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桀骜之死

时间:2018-01-07 13:58来源: 作者:梦修 点击:
  

生命毕竟是场礼赞,可以尊重如此桀骜的目光。宿命羁绊,马鞭作响。沉默不屈,“他”用不羁的灵魂撰写生命的千古绝唱。

                                                                                    ——敬灵驹

又是一年春忙。站在田边的我又见犁铧,又一次看见那垄浅浅的土浪。土浪尽头 皮鞭啪啪作响,是灵魂的碰撞,像礼赞的鼓掌。我心揪起,泪水夺眶而出,滑过脸庞,重重砸进土浪。土浪轻轻回响,却盖过马鞭的巨响,是悲鸣,似嘲讽。像一腔桀骜长嘶。

十年前,我偶遇了那匹灵驹。桀骜的目光,倔强高昂。尽管岁月风霜。至今想来,依然让我泪流两行。

也是一年春种,它被绳索牵领到我家农田。瘦小羸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身上纵横的鞭痕,偶尔血滴迸涌,马夫冰冷的皮鞭死死压在它的背脊.......

父亲不放心,毕竟四亩多的农田要在日落前结束播种。递上香烟,父亲不安的问 “老哥,这驹崽子行吗?这么小,不会耽误事吧?”“行!”马夫的回答很短也很轻,也许它的主人都在怀疑,毕竟它那么小,又煎熬着这旬月久的苦难;它不嘶鸣只静静站立,倔强高昂的头颅下缰绳紧锁的前蹄不时抖动着......

抽完烟,马夫高高扬起马鞭,‘驾!’那一声鞭响格外冗长像一串意味深长的省略号,给人联想,使人沉思。

父母拿起种子,匆匆跟随着延绵前行的土浪。我还小,不懂帮忙,索性就在那里看着,看着那马鞭抽打的方向......

大约土浪翻过几十次。小驹崽缓慢的脚步被皮鞭愈加急促的催促。母亲说:“歇歇吧!大家都累了。”马夫又一鞭子下去“不行,歇歇活儿就干不完了。”

当那马鞭再一次高高扬起,莫名袭来的勇气,我扑在小马驹身旁。而这时候来不及收手的马鞭狠狠抽在我身上,尽管穿着单薄的上衣,我还是被那深入骨髓的疼痛所惊呆。难以想象赤裸皮肤下的它用那么深沉的桀骜抗争着这些无法忍受的痛苦与奴役。

春种被我莫名的插曲打断,母亲心疼而又慈爱的抱着我“傻孩子,牲畜天生就是被鞭打,被迫劳动的.....这是宿命,是难以更改的......”我一个劲儿的哭,背上的鞭伤让我恨死了那个马夫,那个冷若冰霜而又凶狠残暴的家伙,成为至今我都耿耿难忘的坏人。

那天播种完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不记得马夫抽了多少支烟,只记得那天,驹崽子喘的厉害像个苟延馋喘的垂死老人。我轻轻碰碰它的头,它不理睬也不闪避“大概是太累了吧!”我心中暗暗悲伤。

父亲和马夫在后面粗声粗气的说着话。“这崽子真小,不过真挺能干的”!“九个月大吧。这东西懒得很,不抽它几鞭子,他就尥蹶子,不干活”。“那你也不能一直打它啊!”你知不知道,它会很疼的!”我嘟嘟囔囔发泄着心中的不买满。“你不知道 这东西不光懒,而且还很倔,你要不停抽它,抽到它服服帖帖去干活.......”“我不听我不听,反正你是个凶狠的坏人.....”

那晚,整晚我都无法入睡,背上的伤像一条烧红的铁条烙在身上,疼痛难熬,痛苦难当。我想那晚小驹崽也一定不能入眠。那么多的伤或许想千刀万剐的刑罚,撕咬着它的肌肤,折磨着它的灵魂。

再后来,众人传说它死了。就在那个冬季,踩断无数次鞭打自己的马鞭,跑到冰雪辽阔的田野,然后长嘶奔跑,在短暂的自由中化身一团火焰,坦然走向死亡.......

没有人知道它去寂寥的雪原寻找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它桀骜的坚持到底为了什么。有些时候我会想,若有来世,它会服服帖帖去干活吗?不会的。那桀骜的目光早就给出了答案,因为桀骜早已融入脊梁成为灵魂的倔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