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再会珍妮

时间:2018-08-05 21:52来源: 作者:钱思羽 点击:
  


这是一个豪无章法的故事,写故事的人本身也就是乱七八糟的。

1

在老城区的房子总是那样的,灰头土墙和白窗子搭配出一种贫穷朴素之感,外墙上挂满了空调外箱机,年久失修导致漏水严重,在这一片居住的人们常常在晴天也能受到“雨淋”。

这一片的房子栋栋间隔很小,也许是一条仅供一人通过的小巷,也许是只能用来堆放垃圾箱的狭小空间。

珍妮的家,就在那里,那一片房子里面,那栋高一点的楼。

珍妮是一个英语老师,一个孤独的英语老师。

周一上课,早读便是英语,珍妮为同学们准备了英文版《简.爱 JANE EYRE》精彩选段:

I am no bird

And no net holds me

I am a free human being with an independent will.

有一种鸟儿,

笼子是关不住的,

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

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芒。

《简.爱》里面的这句话,是女主人公拒绝男主角求爱时说的话语,用俗气一点的方式去理解,就是:鸟儿不该有笼子,我也不该有你。“但是最后呢,Jane小姐还是答应了这位先生的求婚,即使她只是一个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钱也没人知道的普通女人。”珍妮在早读过后跟孩子们解释道,“然后呢?珍妮老师,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吗?”一个学生小声的问到,“好像没有,因为在他们的婚礼上,一位律师出来阻止了他们的结合,原因是,男主人公原来的妻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的结合,是违法的。”“唔······唔······”孩子们发出了唏嘘声,一个头发柔软的女孩子拉着她问:“老师,男主人公是真的爱Jane吗?”珍妮低头笑了笑,回答说:“当然,是爱的,他也曾爱过他原来的妻子,只是他以为原来的妻子已经去世了,爱的人走了,男人还是会爱上别人的,还是会幸福的,但女人,可能不会。”

2

珍妮的父母已经有半年没有与她联系了,珍妮性子也倔,除了每个月给父母打钱,也从不联系。自小便没有怎么得到过父母关爱的她也觉得无所谓,生人养人,终究是不一样的。以往父母还会在收到珍妮的钱后打电话过来关心一下,可是自从半年前,珍妮擅自把自己的姓名李丽改为李珍妮之后,她的双亲大怒,认为她不孝,便连这一层表面关系也给断了。珍妮也觉得无所谓,她要过自己的生活,旁人也管不着。

校长找上了珍妮,在办公室里氛围不太融洽。“李老师,我知道你很有责任心也很有自己的教育方法,但是这已经是校方第四次接到家长投诉,说你不按课本讲授,教学进度严重拖后了,以往几次你给孩子们教一些外国名著也就算了,这次你竟然给孩子们讲爱情故事!人家家长说了,说孩子有早恋的倾向,全都怪你!”

珍妮皱了皱眉,她不懂课本上的课文有什么好讲的,那都是些死气沉沉毫无灵魂的东西,至于早恋这个说法就更加可笑了,青春期对异性产生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讲了个爱情故事,就十恶不赦了呢?当然这些话她是不打算说出来的,因为她本来就准备离开了。“抱歉校长,给您添麻烦了,马上期末了,学期一结束我会马上办理离职的,我听说下学期要来几个新老师,我走了应该也影响不大吧,抱歉。”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的校长愣住了,他是准备批评一下她,可是珍妮那可是全省说课大赛的冠军,是尖子班的御用英语老师,这一走,他可怎么办呐?这个重要的缺口,叫谁来补上。校长不知道珍妮的出行计划,只当是自己说话说重了,惹着这位大佛了,赶忙解释道:“不是的李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学校是一个有爱的大家庭,绝对不是不是不能容忍失误的。况且这些孩子你都带了两年了,这关键的一年,可不能没有你啊,你也知道这尖子班的家长啊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他们肯定也是不希望你走的。”珍妮笑了一下,陈述了一下离职的决心,便就又赶回去上课了。校长心里想什么,珍妮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要说不知道的话,她最不知道的人,就是她自己。

珍妮要走了,本来还很愁怎么给学校解释,怎么递交这个辞呈。现在好了啊,一切都解决了。

3

今天有人过来看房,就是那栋老城区高一点的房子,珍妮住在6楼,她要走了,自然是要先把房子处理一下了。上周一对来这座城市的打工的小情侣来看过了,珍妮很是想租给他们,觉得这间屋子有了他们都会变得甜蜜起来,价格也是一降再降,可是女孩似乎不满意,老城区狭小的街道,管理不太到位的垃圾桶,常年漏水的空调外箱机,还有破破旧旧的楼,都让女孩一直皱着眉头,纵然屋子里面被珍妮布置的再温馨舒适,也不能让女孩满意。

这次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珍妮一路领着她往家里走,女人不说话默默地跟着观察着周围,珍妮也不多解释什么,看到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没必要再解释什么,世界就是这样,没有灵魂的东西就是这样。

许久,女人在珍妮家转了几圈之后,轻轻地问了一句:“这里,离第一小学近吗?李女士,是做什么工作的呢?”珍妮愣了一下,这个房客的问题有些出人意料不是水电不是交通设施也不是物业管理。“一小就在附近,出小区转个弯就到了,这片也属于学区房,我的工作是教师。”珍妮就没有多说什么,一一解答她的问题。女人点点头,转头向着珍妮笑了一笑说道:“好,这房子我租了。”那会儿窗外的阳光刚好照射进来,映在妇女的脸上,把她的笑容照的毛茸茸,很温暖。

珍妮也是后来才知道,妇女是跟前夫离了婚,带着孩子来到这座城市,她没有回到家乡投奔母家,也拒绝了朋友的帮助,偏偏选了这与她之前生活毫无联系的城市,就是想告诉自己,她不是被抛弃的那个人,她是重生的那个人,而作为母亲,又事事都以孩子为先。

珍妮给了她一个银行账户,约定好时间,让她按时把房租打进去就好,如此,珍妮的房子也解决了,珍妮拿出自己的记录本上面写着一条一条的事项,上面写着1、养育之恩 2、电动车3、小梅 4、工作 5、房子 6、存款 7、沈楠 8、书 有些事项的后面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而有些还没有。珍妮叹了一口气“又丢掉了一些东西呢”轻轻的说道。

4

临近期末,学校的工作越发的忙碌,白天上课,晚上备课,休息时间还要用来修改试卷,医院又打了两次电话催她过去,但相比以前的次数来说,已经减少了许多了。珍妮昨晚熬夜提前将今天的教案和试卷都完成,因为她今天中午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珍妮看了看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说不出的憔悴,衣服也和平时一样,舒适的宽松长裙,真是最普通的人了,珍妮扯嘴笑了笑,她估计是唯一一个参加前男友婚礼却不精心打扮的人了吧,她心里想着。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已经见不到新人在门口迎亲了,这样也好,珍妮其实,并不想见到他们。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坐下了,一桌都是不认识的人,珍妮坐下后就低着头玩手机,其实并不是手机好玩,只是她害怕坐在最前面那一桌的人,认出她来,那是她在熟悉不过的人了,此刻的他们笑的多开心啊,就像他们胸口别的胸花一样开心,胸花上面的字体深深的刺在珍妮的眼里和心里,上面写着‘父亲’‘母亲’。珍妮心里满满都是以前的回忆,叔叔做的菜和阿姨温柔的关心,分手之后的那段时间,还常常接到他们的电话“小丽啊,今天来家里吃饭吧,小年轻吵架很正常的,沈楠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给叔叔说,叔叔替你做主。”“小丽,我是阿姨,沈楠已经三天不出房门了,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回来看看我们吗?我们都很想你。”往事一幕幕闪现,珍妮的头更低了,她不敢看不敢抬头,害怕下一秒,她就做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事情。

“哎老李,你知不知道,这个沈楠的新媳妇是才找的哦,说是相亲才见了三次就结婚了,快得很啊。”与珍妮同桌的一位大妈悄悄的跟她旁边的大叔说道,“啊?不是吧,我怎么听说沈家儿子的女朋友是她大学同学,还是个老师,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哦。”大叔疑惑的回道,大妈一脸八卦的样子靠的的大叔更近了,左右环顾了一圈低头说:“你不知道!我听他三姨妈说的,本来是那个老师嘛,结果做完婚前体检之后,女方突然说家里头不同意,说看不上沈家的小子,要悔婚,但是啊我给你说,我可是听二姐说的,说是婚前检查出女方身上有病!生不出娃娃,才不结婚的!而且他二姐说还在医院看到过那个女娃娃很多次,就更觉得是真的了!”大叔发出一阵唏嘘,两人又继续交谈着什么,但是珍妮,已经没法再听下去了。

她的父母不是不喜欢沈楠,他们也并非不相爱,没错她是有病,但这病不是让她生不了孩子,而是,让她死。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不是吗?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呢?

珍妮离开了,她没有办法再继续欣赏他们的婚礼了,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5

是胃癌,珍妮的病是胃癌。

很讽刺的是,珍妮一直饮食很规律,为什么会得胃癌,就连医生也说不清。

得知这消息后,珍妮不是没想过接受治疗,可是她去得时候已经是晚期,唯一能做的只是接受保守治疗,切除三分之二的胃,然后慢慢拖着,她路过癌症区的病房,躺在床上的患者们面若骨削,眼窝深陷,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死了,身上插满了管子,呼吸机,床头的显示器微微跳动,这显示着这个人还有一口气吊着。病房的角落里有一张小床,折叠担架床,一个男人躺在上面,看得出他身子高大,这个担架床竟然已经不能够让他完全睡下,而这个男人的脸上除了有着隐隐生机之外,痛苦之色竟与病床上那男女莫辨的患者如出一辙,珍妮的世界从那一刻开始,崩塌了。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淡无一村。

珍妮放弃了接受治疗,她不想,在经历了所有痛苦之后再了却残生,她不想让身边的人都跟她一起受苦。

所以,从半年前开始,她就开始了自己的‘旅行’计划。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一件一件的丢掉,然后,毫无挂念的离开。

改名、与沈楠分手、与好友小梅疏远、卖房、辞职、报答父母之恩,一桩桩一件件都被珍妮安排的井井有条,但实施起来的时候,珍妮纵然痛苦难耐,却也只能装的潇洒慷慨不动声色。

珍妮怎么可能没有后悔的时候,在深夜暴雨中看着沈楠离去的背影,珍妮后悔过;看着小梅发的短信,珍妮后悔过;看着班上孩子们知道自己将要辞职后留下的泪水,珍妮后悔过;有时走在路上,她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珍妮后悔过。

从出生起,人们就在给自己做加法,学习、交友、旅行,人们把那些光鲜又温暖的外衣一件一件的穿在自己身上,但是当死去的时候,人们又不得不把这些穿了一辈子的温暖外衣一件件的脱下来,就像老人说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6

半年以后。

珍妮住在疗养院, 在一座山上。疗养院里鲜少有年轻人,珍妮每日和一群老人们生活在一起,只要各自没有突发病情,其他时候,都过的其乐融融。

隔壁房的奶奶很不理解珍妮,她时常劝珍妮,她们是老年人,多活一天是一天,阎王爷叫去问话,谁也不会耽搁的,但珍妮不一样,年轻人总要多过一些生活,才能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体会的爱恨情仇多了,走的时候才能安祥。可是珍妮知道,已经完了,此刻的她已经完全看不出以前的样子了,瘦骨嶙峋毫无血色,每日靠着止疼药和安眠药度日。她在透支自己,在无眠的夜晚熬夜看书,在醒着的时候拖着残躯在烈阳下暴晒。她喜欢书,也喜欢阳光,在这生命的尽头,她贪婪的汲取着这个世界上能让她幸福的所有事情。珍妮一无所有,她消失的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有所察觉,人们只当自己的生活里没有过这个人的存在,也许多年后,她的学生会恍然想起自己曾有过这样一位老师;她的父母会在某一日原谅她的做法;她的爱人会在孤独的夜晚想起这份曾经的伤痛,但他们也仅仅是想想而已,与他们已然无关的人,他们的脑海也许会有珍妮存在的几秒,转瞬即逝的那几秒,也是珍妮唯一存在的痕迹了。

7

珍妮的遗物很少,几本书几件素衣。

在书的扉页上,我看到一段文字,娟秀的笔迹工工整整的写着:

生为死之游戏,爱画梦之光影;

于是因了我的光华,余将死而忠于人生。

我是唯一一个见证了珍妮身后事的人,她嘱托给我,墓碑上的字不必多,就写:

珍妮

RESURGAM

珍妮,RESURGAM 拉丁文:我将再生。

如果再生的话,希望还能再见到你。

再会,珍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