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大清股肱之臣

时间:2017-07-29 15:54来源: 作者:辉火 点击:
  

“未了之事,我辈可了,请公放心!”李鸿章“目乃瞑”,一代传奇就此陨落,大清再少一股肱。

穷极一生,他也未能力挽狂澜,离开时,我相信他满心不甘。

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有多强大?他主办的洋务中有500多个中国第一、200多个亚洲第一,是中国近现代电力、电讯、邮政、金融、外贸、铁路、航运、冶金、造船、教育、翻译、出版、海军、兵器等多项事业的开山鼻祖,培养出数不胜数的高级人才。一个人的力量又可以有多弱小?面对强权的压迫和朝廷的退缩,他虽为谈判代表却仅有签字的权力,割地、赔款、通商……千古骂名就此背上。

很多人骂他是卖国贼,也有不少人说他是中兴重臣;他有功,亦有过,在我心中,他是一个悲壮的英雄。

1843年,20岁的李鸿章谨遵父命,毅然北上,发出“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的豪言壮语,立下“遍交海内知名士,去访京师有道人”的雄心壮志,入曾(曾国藩)门,中进士,参湘军,组淮军,办洋务,统外交,一桩桩一件件,都无愧于少年宏愿。

民变四起,他尽力维护朝廷统治,9000名刚刚招募的淮军士兵,便击败了太平天国军事天才忠王李秀成率领的10万大军,一战成名,他成了大清还有洋人的“救世主”。

太平天国失败后,曾国藩的湘军大部遣散,而李鸿章的淮军却得以保留,只因其认为“吾师暨鸿章当与兵事相始终,留湘淮勇以防剿江南北,俟大局布稳,仍可远征他处”、“目前之患在内寇,长远之患在西人”,高瞻远瞩可见一斑。

清廷衰落,国将不国,内忧外患之际,他主张师夷长技,自强求富,大办洋务企业,为促进近代工业的产生以及民族资本主义的萌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列强紧逼,又是他——大清的李中堂站了出来,一份份条约的签订,曾经的清大臣第一人与“卖国贼”一词似乎再也无法分开。

签订丧权辱国条约一直为人诟病,我常常会想,如果换一个人去,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历史不容假设,但若非实力悬殊、若非朝廷首肯,谁又愿签,谁又敢签?

谁人知,《马关条约》签订之时,李鸿章坚持“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与日方代表反复辩论,最后竟对伊藤全权哀求以此些少减额为其归途之饯别。谁人知,日方咄咄逼人,对于中方“但有允与不允两句话而已”,仅因李鸿章遇刺全世界一片哗然,才稍有收敛。谁人知,签字最后关头,老中堂老泪纵横地说:“万一谈判不成,只有迁都陕西,和日本长期作战,日本必不能征服中国,中国可以抵抗到无尽期。日本最后必败求和。”谁人又知,签订条约之后,中堂视为奇耻大辱,誓“终身不履日地”。

若能生于盛世,我相信中堂必为治世能臣,万古流芳。无奈生不逢时,大厦将倾,就算他是顶梁柱,也撑不住这早已烂到骨子里的大清。

我从来都不否认他有他的时代局限性,他的观点决策也时有偏颇,但终其一生,作为大清的股肱之臣,他尽到了作为臣子的本分,将“忠君爱国”四个字表现的淋漓尽致。

就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就算一直在不断咳血,他也在指挥着下级官员谈判,期望能把损失降到最低。清朝积重难返,每次他承担的都是最为不堪之事,但,义不容辞。

万树已自飘零,独木终究难支,帝国已至黄昏,孤臣悲恸无言。

中堂走了,带着无尽的遗憾。

临走前,他留下了这首诗: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

——李鸿章临终诗

慈溪闻之,当场落泪,叹“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无人分担。”

梁启超说过“吾敬李之才,惜李之识,而悲李之遇。”

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视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

美国前总统接受采访时谈及自己在国外遇到的4个最了不起的人分别是:法国首相甘贝特、德国首相俾斯麦、英国首相格兰斯顿和中国的李鸿章。

千秋功过是非,都留与后人说。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