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乡情

时间:2018-05-07 00:03来源: 作者:挥一挥手 点击:
  


爸爸说,今后无论你走到哪里,你的母校都会像一根线一样牵着你,时不时地扯你一下,你就会疼一疼,这是一份牵挂,一种羁绊。他想为我留住这种羁绊,于是在学校为我种了棵树。

我禁不住想到了我的故乡,它也会时不时地扯我一下,让我疼上半天,可是没有人为我留住这份羁绊,也没有办法留住。因为上学我就回去过一次,便再也不愿回去了。

村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一辆铲车正在那片废墟上工作着,在我最美好的童年上肆意碾压,铲除了那里一切美好的记忆。我并不知道那里是建了学校还是停车场,现在的那里对我来说已完全陌生,连空气都不一样了,再也闻不到青草混着泥土的香气了。只有零星的”钉子户”孤单的站在那里,我想其实他们也只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捍卫心中的那片净土吧。

从小就想像村中其他小孩一样,偷偷去摘别人家的樱桃吃,总感觉偷来的樱桃格外香甜。其实村中家家都种了樱桃树,想吃回家可以随便吃,但大家都热衷于偷樱桃吃,渐渐的长大我才懂得,原来那时偷的不是樱桃而是一种心情,可惜当时还小,有那贼心没那贼胆。这心思一搁就是十来年,奈何现在大了贼心不减当年,贼胆也肥了,却不知该去哪里偷了,该去哪里找我的“心情”哪?

我熟悉村里的每一条路,是从摇篮里开始的。小时候我不爱睡觉总是闹腾,妈妈就把我放到自行车后座专门为我准备的小篮里慢悠悠地驮着我在村里交错的小路上颠簸着催我入睡。那时村中的小路是很土很土那种土路,雨天老牛及农夫留下的脚印会在晴天后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使原本就不平的小路变得坑坑洼洼,妈妈骑着的自行车每骑一步就会颠一颠,后座上的小篮也就摇一摇,小篮里的我也就跟着晃一晃,晃着晃着我就睡了,晃着晃着就晃过了我的童年,晃着晃着竟把我的村给晃没了。

姥姥家有一大片樱桃林,夏天的夜里总爱跟着姥姥姥爷去守林。我家樱桃林里的睡棚是用干草和木桩搭的,上面再盖上层草莓大棚上剩下来的透明塑料,因为我的魅力太大,蚊子总喜欢猛个劲亲我,于是姥爷专门为我加了个蚊帐,这样一个简易的住所就搭好了。到了晚上,各种动物就开始各种叫,伴着姥姥姥爷打鼾的声音有节奏地演唱者。旁边的大水塘波光粼粼,数不清的青蛙呱呱的叫着,偶尔伴随着青蛙跳水扑通扑通的声音,周围弥漫着水草,泥土和青草混合而成的特殊的气息,我就在这合唱中数着星星,静待睡神的青睐。村子没了,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星星的天空,听到那么美好的合唱,再也闻不到那醉人的气息了。

我将樱桃林中每颗树上的樱桃都尝了个遍,哪颗酸掉牙,哪棵甜中带酸,哪棵特别香甜我心里门儿清。有一天,我紧紧抱住了那棵最甜的樱桃树嚣张的朝着不远处摘樱桃的他们喊道:“这棵树从此姓魏了,你们谁都不许摘了卖钱”。果然从那以后这棵树上的樱桃只为我一个人结。可惜,如今随着村子被埋,地下的樱桃树谁还知道它姓什么,再也不会有一棵只为我结果的樱桃树了。

最盼望的就是草莓成熟的季节。草莓快熟了时,我会迫不及待第一个跑到地里仔仔细细打量每一颗草莓,根据它们的大小,形状,颜色和气味判断出哪一颗成熟后会很甜,记住它们的位置,到了采摘的时候第一个把它们摘下来吃掉。每年的第一颗红草莓一定是被我吃掉的,若没有红草莓,我就摘绿草莓尖上带着红点没有完全成熟的草莓,随便吹吹上面的浮灰就囫囵放进嘴里,酸的我龇牙咧嘴还一边跳着叫唤着:“好吃,好吃”大声向家里报告者“草莓熟了!草莓熟了!”。那时我吃的绿草莓真的很酸,可是,却又很甜,可惜这令人怀念的味道市场上买不到,我也吃不着了。

小时候我总是羡慕爸爸嘴里的他的童年。那时河里有鱼,还有我没见过的透明的小虾,一逮一个准。长大后我渐渐知道,其实我的小时候也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存在,以后我可以自豪地向弟弟妹妹和我的孩子们说起我的童年,指着他们养的小猫小狗说他们太LOW了,得意洋洋地讲述我小时候养过的蝌蚪,吃过的野果,抓过的麻雀,睡过的草床,听过的合唱···········然后尽情地陶醉在他们看我的眼中那无尽的羡慕和向往之中。

余华有一部小说《活着》,主人公富贵全家都死了,离开了他,只留下他与一头老牛相依为命。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富贵真的太惨了,可爸爸却说富贵是幸福的,他还活着,并有那么多与家人在一起的美好回忆。那时我说我不懂,最爱的亲人都离开了他为什么还说他是幸福的?爸爸妈妈笑笑并不予以回答,可是现在我好像懂了,其实我早该懂了,在村子拆迁的那一天。

原来,故乡其实早就为我留下了羁绊,我所有美好的童年记忆里都有它,它一直活在我心中,活在每一个拆迁人的心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