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中国人权公告

时间:2018-05-13 17:30来源: 作者:徐诺心 点击:
  

人权是人普遍享有的权力,不限于时间地点,甚至是在任何一个国家。这些权力是人天生拥有,是自然的赋予,同样社会上普遍的人类权利,安全,自由,政治,诉讼,平等,不管是任何一项权利。从本质上都是有两种区别,自然权利和社会权利,人生来是世界上的生物,生来便是会生活,饮食,社会交际,家庭关系,这些是人生来的权利,任何人都是无法改变,这些是天赋人权。

同样的是,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开始组建了村庄,集镇,随着经济的发展,在原始的社会,作为平等的社会成员,国家的概念开始出现,矛盾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接触增加,集体意识从所有人的内心慢慢浮现,人普遍的寻求拥有的社会权利,财产权,劳动权,休息权,继承权,人们需要有效的管理和生活,在集体的社会生活中,人有意识的制定了一些所有人认同的规定,这些便是法律,用法律保障人的社会权利。

人权不是单一的口号,又或是成文详细的法律,法规,这是人在漫长的社会发展中间,在各种的社会矛盾里面,人们有意识的约定俗成。不管是任何国家个人,人的自然权利都是相同的,但是他们的社会权利却并不是一致的,因为人是同处于一个社会集体当中,社会权利的实现,不可能是依赖于个体,不管是财产,劳动,继承,等等各种社会权利,都是依赖于社会的集体。

如同是古罗马的自然法,同样是罗马帝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在各种社会矛盾之下,社会的各个阶级意图实现自身合理的社会权利,那个时候罗马是欧洲出现第一个庞大的帝国,作为西方的民主人权的源泉,在继承和吸纳了希腊以及各国的文化知识。人们已经是开始从封建社会的环境中,思考人的价值与意义。

在人类文明发源地古希腊,公元前古希腊三杰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天文学家托勒密,画法几何的鼻祖欧几里得,勾股定理的发明者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浮力定律的发明家阿基米德,在这些欧洲的贤者的思考引领下,诞生出欧洲文明中,最灿烂的花火,在一种全新思潮的推动下,后辈的西方人他们在哲学、天文学、逻辑学、几何学、数学、物理学做出无与伦比的辉煌成就,成为欧洲科学文化的摇篮,人类现代文明的发祥地。

这不仅是西方应以为傲的历史财富,也是人类精神文化宝库中的最重要的部分,没有这些欧洲贤者的谆谆教诲,就不会欧洲后来蓬勃发展,更不可能出现如今的现代社会。这同样是西方国家,经常以人权作为标准的深层次原因,也是西方精英化社会的思想方式。

在西方人的文化观念深处,在经过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熏染之下,人的权利是必须要达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不管是自然权利又或是社会权利,所以他们积极的呼吁自由市场,反对任何的人权约束和社会束缚,本能的厌恶其他的社会形式,对于世界上其他处于其他文明环境下的国家,报以斥责和反对。因为他们处于与其他国家完全不同的社会环境,世界真正的开始零星的接触,只不过是几百年的时间,长期的文化隔绝环境,让西方人以及各国都是无法接受,也是无法真正的融入其他甚至是对立国家的文明。

以自身的文明衡量世界上的国家,西方开始站在自身的文化角度,来审视各国,这就是西方的人权,也正是西方指责各国的人权问题的深层次原因,因为西方人处在欧洲他们的发展超过了大部分的国家,他们依靠着超前的思维和科学技术,开始西方文明的扩张和发展。借着文明的发展,他们不断的军事扩张和文化侵略。

从中国开始走向国际,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人权指控,一直是没有停止过,他们对于中国的这些人权,指责缺乏完善的法制,缺乏对民权的保障的法律,有的法律互相冲突,没有言论自由,户口制度,宗教自由,政治自由,等等都是在基于西方自身的社会文化,甚至是可以说是在用西方的社会权利,批评其他国家的人权。尤其是对于中国,从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开始,西方国家连续不断的,展开人权调查,对于中国的人权问题反对,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反对是在基于自身,是中国真的没有人权吗,又或是如同西方的指责,中国始终是没有人权。

不,从中华文明成型的开端,中国古人早已经是对人权已经是有了积极的探索和思考。

从中国的春秋时期开始,旧的周朝分封制的瓦解,突变的社会,分裂的国家政体,人们开始在战乱中,思考国家政体和人在天地之间的地位。一直到与西方同时期的春秋战国,与西方在一个非常巧合的一个时间,中国的古代圣贤和西方众多的贤者,都是开始从各种方面思索起来人的价值,与国家的关系,那就是中国的诸子百家,正是在这一段特殊的时期,中国人进行了第一次思想的大蜕变,塑造了中国人最基本的民族态度,谦恭平和,实用博爱。

如果说对于中国古代的对于人权的思考中,儒家的作用是非常的巨大,我们能够说儒家是没有人权的吗,孔子的思考更多的是在自身与社会关系,所以孔子提出来仁,孔子认为,仁既是一种社会政治理想,也是一种伦理道德原则,仁的首要内容是对他人的关爱。

认识人在天地的价值,孔子从仁爱出发,孔子提倡忠恕的待人之道,要社会各个阶级推己及人。孔子的忠恕思想,对中华民族诚实不欺、宽以待人、与人为善的传统美德的形成,影响深远。同时,孔子也是提出来君子的说法,在认为在社会中,人要坚守道义,这是孔子说的又是孔子做的,孔子的人权的体现正是对于人存在价值的追求,他的教育理念和仁爱追求,也是他个人品格的体现。但是在中国古代的封建压迫下,在孔子的思想中,即使是仁爱是重要,还是不能在自由的前提下进行。仁爱还是带有等差的,礼仪是等级制度的表现。

而且封建统治权威也借着孔子的忠孝的形式而拒斥自由和人权。儿子和臣子是无条件地忠于和孝顺的。自此,在后来鲜有人在探寻孔子对于人价值的追求,没有人权,也就是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的观念。最后造成孔子的思想中,没有自由,没有平等,没有人权,孔子的言论不要被后世的学生质疑,谁要是质疑就会得到训斥,这是师道尊严的一个起点。在孔子的理念下,封建社会形成了家族制,一直到近代都是不能把自由,平等和人权引入家族之中。

最后的结果是,在中国历史上,中国缺乏自决而独立的个人权利主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与家合一。家是中国古代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基本形式,也是国家实施统治的基本途径。家长对家庭成员享有特权,并承担对家庭成员的义务。而个人从属于家庭,不是独立的生产者、管理者,也不是独立的经济利益的主体。个人的权利不断的被剥夺,曾经的孔子追求的人的价值,也是被埋没,也是在那之后,中国的人权理念越来越模糊,在中国国民的信仰逐渐淡去。

在中国的国民的思维中,道家的观念,始终是占有非常高的地位,一直到后来形成了儒释道的格局。在老子的道德经当中,对于道的描写是非常详尽,老子想要从探寻这个世界的真正本源开始,一直延伸直到如今的天地世界,老子的道更像是一种规则,一直超越了天地神灵的力量。所以道德经当中;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宇中有四大,所以道即是王,王即是道。老子从宇宙的道,延展到天地的人,最后老子提出的是无为而治,正是要人遵循自然,去顺应无处不在的道,在顺应道的过程中,人能够实现社会的和谐。

老子正是在对道的探寻中,已经是察觉到人的自然权利,人是天地产生的生灵,人需要在不能够违背自然的条件下生存,这些便是人的自然权利存在的,因为这是无处不在的道,是自然的要求,是天地的感应。所以老子在道德经当中说道: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人只要实现了自然权利的,人才是完整的人,人才是顺应道的人。但是,老子真正的追寻的是道,是处于空荡宇宙里面的天地,老子顺应道感知了人的自然权利,却是无为而治不争世间,所以老子的思想超脱了世俗,却是违背了人同样应该有的社会权利。

老子也无法触及自由,平等,人权。但是,道家的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别不是儒家严重,没有贵贱的本质差别,没有贱,就没有贵,没有君子自然没有小人,老子的这种自然理念,表现着自由,平等,和人的基本权利的存在,反对人对人的控制和激惹,无为而治。但是,老子的思想由于是追求了道,探寻自然权利,却是模糊了社会权利,在中国的历史发展后,反而是成为了道教,依附于封建官僚,失去了方向,成为了宗教理念下的产物。

在所有的百家之中,墨子的观念是最接近如今现代社会的人权思想,并且是实现了古文化完整版辩证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论。墨子的兼爱的基本要求是,人不分老幼贵贱,天下之人皆相爱,追求全天下的人都平等,以求达到建立一个国泰民安的理想社会,这已经是提出来现代社会里面人人平等的重要思想。

在墨子眼中,人与人都是平等,与孔子的完全割裂社会,划分成几个阶级的思想,完全不同。墨子非攻:杀十人,十重不义,必有十死罪矣;杀百人,百重不义,必有百死罪矣。非攻所谓兼包含平等与博意思,与儒家博亲亲术尊贤相反。这是墨子在自然权利上面的重要认识,墨子讲所有人都是视为平等,同样也是社会权利能够实现的重要基础,没有平等的地位,任何人的社会权利都是无法保证。

墨子同时要求君臣、父、兄弟都要平等基础相互友善,墨子小取曰:爱人,待周爱人而后爱人.不爱人,不待周不爱人,不周爱,因为不爱人矣。提倡无差别之爱,就是强调人与人之间不分血缘关系的亲疏和身份等级的贵贱、家族地域的限制,普遍地、平等地相爱相助,也就是对待别人要如同对待自己,爱护别人如同爱护自己。

墨子是平民阶级的代表人物,对待他人的态度自然与儒家不同,墨家对愿意修德进业者均予以教诲,而不分等级贵贱,故墨家弟子中多是农与工肆之人。这就冲破了儒家的“爱有差等”的局限等级思想,同时也打破了当时血缘宗法制的束缚,是对旧宗法制度的否定。这同样是对人权的一次重要的认同,是中国古代的一次人权的平等努力。

墨子的在中国历史上的成就非凡。但是,墨子的思想已经是超出了能够当时王权统治的接受范围,尽管最后墨子的思想在进入封建社会之后,不断的没落,被封建官僚阶级打压,以至于在史书上面消声灭迹。但是,墨子的思想依旧是在中国历史的篇章上面,留下了绚丽的亮点。

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以儒家思想为指导,法家制度为保障,将社会成员分为君臣、父子、兄弟和朋友四大类,并将这四大类人之间的关系以忠孝悌信加以格化,个人因在上述关系中处于不同的地位而具有不同的名分,应该尽不同的义务。从文化上来看,中国传统文化里缺乏个体人的概念。个人在血缘纽带组成的家庭里从事劳动、劳动合作和社会合作,离开了家庭,个人便难以生存,更谈不上发展。

人权的主体是人,人权是人的权利要求和权利积累不断增长的结果。如果将人权理解为人与人的一种社会关系的话,那么,这种关系必然是以权利主体的相对分离和独立为前提的,失去了独立而自决的人的存在,人权的概念便无从产生。甚至是连平民,最基本的自然权利都是无法保证。同时在中国历史上缺乏作为法律权利主体的政治实体和集团。在中国古代,皇帝一人高高在上,其下皆为百姓。由于长期以来土地分散和沿袭封建贵族均分制,土地难以集中到少数人的手中,加之中国古代向来重农轻商,而商不隆则工不兴,社会资本也难以集中到少数人的手中。

大量的社会资源集中在封建统治阶级,广大的平民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即便是他们成功夺取了政权。但是,他们依旧无法取代官僚统治阶级,平民从刚开始的反抗,之后反而是又是会与官僚阶级结合,成为下一个统治政权的主要力量。这也是中国古代长期以来人民缺少任何人权,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机会得到应有的社会权利。在官僚阶级的高压统治之下,广大的人民任何人权,只能被残酷的抹去。如果不是近代在西方革命思想的影响下,中国少数的进步人士,在西方的影响下,重新唤起民主的意识,或许即便是中国的清王朝被推翻,由于官僚阶级并没有被彻底清洗,真正的人权在中国依旧是不可能实现的,绝大多数的人民已经是被奴役。

在清王朝推翻之后,刚开始的是资本主义革命,曾经的孙中山先生,便是希望通过资本主义革命,改变中国的社会现状,在中国大力宣扬西方的民主,进行国家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却是不知道这样并不会有太大的用处,那些曾经的官僚阶级依靠已经获得积累的社会财富,反而是转变为资本主义家,他们也依旧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区域拥有主导权。如果不是中国共产党积极的将有着平等思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引入中国,并且以马列主义为本,积极的进行革命创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发动广大的平民群众,彻底清洗了积毒两千多年的官僚阶级体制,并且又是把所有的封建残残余和资本势力完全清除,中国的未来仍旧是有个非常难说的未知数。

但是,即便是在中国共产党进行了如此努力的文化宣传,马列主义实践,积极开展工业化建设,为中国的未来发展定下来薄弱的基础,却是无法改变中国文化深处的封建意识。毕竟中国已经是在封建社会维持了两千年的时间,封建官僚和封建社会留下来的残余势力仍旧是深深地隐藏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还有国民的内心深处,在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这股封建思想影响下,他们用完全另一钟方式表现出来。

就像是中国建国以来的数次政治运动,例外地都是侵犯人权的运动,而以反右、大跃进、文革为最甚,折磨、残害、饥荒致死的人数以千万计,无辜受难者和被株连者的生命权、财产权、政治自由权、人身自由权、人格权、诉讼权受侵犯和剥夺的程度,可谓触目惊心,亘古少有。这些政治迫害运动,从表面看是中国一些政治动乱,造成的实际上却是中国这个国家,长期封建社会压迫下,民主意识已经是彻底的抹去,人民对于法律观念的长期单薄造成的。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把执政党的指导思想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虽然在主流意识形态上,仍然把人权作为资产阶级的口号加以批判,但在实践上,有的领导人吸取过去的教训,已开始正视清偿历年侵犯人权和公民基本权利的政治债。胡耀邦大刀阔斧推行全国规模的平反冤假错案,受益者数千万人。这是中国历史上空前规模的人权还债的政治运动,对收拾党心民心,起了很大的作用。

鉴于“文革”中知识分子和广大干部遭受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残酷迫害,主持立法的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彭真,以其切身的体验,在1979年制定刑法时特别要求单列“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一章,其第一条规定“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不受任何人、任何机关非法侵犯。”1982年修改宪法时,在公民基本权利与义务一章中,确认了许多公民权利和自由,包括以前各次修宪时没有列入的一条:“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这是新中国在人权保障方面的重大进步,这同样是中国在推翻长期封建体制之后的一处重要转变。

在改革开放后,有不少的人被西方表面的繁荣富强所吸引,更是被西方民主自由的资本主义体制吸引。他们认识到人权,首先应该指的是人的生存权力,这应该是地球所有人类的共同权力,今天如旧有不少民主制度支持者认为中国为什么不能富强起来,是因为中国没有实施西方式民主制度,所以中国人就不能富强起来。事实已经告诉我们中国人,不论中国用什么方式富强起来,在东西方巨大的文化差异还有迫在眉睫的国家利益差异面前,中国和西方的冲突已经是一触即发。

而且如旧西方人世界富强,绝对不是单单依靠民主,他们是在西方历史长期发展过程中,人的自然权利并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得到充分保证,甚至是社会权利,也是在西方利用,资本主义革命推翻封建皇权得到,他们利用自己在科技和技术的优势上,积极的进行文化和军事扩张。在资本主义的推动下,西方的发展不断的加速,他们也就是开始用所谓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大量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和财富。

西方进行的大航海,开展可怕的黑奴贸易,大肆屠杀黑奴与印第安人,建立殖民地,西方强国压迫、奴役和剥削落后国家,把它们变成自己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一种侵略政策。在资本原始积累时期一般是通过海盗式的掠夺、欺诈性的贸易、努力贩卖等方式,从落后国家掠夺巨额财富。在资本主义制度确立之后,特别是在帝国主义阶段,通过对落后国家使用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侵略手段,使它在不同程度上丧失独立、主权,成为资本主义强国所垄断的商品市场、原料基地和投资场所。我们也可以看到,西方的殖民运动,其实是在彻底摧毁当地的文明体系,从殖民地的历史,风俗,改变当地的人种,从而实现彻底消灭曾经当地人拥有的文明,永久控制殖民地的目的。

而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西方人对当地人进行屠杀奴役,从殖民地榨取财富,用各种残酷的刑法和血腥镇压,维持他们的殖民掠夺。而让人有些感慨历史的轮回,曾经那些殖民者的后代,却是在现代社会又是提出了民主人权。1950年在罗马三十多个欧洲国家签订了《欧洲人权公约》公约各签字国政府就是欧洲理事会成员,考虑到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联合国大会宣布的世界人权宣言。考虑到该宣言的目的在于对其中宣布的权利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与遵守。考虑到欧洲理事会的目的就是促进其成员之间更大的团结并考虑到遵循上述目的所采取的手段之一就是维护和进一步实现人权与基本自由。

而在第一章第二条明显的写着,任何人的生存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不得故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可是他们又是否记得,曾经的西方屠杀印第安人,是为了抢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和财富。16世纪后来到美洲的欧洲殖民者带给当地印第安人是毁灭性的灾难。据统计,殖民时期,西班牙所属的领地有1300万印第安人被杀,巴西地区有大约1000万被杀,美国西进运动中又有100万左右印第安人被杀。

欧洲人权公约,第一章第四条不得将任何人蓄为奴隶或者是使其受到奴役。不得使任何人从事强制或者是强迫劳动。

西方国家是否又记得,为了修建苏伊士运河,英国殖民公司活活累死了12万埃及劳工。举世闻名的黑奴贸易,让非洲损失了约一亿两千万人口。

第一章第三条不得对任何人施以酷刑或者是使其受到非人道的或者是侮辱的待遇或者是惩罚。英国人将被俘的印度起义者绑在大炮的炮口上开炮轰死;英国人俘虏了莫卧儿帝国的末代皇帝,在他面前砍掉王子的脑袋喝王子的血,还说“不喝他们的血我们的灵魂不得安宁”,英国在殖民地横征暴敛,不顾当地人民死活,1771年印度孟加拉邦爆发饥荒,3000万总人口中死了1000万。而英国侵占印度280年总共害死了多少印度人,已无法统计。

欧洲人权公约,第九条,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以及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其宗教信仰以及单独地或者同他人在一起的时候,公开地或者私自地,在礼拜、传教、实践仪式中表示其对宗教或者信仰的自由。而在印度进行殖民的时候,英国人将拒绝使用涂有牛油猪油子弹的印度士兵捆在烈日下暴晒致死,

西方国家他们依靠祖先掠夺来的财富,实现了一个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社会秩序,并且依靠着自己掠夺来的财富,实现发达国家的先进的科学技术,直到今天依然在顽固的坚守他们的利益,他们建立起了一整套的社会福利体系,让每一个国民都能够获得优质的生活。但是,他们也是同样知道,他们如今的美好生活,是依靠他们祖先曾经的用鲜血淋漓的手,从广大的亚非拉国家掠夺。如果不是依靠着如同吸血方式获得的原始积累,西方又是依靠着什么在满足资本主义的贪婪欲望。

西方国家所谓中国人权问题,只不过是站在自身的利益,对于其他国家主权的干涉,对其他国家本身特殊的社会和文化环境的漠视。中国没有人权问题,只有人权忽视,中国人长期处于封建官僚阶级的统治,没有任何法制和民主的观念,即便是在中国的历史中,有对人权的探索和思考,但是由于封建官僚势力的长期镇压剥夺,中国广大的平民没有任何反抗胜利的希望,在这样的更是没有对人权的真正的重视和归纳。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需要运用西方的民主形式,中国有着自身的文化积累,有着自己的社会形式,独立自主的中国的发展,更不可能受西方国家的控制。如今的中国已经是开始改变,中国人在历经战火洗礼的数十年后,已经开始自己的转变,中国开始在积极的建设法治体制,这个恰恰是中国最需要的,中国两千年长期以来没有一个完善的法治,对于中国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中国的人权是中国人自身文化和社会矛盾过程中,由中国人自己解决的问题,而不是西方国家,实现利益目标的借口。

中国不再是曾经的中国。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