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樱花

时间:2018-06-03 17:26来源: 作者:叫美狄亚的猫 点击:
  

我初来这座城市时是夏末初秋。盛夏结成的果实散发甜香和焦灼的气味,眼前尽是无边的金黄和偶尔有属于水汽的清爽,坐在地铁上感受这种只属于城市的节奏之快,走在道路上听到来往的人都在呼喊对金钱的渴望。

初来时是想不到这么多啦,当时看到的只是新奇,新奇以及无数的新奇而已,初到校区,看到了成排高大的桂树,比家里那几株四季桂高大了不知多少倍,但是隐约的味道告诉我这就是我熟悉的东西,果然,在九月十月,桂花连来连去肆意飘扬,气味飞满了一整个校区,我激动的和身边的人说着桂花的香味,他们这才看看头顶,发现有花朵,对我点点头。

冬季是熟悉的那种西北的冷法,像刀子像针穿插着衣间所有的空隙,赖在暖气边沉睡着,不知不觉就被逼上绝路了。

我高考数学是以58分的传奇低分,用语英理带飞上了这所大学,然后和各路神人一起学习着一样的高数,第一学期果不其然,挂科。天哪,他们在讲些什么啊……那些我熟悉的词组话语,组成的算式和句子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那些看起来简单的概念,糅合扭曲在一起变得阴森可怖,一个人的学习变得困难万分,再休想前进一步。

经过一个冬天回来时这里气温已经有上升,已经不是那种活不下去的冷了,但是暖气是停了。我是提前一周回来参加补考的,一个人的宿舍仿佛能看到冬日的冰蓝,我从校外购置了一大桶饮用水,冰凉的,没有供电,九层楼上下只能靠楼梯,我身边的能源供给只有手头用了一半的移动电源,用它苟延残喘的,是我和有生命的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叫作手机。

一个人总喜欢自言自语,自从很长一段时间被孤立后我习惯独行将近十年了,说些莫名其妙的事,遇见与做奇奇怪怪的事,早就习惯了,自己活在一个空洞的世界里,但这次不同的是我还背负着对父母的极强愧疚,和还要用他们生活费生存的无奈,这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毫无用处的寄生虫,这种负债累累而且无法还清的痛苦感觉折磨了我整整一个冬天,我听到的每一声“没事”“没事的”都在敲打心脏上的那颗钉子,直到我终于明白过来,不再找任何人的宽慰

后来孤立无援的补考结束啦,还是没能回到那个温柔的新世界,所有的美好和欢乐遇见高数就塌了一半,身边所有人都把这场考试的通过认为是必然的,一个他们看来简单的资格认证,水平测试,这时我才察觉自己好像有一些问题,对这些事情的极端看重似乎是不正常的,还有自己的看法。

都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在笔记中存放了多少仅自己可见的东西,一点一点把自己往死里压,自己对自己的偏见和欺诈,自己对自己的蒙蔽和警告。几乎问遍了身边所有能理解我一点的人,他们会给解答和处理办法,也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和属于他们的脆弱。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怕的不仅仅是一门很难的课程,怕的是前面的生活和经历无一不在微笑和欢迎中认真掩藏着身后的匕首,我怕身边和我一样闲适的那些人临到危险时从背包中拿出早早准备好的盔甲和武器,或大把钞票和人脉关系,人群中只有我一个,看着背包日积月累攒下的糖果和美梦,无所适从。

那时我认真的思考了关于“退出游戏”的念头,是的,然后分析了利害关系后选择作罢,认为这么早就打出GG简直亏大了,利益相较成本简直亏了几十倍,那天是次日四点睡着的,六点醒的,不是早早背书学习也去准备丰盛的早餐,只是一个人在那看着,在那转悠。

然后看到窗外一大片白,从高顶青云,白到脚下水雾,仔细看中间的那些树啊,暗黑的枝干几乎看不清,隐没在一抹抹白之中。

收好包,出门后,才发现,那是花。

我从未见过樱花,以为会像《秒五》和《声之形》一样铺天盖地游走,随着风带着气味,在这里看到的是满目的白,靠近教学十楼的是粉嫩和玫红,而靠近教学八楼的一整条道路,和住宿附近,还有大半个校区,都是能把人卷进去的洁白,充满生机,似乎要明艳上很久很久。

读过相关的书籍,樱花成长和那些春花都是接近的,生长和展露。但仅落花时,会铺天盖地一次性落完,不留残痕,不留枯萎,一次性脱落,用白或粉铺出一片天地。

你以为我会有什么奇怪的联想和浪漫的抒情还有慷慨激昂的感悟吗,不不不没有没有,当时我去教室坐着了,想着要好好过下去,至少要看到明年的桂花和樱花,后年的樱花和桂花……一场都不能少,一个人,就这样,只有这样了,对,一场都不能少,就只有这样了。

事情倒是真的,虽说很懵但是也在准备自己的盔甲和武器了,就当个故事来看,好好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