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舞文弄墨>

舞曲

时间:2018-01-07 14:01来源: 作者:朴生 点击:
  

我轻轻地搀握着她满是尘埃的手,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滑落,留下两缕难以久留的热痕。泪水一直流到她的手上,在那尘埃之中显出一道光洁柔嫩的肌肤。但我们知道,即使那曾经的靓丽与优雅依旧徘徊在我们两人的心底,也难以扭转如今的结果。或许,尘埃就此落定,就算在怎么清洗,也难以改变了。曾经的舞曲……

这一年,当从小壶中轻柔倒出的一缕红茶反射出太阳七彩的光泽时,战争就悄然打响了。原本其乐融融的中央广场几乎被喊杀声与枪弹声填满,隐隐之中还能听到妇女怯弱的呼唤、儿童稚嫩的回应,与让人伤感痛心的惨叫声。而其他的地方,要么早已是一片死寂,要么还存在着一些像狗嗅寻食物般搜查残兵的敌军。我为了保全性命,早就放下手中的红茶茶具,带着一些基本的饮食,身着一套老旧的西装,向安全的地方逃亡避难。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我终于脱离了危险的区域,来到了敌军不会来也不屑于来的小乡村。村中虽然人烟寥寥,环境却秀丽宜人:两侧高大的梧桐树在尘土覆盖的路面上洒下摇曳颤动的阴影,池塘边的柳树将条条倩枝优雅下垂,风儿拂过,枝条便轻点水面,泛起层层涟漪。涟漪与涟漪之间碰撞交糅,形成新的涟漪或归属于一片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赏景于此,只有听到一声渺远的犬吠或鸡啼,才能让观赏者从现实与幻想的含混中走出,回到这个真实的世界。我也是这样,才回过神来。四下张望,我发现了一个像谷仓一样的草房。出于好奇,也有想问问这里情况的意思,我便走上前,轻扣大门的门环。里面没人答应,我心想:或许里面空无一人。看到门也没有上锁,我就放大胆量,推门而入。而瘫坐在屋内冰冷地上的那个人,让我百感交集,无语凝噎……

时间轴回溯到当下,我与她互相依偎,靠坐在冰冷的水泥墙边,共同回忆着过去令人神往的时光。思维张开一张记忆的大网,将我们收束其中,而我们,心甘情愿,甚至不愿挣扎或逃出……

迷蒙中,我的西装焕然一新,胸前还别了一枝刚摘的、散着幽香的野玫瑰。场景也不再是破败尘封的谷仓,而是恢宏壮丽的宫殿门口。我不再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推开大门,一片浪漫的乐声伴着香气扑面而来。我走进门去,习惯地顺手接过服务员端来的细长酒杯,晃荡着杯中的红酒,让紫红的波涛中缀上跃动闪烁的灯光。一如既往地,我迈着优雅的步伐,与左右不认识的“朋友”干杯。喝完杯中的酒,我便穿过喝酒交谈的聚集地,来到我真正的主场---舞厅。

不管是什么曲子,只要可以伴着节奏踏出华丽的舞步,我就心满意足。这次也是一样,我在缓慢优雅的舞曲中尽显风度,把心中的节奏向舞曲的节奏调整,使之产生相互的共鸣,进而精确我本就傲人的舞姿。当然,我也需要一个舞伴,因为,尽管一只天鹅再孤傲,心中也向往着对颈成心,交颈示爱的一刻。刚好,我的对面有一只黑天鹅正焦急地等待着伴侣的到来。我迎上前去,向她轻鞠一躬,她点了点头,泛出芳香满溢的微笑,随后把她戴着黑色长手套的玉手微微前伸,我吻过她的指背,并将其轻轻握住,在舞曲之下与她共同进行一段迷人的舞蹈……

起初,舞曲的曲调亲切和谐,柔和的鼓点胜似在清晨洒下的阳光中弥散流转的尘埃。我和她配合完美,谁也没有因过于急躁而走错步伐。从她的表情中,我既看出了技艺娴熟的从容,又看出了初来乍到的几分羞涩。于是我放轻声音,询问她是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席。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我也没有多问,希望在悠扬的乐声中与她共同进退,在灵魂之中懂得她的真意……

随着舞曲的进行,鼓点变得越发强劲有力,我与她也变得越发投入,步伐也越发迅捷。她在这加快的步伐中变得更加不羁,原本纹丝不动的长裙,也如秋风之中不舍枝头的木叶一般,随着舞步的加快而摇曳不止。此时,我那原本只有我与舞曲与我的舞姿存在的世界中,又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她的美。这种美,不是那种在设计师精雕细刻下走上展台的装饰之美,也不是用奢华香水与名贵脂粉喷扑出的香色之美。而是一种自然流露与精湛技巧相结合的超然之美。她没有像其他贵妇小姐一样在身上喷遍香水,却自然地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她也没有像受过高等舞蹈教育的舞者一样紧扣每一个节奏,并做出看似优雅其实机械的回应,而是自然流畅,用自己最轻松的状态去迎接即将到来的音符。我深深地迷醉于这种美意之中,无法自拔。直到一声响彻全场的琴键敲击声扫过我的双耳,我们才停止了最后的舞步,结束了这次舞蹈。

舞蹈之后,在雷动的掌声之中,我为她端来酒水,杯杯相碰,把猩红送入口中。我们靠在酒柜旁长谈。谈话中,我们彼此都有了些许了解,我得知她出身贵族,却因姐妹较多而卷入家庭地位的争夺,她不愿追名逐利,于是便退出了争斗,成为一个不怎么被家庭在意的人。这也使他在舞蹈的学习中落后于其他姐妹,但她并未放弃自己内心的高雅追求。她自己查阅书籍,用父母每周分发的金钱购买各种舞蹈表演的门票,从大师的演出中学习最优秀的舞步。在她不懈的努力下,她发现了舞步自然与机械之间的问题所在,并不断将自己从别人正在走的弯路中挽救回来。终于,她有了一身真正高超的舞技,但她又因不被父母看中而无法参加舞会或演出。这一次,是她自己攒足了钱,买了华丽的衣服,又从认识的人那里获得了入场邀请函,才得以一展身手。她也明白我原本清贫穷困,靠脑中一股流淌不尽的想象力之泉舞文弄墨,才争得了些许的经济与地位。在这之后,我才爱好高雅,学习舞蹈,因为我想象力的天赋,我从不循规蹈矩地学舞,而是从全曲出发,整体剖析动作与节奏的配合。这也让我在随着舞曲进退的时候不会显得机械,舞步才会自然流畅,与她配合得完美恰当。

我们彼此交心至此,便互相立下誓约,下一次舞会上再展身手,之后便成为不再孤独的一双。随后我向她告别,形式地理了理西装,伴着全场佩服的目光,意犹未尽地走出门外,回到那朦胧的开始之处……

这时,我突然惊醒,发现我依旧身着老旧的西装,依旧身处那冰冷破败的谷仓。而身边的她,早已困意全无,用一双与她满身尘埃完全不同的澄澈双眸凝视着我。我也除却了梦虫,用坚定的眼光去迎接她的凝视。随后,我们站起身来,在脑中共同回想起舞曲的旋律,用与那时一样协调完美的配合,在这无尽荒凉的舞台上,进行一场震撼一切的舞蹈。

不变的舞曲,永恒的舞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