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宴会

时间:2017-12-24 00:03来源: 作者:花迁树 点击:
  

爱德华的妻子雪莉已经失踪将近大半年了,她仿佛从世间消失了一样,不仅爱德华对其去向毫无所知,连平日里与雪莉相聊甚欢的披萨店老板也毫不知情。因为妻子的失踪,爱德华变得愈加颓废,与披萨店老板的矛盾也日益加深。披萨店老板名叫杰克,是个年轻英俊,口才极佳的小伙子,因此,他的披萨店生意总是相当红火。大多数女顾客其实并不是为了购买披萨,仅仅是想与一位帅哥聊天,打发消磨无聊时光罢了。

喝得酩酊大醉的爱德华在一年一度的小镇宴会上撞见了杰克正与几位年轻少女的交谈,脑海中便又浮现出那一晚的景象,于是怒气驱使着他踉踉跄跄地走到杰克面前,轻蔑地说:“我说宴会有怎么一股浓郁的烤焦披萨味道,原来是我们的披萨王子在此。”少女们见到爱德华来者不善,于是纷纷离开这是非之地。杰克见此状,愠怒地答道:“废物,你是想我再给你右脸打上一拳吗?”爱德华下意识捂住了左脸,反击道:“好啊好啊。打我之前麻烦你脱光你的衣物,赤裸裸地打我,让小镇的人看看你全身赤裸的样子是多么滑稽。”杰克一时如鲠在喉,决定不再与爱德华纠缠,于是默默离开,去到镇长身边。

爱德华见到仇人落荒而逃,心中满是得意,胃口也因此转好,将餐桌上的食物一一品尝,如若口味不佳,便放回餐盘之中,毫不顾忌旁人眼光。

杰克举起手中的红酒,向镇长敬酒祝贺,“噢,可敬的镇长,多亏在您的带领下我们小镇居民才能安居乐业。来,为了小镇的年度宴会干杯,为了镇长的伟大事业干杯。” 镇长听到阿谀之言,眉开眼笑,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围绕在镇长身边的太太们也纷纷效仿杰克敬酒。

说尽镇长的伟大事迹后,聊天的话题便回归到了小镇的日常趣事之中。杰克打趣地问道:“尊敬的镇长,距离爱德华报警说妻子失踪到现在应该有大半年了吧。听说当晚你去到他家中调查时,地上有一摊血迹,果真有其事?”镇长吩咐侍者添酒,半眯着眼睛回答道:“噢,那天的事情到今天我仍然记忆犹新。爱德华在天刚刚破晓时便拍打我的家门唤醒我,说他的妻子失踪了。作为一个称职的镇长,我直接忽视了太太的怨言,立刻着衣便跟随他去到他的家中。在他家中,我的确看到了一摊血迹。而且当时他家十分混乱,玫瑰花瓣洒满了沙发,地板和楼梯。经夜的玫瑰花瓣已经凋零,花瓣颜色与地上洒落的红酒一般颜色。好家伙,那天我还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红酒瓶碎片,虽然疼痛难忍,但是为了尽快找回爱德华太太,我唯有强忍着疼痛继续执行任务。现在回想起来,伤口仍然隐隐作痛……”一位老太太未等镇长发完言,便急切地打断补充,因为年事已大,牙齿掉落了不少,所以话音十分模糊,“噢,真是令人敬佩的镇长。那晚,那晚我知道。大半夜的,我听到了他们夫妻的争吵,我就急急忙忙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了一件女儿新买的丝绸睡衣裙便站在床边观察发生了什么。我还听到了爱德华说,我要杀了你个臭婊子!然后就听到了红酒瓶摔在地上的声音了。我还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两人在打斗,应该是他们夫妻俩。爱德华真的是一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把妻子打倒在地上。哎呀,那晚太突然了,我没戴老花眼镜,不然就可以看到爱德华太太伤势有多严重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 杰克轻呼了一口气,用猜测地口气说道:“该不会爱德华已经把他的妻子杀了吧?” 镇长和身边的太太们听到此种猜测,不由一脸惊讶,然后不约而同地望向爱德华,然后沉默不语。一位卖鱼的太太发言打破了沉默,“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在爱德华太太失踪前几天,他们夫妻就曾在我的店铺门前争吵过。那天傍晚爱德华太太正在挑选着沙丁鱼,本来都已经称重准备付款了,怎知爱德华先生粗暴地抢过了沙丁鱼,将其摔在了地上,怒斥爱德华太太不懂持家,购买如此昂贵地沙丁鱼,另外,还责怪她竟然忘记了他对沙丁鱼过敏。真是该死的家伙,不仅没有买鱼,还把我的鱼摔死了!”众人听后,嘘声一片。一位酒铺老板听后不断点头,“是啊,该死的家伙!整日来我店铺赊账,现在欠下一大笔酒款还没还我。如果不愿意赊借他酒,就强行拿走!有一次还把我推到在地上,真是该死的家伙!” 杰克微笑地对镇长说道:“看来爱德华先生人品果真一般啊,我看其妻子不是失踪,而是被他杀害了,然后埋在了某处不为人知的地方。”听到如此猜测,此时已经无人再感到惊讶。一位建筑工人此时的发言愈加肯定了此种猜测,“大半年前,当我为镇长建筑新房子时,那晚,我曾看到爱德华偷偷摸摸地挖地埋葬一些东西。难道?不会是爱德华太太的尸体吧!” 众人不由得惊呼,怀疑逐渐转化为愠怒,为雪莉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死亡而扼腕。

于是众人跟随镇长来到了爱德华身边。镇长用毋庸置疑地口吻质问爱德华,“爱德华,你的妻子其实没有失踪,而是被你杀害了是不是?”爱德华带着几分醉意地辩解道“放你的狗屁!” 镇长对爱德华的挑衅感到十分尴尬而生气,于是命令侍者按住爱德华,“在你太太失踪那一晚,你的邻居老太太曾经听到了你们的争吵,还听到你说要杀死她,你能否认吗?” 爱德华被侍者按倒在地上,此时才意识道事情的严重性,抽搐着脸,哆哆嗦嗦地答复,“那只是气话,我没有想真正要杀死她。” 镇长质疑,“那一摊血怎么回事?”爱德华尴尬地解释,“那一摊血是我的!是在我和杰克的打斗中留下来的!杰克这个家伙背着我和我老婆偷情!”听到此番解释,众人无不惊讶不已,然后太太们纷纷否决此种说法,“你这是信口雌黄!我不相信杰克先生是如此之人。如果他真若像你口中所述,怎么不见他和我有染,毕竟我那么年轻貌美,而且相聊甚欢!”杰克听到有人为其辩驳,微微一笑不作其他发言。镇长,“据我家工人口述,你太太失踪那一晚你曾经到我的新房子附近挖地埋葬了东西!你埋葬的东西是不是你太太的尸体!” 此时,杰克彻底情绪失控了,颤抖地说,“那只是一条狗,那是雪莉的拉布拉多犬。它因为肠胃炎去世了,所以为了让它安息,我好心埋葬了它。” 镇长轻蔑而又略带骄傲地一笑,“谎话连篇!你从来都很讨厌那只拉布拉多犬。我们经常看到你打骂那只拉布拉多犬,你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半夜去挖坑埋葬它!而且,你埋葬的那个地方现在建起了粮仓,你怎么说都可以了,你真够精明的啊!” 爱德华精神彻底奔爱德华溃,开始慌不择言起来,“你这老东西诬陷我!再逼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肮脏龌蹉的交易,你平时接受贿赂才有钱建的新房子。” 镇长和贩鱼店老板和酒铺老板面面相觑,红着脸粗着脖子反驳说,“你个该死的杀人犯!诬陷我们的杰克先生还不够,还敢诬陷身为一镇之长的我?你的犯罪已经证据确凿,我建议判处你绞刑,大家有意见吗?” 群众们纷纷欢呼表示认同。于是爱德华被众人押解到宴会临时设置的绞刑台处,套上粗绳,然后让爱德华双脚悬空。爱德华胡乱在空中舞动起来,像极了一个木偶娃娃,被众人牵引着,肆意玩弄。群众们品尝着美味醇香的红酒,观赏其在空中胡乱飞舞的四肢,取笑他面部由红黄色逐渐过渡到紫青色的滑稽。

爱德华面部狰狞的表情也开始逐渐感染周围的人,众人纷纷举起酒杯为镇长的英明决定而称赞,他们扭曲乖张的表情在红酒杯上熠熠生辉。红酒饮尽,爱德华也气绝死去。众人共同欢呼,相互敬酒。突然,爱德华太太雪莉出现在宴会上,见到如此热闹的场景,不禁好奇询问,“杰克,发生了什么,今年的宴会比往年热闹如此之多?”杰克惊呼,“噢,亲爱的,你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我们刚刚处死了一个有罪之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花迁树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2-18 10:12 最后登录:2017-12-18 10:12

推荐内容

  • 我是一叶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时贪恋大海的浩瀚,终变成了一叶小舟,在广阔无边的海面上飘荡,...

  • 寻找自己的风采

    爱因斯坦说:“当你把学校教给你的东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诚然,我已...

  • “足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们,我们不再自嘲自己横溢的腰围,不再叹息自己缩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亲--写在2012年父亲节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这一生永远放在首位的人,和妈妈并排。...

  • 阻挡你改变的四个“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变总会来的。如果你有准备,就会按自己的方式去改变;如果不,就等...

  • 幸福,从心开始

    上重点高中、进名牌大学、出国、进一流企业或做公务员。这是这个社会给我们框定的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