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亦武亦文——中国古代军事著作的文学角度分类

时间:2018-03-29 18:00来源: 作者:蒋明理 点击:
  

我国古代战争频繁,军事战争经验丰富,军事理论著作卷帙繁多,内容博大精深,气势恢宏壮大,在浩如烟海的古代典籍中占有重要地位。在这种背景下,军事理论著作的分类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文献分类法,是依照文献的内容、性质分门别类地组织和揭示文献的方法。它是在文献大量积累的基础上产生的。本篇论文将以时间为序,以汉代、魏晋南北朝时期、隋唐以后、现代为四个阶段,分别叙述每个时代对军事著作的分类及其演变。

一、汉代

我国在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甲骨文、金文的军事记载。从古文献的记载中,最常见引用的兵书为西周时期的《军志》和《军政》。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在诸雄争霸的背景下、在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中,军事理论家畅抒各自军事观点,著抒各有所长的兵书,它们有如雨后春笋一般,竞相破土而出。而到了汉代我国才出现早期的文献分类法,汉武帝广开献书之路,汉成帝又派陈农求遗书于天下,皇家藏书激增。成帝命刘向等人整理图籍,撰写叙录。刘向将各书的叙录汇辑为《别录》,即书目提要的汇编。刘向去世后,其子刘歆在《别录》的基础上,分类编目,著成《七略》。《七略》中以及后来班固《汉书·艺文志》中均将军事书籍归入“兵书略”中,其中又分为兵权谋、兵形势、兵阴阳、兵技巧。所以,文献分类出现之初,军事理论典籍是作为一个单独的门类存在于汉代文献分类法之中。

二、魏晋南北朝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最早注意图书征集编目工作的是魏,魏秘书郎郑默制《中经》,西晋统一后,荀勖因《中经》更著《新簿》。《中经新簿》的类目分为甲、乙、丙、丁四部,而兵书及兵家典籍被分在“乙部”之中。东晋时,李充编《晋元帝四部书目》,仿《中经新簿》采用四分法,但将乙,丙两部所收录的图书对调,此时的军事典籍又被归为丙部。此后,又有采用七分法者,例如南朝时王俭的《七志》,将军事典籍单独分出为“军书志”。梁代阮孝绪的《七录》将子书与兵书并到一起,收录在“子兵录”之中。在这一阶段各种学者对文献分类有不同的见解,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见解,从而让人们选择了更适合时代发展要求的分类方法。李充所分甲、乙、丙、丁四部,相当于经、史、子、集,为后世的四部分类法所沿用。

三、隋唐之后

唐初编纂《隋书·经籍志》,将图书分为经、史、子、集四部,下分四十类,军事书籍被称为“兵”与其他诸子及天文、医方等一并收录在子部之中。自此,四分法成为古代文献分类方法的主流,清代乾隆年间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所采用的分类法,可说是集四分法之大成。而关于军事典籍为什么与诸子著作与科学工艺著作一起分到子部这个问题,最广泛的解释是诸子百家的学说中,有很多是涉及到军事思想,例如管仲所著《管子》、墨翟所著《墨子》等等;甚至是专门的军事著作,例如吕尚所著《六韬》、孙子所著的《孙子兵法》、吴起所著《吴起兵法》等等。这样看来,将军事典籍归为子部不无道理。

四、近现代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由于西学东渐和新的科学文献的大量涌现,中国传统的四分法已经不能适应类分文献的需要,于是出现了许多过渡性的文献分类法。如梁启超1896年所编《西学书目表》,分“西学诸书”、“西政诸书”和“杂类之书”三大类。有如徐树兰1904年编印《古越藏书楼书目》,分学部和政部,两部各分24类,每类再分若干子目,体现出中外文献统一立目的倾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图书馆和情报界又编制了几十部文献分类法,其中应用最为广泛的为《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随着时间的推移,第四版的《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设有22大类,各大类用汉语拼音字母作标记符号,其中军事书籍单独归为社会科学下的E类,其下又分为E1中国军事、E2世界军事、E3亚洲军事、E4非洲军事、E5欧洲军事、E6大洋洲军事、E7美洲军事、E8战略、战役、战术这八小类,在这八小类下,又分众多子类。可以说对军事理论典籍的分类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科学。

自汉代我国文献分类开创之始,到现代我国文献分类方法成熟,军事典籍一直作为重要的部分收录在各种文献分类法之中,可见军事典籍在文献中的重要地位。研究军事典籍分类,可以让我们更加清晰地研究我国军事发展历史,更加科学地利用我国军事理论典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