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心灵笔记>

雪夜奇想

时间:2017-12-29 16:58来源: 作者:希隳 点击:
  

又是一个圣诞夜,忙完身边的琐碎小事,我如释重负般地歪在沙发的一侧。疲倦的胳膊载着对音乐的渴望,顺着沙发的边缘游走,来到柜子上的留声机旁。那早已尘封的留声机上,还放着我在几年前圣诞夜编成的歌曲。胳膊使出不小的力,把手推送到唱针边,让手顺势而下,把唱针顶在唱片上,顺手拨动播放的按钮,唱片便沉稳自如的旋转起来。从花型的喇叭中吐出如同唱片旋转般沉稳的音乐。这音乐,不激昂,也不忧伤,它如同清晨泰晤士河上的一抹雾气,飘荡在平静的湖面上,没有几分波澜,甚至安详得令人神往。这首歌,载着我,沉淀入雪夜的温床,迷醉充满回忆的梦乡,与那雪夜的奇想……

模糊中,思绪回到了上一个圣诞夜,我早早地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坐在饭菜已呈的餐桌前,等待着圣诞节的来临。一会儿过去了,我才渐渐发现,等待的目标越美好,而等待的人越孤单,心就会越发急切,越发难以安详与平定。于是我走下餐席,想做些什么来抚平我这颗不安的心。忽然,灵感仿佛鸣着汽笛的轮船驶出了阴天里的港湾般满载希望,它喷出一股蒸汽,驶向遥远的天际,如同黎明般耀眼终点:音乐。没错,在这个焦急与美好的夜晚,在这个最盛大的日子的前夕,为什么不与灵感共舞,不与音乐共鸣呢?想到这里,我从杂乱无章的桌子上摸来笔和纸,掸去纸上的灰尘,拭去笔杆的污迹,开始写下我最期待的歌词……

“风儿浸染冽气,先从北方散开。” “贯穿落木秋季,背着山脉而来。” “直至麋鹿绳系,倚靠圣诞舞台。” ……

“又是写风。”我对自己说。我回想起以前,孩提时的我总是不顾父母的担忧,在秋冬刮风的日子里走出门外,去捕捉风的轨迹。之后用一支稚嫩的笔,书写下对风的赞美。“自然旋律的指挥者”“希望乐章的谱写者”“雾中路人的指导者”……诸如此类,都是我当时对风的称呼。但对我来说,与风为伴的那段时光并不是美妙的。每当我写完关于风的文章,我就会兴致勃勃地捧着它来到父母面前,大声朗读给父母听。而结果呢,我总是不被父母认可,甚至有时还会遭到劈头盖脸的一顿斥责。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写过风了……思维回返笔下,我不由地划去了我前面写过的几句,让他们成为碎片,消逝在时光的长河之中了。 我又提起笔来,想进行第二次的探索,而这次的探索,没有给我带来丝毫不满,送我一直度过这段焦急的等待……

“在那个英式长裙流行的年代,在那个可以在夜晚的泰晤士河畔纵酒倚杆的年代。也许那时没有荧幕照人的光彩,也许那时没有飞机从天而过的长带。但是那时有着童话与魔法,有着人们奇思异想的存在。留声机还是人们放松陶冶的最爱,观赏圆舞曲还仅限围绕在舞台之外。现在即将迎来华丽绚烂的圣诞,是年年交替的纽带。我不禁去遐想,就如同过去的人们一样异想天开。在美丽宁静的圣诞前夕,夏洛克是否还在街头寻找,想把一个个阴云之中的谜题解开;纺纱厂是否还在隆隆作响,里面的人们是否想过家人期盼着他们的归来;看似破旧的酒馆里是否孤灯长鸣,醉鬼中的善言者是否又说着故事般的过去和虚无缥缈的现在;面容阴暗的开膛杀手,是否又隐藏在更为隐秘的雾霭中,策划着下一个阴谋让更多人受害。这一切的一切,尽是虚无中真实的所在,从奇想中影射出一个扉页发黄的书所记载的时代。而那个梦幻超然的时代,却早已归于时光中的沉沙,塑造了一个没有奇想的未来,一个比不上尘沙的未来……”

写到这儿,我便在此止步,不想再写下去了。因为这么多,已经足够了,已经足够了。于是我挂好床头的长袜,期盼着属于这个世界最后的奇想:圣诞老人可以到来。我把歌词推到一边,倒在床上,疲倦而满足地去往夜的梦境,一个充满着奇想的梦境,美好无比的梦境……

造访过去与过去的过去,我从现在的梦境中醒来,仍然带着一丝回味,也带着一丝悲哀。我从沙发上站起,弯腰去取下早已归于无声的留声机上的唱片。把它擦拭干净,放回装唱片的布袋。让布袋躺在杂乱中最干净的地方,希望明年圣诞前夕还能再找到它,与那雪夜的奇想一起,再次沉入梦乡,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梦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