受不了了,大声叫了一声爸爸,我妈似乎也听到声响,随后我爸的鼾声停了,门外的声响越来越大,他似乎着急了,破旧拉手被扯出难听的噪音,其间又听见他用手猛烈的拍了门几下,我隔着门板都能感受到那股狂躁的气息。

爸爸终于穿好衣服出来了,走到门边,把灯打开,我心头的想法涌了上来,男主人被砍掉一半的头突然跳到我眼前,脱口而出,别开门,千万别开门,爸爸似乎也犹豫了一下,大声朝门外喊了一声,谁啊,,,推门声停了,我们都不敢说话,也不敢放松,推门声虽然停了,但是脚步声也没有出现,他还没走,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五秒钟,拍门声又响了起来,那频率比之前快了不少,急切的似乎想要破门而入,我爸又喊了一声,快回去吧,我们不认识你,回去睡觉,不然我们报警了,可能这次我爸的声音比刚才打了不少,也可能被报警两个字吓唬住了,果真拍门声停了,脚步声也响起,可他并没有走远,走了两步又回来,来来回回好几圈,妈妈从里间出来,给他递了手机,爸爸想了想就要打开房门,我赶紧出声,不要开门,爸爸转头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了一条缝,手机的光照了出去,爸爸妈妈挡在门口,我看不见门外有什么,只是紧紧缩在被子里,露出眼睛打量,只听见妈妈突然尖叫了了一声,我脑子一下子死机了,跟着也尖叫了一声,再回过神来,只听见爸爸对着外面的人说,你怎么跑到着来了,冷死了啊,声音已经没有危险的成分,轻柔了很多,对方的回答听不清楚,妈妈走了进来,拿了一条毛巾,看到我询问的眼神,喃喃地说了一句,全是血就出了门,然后他们送门外的人下了楼,

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原来是对面的老人不知道怎么跑了出来,找不着回去的路了,在我们楼里晃,走到三楼的时候还摔了一跤,直接摔晕了,等一会爬起来也爬不动了,可能听到我爸的鼾声就过来要开门,老人八十多岁,摔了一跤脸上都是血,开门后慢慢把脸转过来的时候把我妈吓了一跳,把老人送回去的时候,对面楼的人都要急疯了,也没想到会跑了出来,楼上楼下的找了好几遍,要是今天没遇上我爸,估计明早老人就不行了。

虽然真相总是平平淡淡,但幸好有惊无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