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我辈此中惟饮酒 先生在上莫题诗

时间:2018-01-07 11:39来源: 作者:汤怡然 点击:
  

——谨以此文送别余光中先生

你说:你今生今世,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生命的开始,一次在生命的告终 。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 有无穷无尽的笑声…… ——题记

若将生命研磨,写半个世纪的诗,再淋一场冬日的雨。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僧庐下,杜鹃哀啼。雨声潺潺,化开的乡愁深深浅浅,淋湿的记忆点点滴滴。

摇一柄桂浆,在木兰舟中 ,等你……等你,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蛙声升起 ,等你共品乱红飞过秋千去。等你的笔,写满一个世纪的沧桑记忆。

家国恨,可相惜,乡愁难言更难题,你磨一株海棠,以雪蘸笔,乘风而去,浅浅海峡,惊涛骇浪,冲不去半生思量。樽中清酒,夜半明河,载不动杯中月光。梦里花落三千,情断肠,莫过心头一笔故乡。 “那无穷无尽的故国,四海漂泊的龙族叫她做大陆,壮士登高叫她做九州,英雄落难叫她做江湖。”大陆,九州,江湖,望眼欲穿的只是回乡的路。纵凄凉的胡琴拉长了下午, 向黄昏诉苦的依旧是百年游子难尽的孤独!

凝望故国, 震荡胸腔的节奏忐忑 ,依然是暮年这片壮心 ,依然是满峡风浪 ,前仆后继,轮番摇撼这孤岛 ,依然是长堤的坚决,一臂把灯塔的无畏,一拳伸向那一片恫吓,恫黑 !暗夜里,孤独的勇士挥着不屈的笔,赤子的心中打着不灭的拳。唯愿撕裂黑暗,让一抹殷红留在黎明的唇边。

两度夜宿溪头,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赖都歇的俱寂,无边诗意朦胧了你的梦呓,古卷轻翻,犹见炊烟迷离。也许你也曾有过一个山水之间的梦,梦见与太阳一同升起,在云间俯瞰天地,那时节,碧空澄净,仙云依依。每一阵风吹过,都是你与山林的秘语。纤细的百步云梯,印上了多少游子的足迹。晨曦烟霞,又作了谁的眉笔?清泉泠泠,流过的青石 ,如昔……岩石在梦中沉寂,有松柏苍翠欲滴,含情凝睇,间闻山鸟幽啼。有水的地方就有人想家 ,有岸的地方楚歌就四起 。你就在风里,歌里,水里。

你说:下次你路过,人间已无我。哈雷划过天际,亦划过,你的眉宇。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空灵竹间曲。当年畅饮的长江水,浑浊了谁的足迹?

难寻,难觅……

你说: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未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可是,先生啊,流霞不曾远去,我们仍在诗中寻你。古卷为船,一条破老的白帆,漏去了清风一半。引来的海鸥,却依然流连忘返……

那是惊鸿的诗集,改写了文坛历史的足迹,黄昏不曾到来,先生不曾远去。祖国尚待统一,诗的灵魂,仍要续集!

如果夜是青雨淋淋 ,如果死亡是黑雨凄凄,我愿化纸伞相庇,再伴你,奔驰在轮回的悲剧,一路扬着朝圣的长旗。

今天,我们,在诗中送你……

河海大学文天学院2017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