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悬疑惊悚>

无法逃脱

时间:2017-09-09 19:24来源: 作者:nnniop11 点击: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撑着烧焦的油纸伞在楼下跳着舞,一个小孩蹲在女人身边,一动不动抬头地望着女人。阿布打开窗想看看是谁,这时电视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吟唱声:“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阿布扭头看看电视,全是雪花,再一回头看楼下,撑着油纸伞的女人正缓缓抬头望着他。

“小玉,对不起……对不起……”阿布抱头哭喊着。

“你说梦话了?”同桌推了推阿布,阿布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正趴在教室里,已经泪流满面。

“你哭了?”同桌显然是被阿布吓到了,一边说着一边递了张纸给阿布。

这几天,阿布总是做着同样一个梦,梦见那个撑着破伞的女人和一个小男孩。阿布从没看清过女人的脸,每次女人刚要抬头,阿布就会惊醒,醒来还会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阿布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做过一样的梦,后来家里请了算命先生,说是阿布前世欠下的债,算命先生在阿布的左手心画了一个圈,也不知道是做的什么法,阿布就再也没做过那个梦了。可是,这段时间,阿布又开始做那个梦,而且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自习课上,阿布斜靠在窗边,无聊地转着手里的笔,一边回忆着梦里的场景,突然手心却像针扎似地痛了一下,“诶?”阿布扔下手里的笔,瞟见左手心里有个黑色的东西。

阿布以为是溅上去的笔墨,一抹却抹不掉,仔细一看,却不知是什么时候长的一颗黑痣。阿布纳闷着怎么自己从没有发现过,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长了一颗痣而已。阿布不再管它,继续转着手中的笔。

“你快做,等会儿我抄你的。”阿布一边转着笔一边催同桌,晚上的自习课被数学老师占了,他要检查作业,阿布不会做,只好等着同桌做完再抄他的。

过不久,下课铃就响了,同桌刚好把作业做完,“一起去吃饭吗?”同桌把作业本扔给阿布。

“你先去吧,我还要赶作业。”阿布接过作业本,便不再理会同桌。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出了教室,阿布还在低头赶作业,过了十来分钟人都走光了,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阿布这才抬头环顾教室,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现在才五点半,第一节晚自习七点才开始,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半小时, 阿布决定赶紧赶完作业,说不定还有时间去吃个晚饭。

这时,阿布感觉天色突然就暗了下来,他扭头看看窗外,天空像是一张灰白色的大纸平铺开来,太阳与往常很不一样,是鲜红色的,就那么映在天空,红得刺眼,还格外的大。

今天有些奇怪,平常的日子里,现在的走廊上应该站了不少聊天的同学,教室里应该还有几个提前来自习的,而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

阿布起身准备去开灯,灯光有点发黄,是那种暗暗的光,阿布也没在意,转身回座位时,风吹开了窗帘,帘子打到了阿布后座的书,书翻开又合上,合上的那一瞬间,阿布看见桌上趴着一个人,看不见脸,只有乌黑的短发。

阿布以为是后座的同学回来了,“嘿,你什么时候进的教室啊?吓我一跳!”阿布把手里的书卷了卷,准备戳他一下,结果一戳却戳了个空,再一看,发现这位置上根本就没人。

“写作业写出幻觉了……”阿布嘴里念叨着,心里却有点发毛。

阿布回到座位上,继续赶作业,却听见走廊上传来一阵鞭炮声,没错,就是从走廊传来的,阿布坐在第一组第四排,刚好靠窗,鞭炮声就在耳边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在阿布脑子里炸开。阿布明明知道走廊上不可能有人放鞭炮的,但还是忍不住打开窗子看了一下,窗子刚一推开,鞭炮声戛然而止。

“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一个女人的歌声幽幽地响起,那是唱戏的调子,似乎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阿布刚想起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听见一个小孩的声音在哭喊着“爸爸”,声音是从教室外传来的,阿布条件反射般地冲了出去,时间却突然间定了格。

走廊上飘起了雪,整个教学楼就像老照片一样泛着淡淡的黄。阿布颤抖着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手心,轻轻一戳,是灰烬。走廊的墙壁像烧焦的纸一样层层卷起、变黑、剥落,走廊尽头的拐角处,一阵鞭炮声响起,不久鞭炮声停,又是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

阿布愣愣地定在原地片刻后,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在阿布的内心席卷了起来,他发疯似地朝着走廊的反方向跑去,那一头也有出去的楼梯。

“爸爸!”小男孩的喊声突然从阿布前方传来,阿布猛地停在了这头走廊的拐角处,想扭头就跑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瘫靠在墙边,双目空洞地看着那个四人抬的大花轿慢慢的、慢慢的被抬上了楼。

“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们了?”一个眉目清秀的小男孩双膝跪在花轿顶上,哭着看向阿布。

阿布整个人都瘫了下去,坐在楼梯口动弹不得,眼看着轿子抬到了自己面前,稳稳地落下,花轿里的女人缓缓掀开帘子,轻步踏出花轿。

红色的长裙刚掩脚踝,裙上绣着金色的凤凰,一帘刘海刚齐眉上,乌黑的发髻没了半截金钗。女人眼含水光,幽怨地看着阿布,她蹲下,伸出手轻捧着阿布的面颊,声音颤抖着:“苏布,你终究还是弃了我!”

阿布张大着嘴,想开口问些什么,声音却堵在了喉咙眼,只能发出“嘶嘶”声。

女人伸出左手,阿布的左手合十,一股冰冷的气流顺着阿布的手心传到阿布的心脏,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像走马灯似的在阿布眼前浮现,阿布感觉自己的心在狠狠地揪着。

烛光下,女人穿着嫁衣,盖着盖头独自坐在床边,却不见新郎的踪影,身后的墙上映出了女人的影子,微微颤抖着。“苏布,你不要我了吗?苏布……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女人抽泣着缓缓起身,她把手轻轻放在微凸的小肚上,“孩子,你爸爸不要我们了。”

突然,女人一把掀开盖头,挂着泪珠的面庞诡异地扭曲在一起,似笑非笑。她走到窗边,用唱戏的调子哼着:“苏布,

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

那晚,女人疯了。

画面一转,又是多年后,还是那间婚房,那抹烛光,那身嫁衣。女人端坐在床边,腿上横放着一把油纸伞。不久,她起身,撑开了那把伞,“苏布,你送我的伞真美,你怎么就不来看看我呢?你不来…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女人一边吟唱着一边在房间里舞了起来。一个小男孩缩在房间一角,瑟瑟发抖地看着女人,眼里的眼泪不住地涌出。

女人笑着、唱着、舞着,不停地旋转着,手一挥,挥倒了桌上的蜡烛。

烛火点燃了桌上的布,接着火光疯狂地窜起,女人依旧在舞着,只是那轻声的吟唱变成了凄厉的尖叫,混合这尖叫的还有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声。

突然,尖叫声和哭声都戛然而止,只剩火光静静地把眼前的一切吞没。

阿布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身上传来一阵阵酸痛,“又做噩梦了。”阿布自言自语,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尖尖的,像一个女人似的。阿布也没多想,起身看窗外,天还没有完全亮,打开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早上五点半。“上个厕所,接着睡。”阿布心想,转身走进了厕所,打开了灯,关上门,门后的镜子刚好映出了阿布的全身,阿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脸被灯光映得惨白。阿布张开嘴,喉咙里发出的是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接着,镜子里的阿布突然笑了,阿布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嘴里轻声吟唱着:“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

“对不起,小玉,对不起……”阿布哆嗦着,脚一抖,一下子惊醒,发现自己正趴在课桌上,原来又是一场梦,阿布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爸爸!”小男孩的声音从阿布身后传来,阿布心里一沉,僵硬地转过头,小男孩正趴在阿布身后的课桌上,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一头乌黑的短发。

阿布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拔腿就想往外跑,扭头却看见女人正隔着玻璃窗看着自己,她的脸几乎贴在玻璃上,微微地笑着,红唇一开一合,似乎在唱着:“ 我会来的…我会来的…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永远不分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错乱流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