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都市言情>

如果再勇敢一点

时间:2017-11-19 15:00来源: 作者:WoJoson 点击:
  

001

“你好,是慕然么?周末有时间么见个面?”

他的手机收到这样一条短信。

“您是?”他有些疑惑地回了过去。

“我是你的老同学”。

“老同学?男同学女同学?”

“女同学”

他更加疑惑了。

来这个城市上学,自己的同学他都知道,他都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而且这个人还自称是个女生。他有些不相信,要知道他和女生的交际很少很少。他觉得这可能是某个同学换手机号故意捉弄他,整他的恶作剧。

他电话打了过去,挂断,又打了过去,又挂断。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您不会是恶作剧整我的吧?”

“不会,我真是你老同学,真的,不接电话是想给你个惊喜”。

他是个耿直的孩子,看到真是,真的这两个词就不再多问了。

“那好吧,周末有时间,那就周日我们学校门口见吧”。

“好的”。

他放下手机,仔细琢磨发短信的这个人是谁,“说是我老同学,还是个女生,那应该是初中同学了,高中时期我和高中女同学基本都不说话的啊,而且高中女同学也没来这里上学的啊”他一边思考一边低喃道。

“啊,不会是她吧!”他思考了很久喊了一声。

002

她是他的初中同学。

在初中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这么多的胭脂水粉,遮盖了很多女生的可爱和自信。

她初中那会儿留着两个马尾辫儿,五官很精致,脸蛋很多肉,脸色经常红扑扑的,说话也轻声细语,用现在的称呼来讲应该是位萌妹子,俩个人在初中还做过挺长一段时间的同桌。

相处的时间长了,也慢慢熟悉。他和她那时候有着同样的偶像,所以话题很多,聊偶像,聊学习,聊生活。聊天儿多了,嬉笑也就多了。

初中时期,青春的懵懂时期。俩个人欢声多笑语频就会被认为是“谈恋爱”的前兆,这种想法先由俩人的死党闺蜜产生,然后双方亲友团心照不宣地努力地帮忙“撮合”。撮合的力度再大点就变成起哄了。

其实被起哄的那段时光,他表面假装生气训斥起哄者不要瞎传,但心里却很开心。他是有点喜欢她了,在情窦初开的年纪,而这种喜欢真的很需要旁观者的推波助澜。

他确实喜欢她。喜欢她崇拜和自己一样的偶像,喜欢她双马尾梳理的好看整齐,尤其喜欢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但他始终没有去捏一下去亲一口,哪怕旁边没人,哪怕是偷偷的一小口。

他知道,他如果那么做了,对自己的影响不大,顶多成了好哥们的调侃对象。但对她来说,可能初中以后的学生生活身上就会多出来一个“污点”—被他亲了一口。他第一次因为考虑别人的感受没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她每次被起哄的时候,都会很生气,然后对起哄的人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无聊”。然后转过头来向他辩解:“别听他们的,一帮人闲的没事儿干瞎跟着起哄”。被误会的时候她还在帮他出主意,但她的脸蛋儿分明更红了。

当起哄不再局限于死党闺蜜之间,范围扩大到全班的时候,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如果说初中时期的学生是无聊起哄的,那么初中时候的老师就是细腻敏感的,很善于捕捉班里的各种蛛丝马迹。

当然这件事传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出马悬崖勒马了。

后来他和她就不再是同桌了,直到初中毕业。班主任每次调座位都刻意把他俩分隔的很远很远。从此各自的耳边“清净”了不少,课间的起哄声也销声匿迹,旁观者也消停了不少,学习又成了班级的主旋律。

后来他和她说话的次数少了,后来一次都没有了。

后来就毕业各奔东西了。

003

如果是她的话,他最近应该是见过她的。

那是四个月之前的事了。

每次放假的时候,车票不好买,车上人也特别多,这次回家也不例外。火车上人很多,连车厢连接处的洗漱台上都坐着俩人,每次进出站必须有两三个人去厕所才能周转出上下车旅客走路的空间。

可能是受不了这样的拥挤,也可能是心善想要给别人腾出更多的地方,他决定去厕所待着了。有人方便的时候他就出来透透气,没人方便的时候他就在厕所听歌,进站的时候会有人进来陪陪他,出站就又成他自己了。

他在洗漱台处,她应该在挨着门处的那个空隙里。

在到达家乡车站下车的时候,她没注意到他,他却看到她了。

看见她的那刻,说不出什么感受,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只觉得那个画面似相识又陌生。

她已不再是双马尾,拉直的头发让她褪去了初中时候的稚气,现在看上去更加成熟,更加有气质。的确,三年时光,岁月能改变不少东西,但不变的依旧是那个多肉红扑扑的脸蛋儿。

然而他并没有上去打招呼。

怕认错那个人不是她,很尴尬;怕那个人是她,开口了不知如何往下进行,更尴尬。

004

“你是不是雨萱啊?”

他又发了条短信,试探着对方,心里希望这个她是她。

“不告诉你,周日你就知道啦”。

不告诉你?还是那样的俏皮可爱。

“好吧,周日上午九点我们学校门口不见不散”。

“好的,希望到时候不会让你失望”。

让他失望?那应该是她没错了。等等,为什么怕让他失望?

他和她的记忆里应该还有初中时期关于彼此的残存记忆,虽不像热恋那样的波涛汹涌,令人刻骨铭心;但也在青春的湖面上泛起了一丝丝涟漪,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初中毕业后,他和她去了不同的高中。他的高中学习节奏很紧张,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理会学习之外的东西,也没有和初中同学联系过,所以他连她也在这个城市上大学都不知道。

其实上次见过她以后,他也想象过以后还会在哪里见到她,遇到她时会是什么场景。但终究还是没有向以前同学主动询问了解她的近况,就像初中时候不敢亲她一样,他没有勇气。

但他却没想到这么快,而且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世界那么大,有时也那么小。

他刚好遇到她,她正好来找他。

一切都顺其自然,一切也早有安排。

005

平常周末不到午饭点不起床的他,那天早晨特意定了两个闹钟,生怕错过,一个七点,起床洗漱;一个八点半,关门出发。

其实昨晚他一晚都睡得很轻,就为了等七点的这个闹钟。闹钟一响,他立马就起来洗漱,牙刷了两次,脸洗了两遍,头发洗吹定型,身上在不停地搭配各种风格的衣服,他是想以一个近乎完美的形象站在她面前。

是的,他也不想让她失望。

终于整理着装完毕,看了看镜子里干净利落的自己,他羞涩的笑了:“应该不会让她失望吧”。

八点半的闹钟声终于也响了,和预计的时间差不多,他又照了照镜子笑了一下,关上门迈着轻快的步子出发了。

那天天气晴朗,天空明亮,空气清新,所有东西都像他的脚步一样,变得活泼轻松起来。

他的心情很轻松活泼,脸上时不时露出笑容,嘴上的小曲儿就没断过。仿佛去见的不是老同学,而是另一种称呼的存在。

他提前十分钟到达学校门口,没有发现她,掏出了手机

“我已经到门口了,路上慢点,不见不散。”他又发了条短信。

然后用手机屏幕看了看自己的发型,确保没有被风吹乱。

发型没有乱,心早已乱了方阵。

他仔细打量着过往的路人,生怕再错过她。

006

她来了,脚步不慌不忙。

一双高帮的帆布鞋,一条紧身的牛仔裤,一件白色T恤,一个牛仔外套。简单中透露着一丝小性感,性感中又带有一点酷酷的感觉。

脸蛋儿依旧那么红扑扑,依旧那么可爱。

他心中已经准备了不计其数的语句来做为见面的开场白,但他感觉最好的应该是这句:“哇,果然是你,三年没见,现在比以前更漂亮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

“老同学,好久不见啊。”她满脸笑容地向他走来。

她的笑还是那么美。

“好久不见”那句准备好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你高中长了不少啊,现在这么高了!”她有点不可思议。

“恩,是比初中高了,你也比初中漂亮了不少。”

“是嘛,哈哈,都这么说。”她的脸更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还是像那时候那么活泼。

他和她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落落大方地寒暄着现在,眼睛时不时地看向对方。

四目相视时,不知道她什么感觉,他的心里早已小鹿乱撞了,其实见她的时候就撞了,只是现在撞得越来越厉害了。

他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初中时的影子,看到他和她课间讨论偶像哪首歌好听时的场景,看到被撮合时她脸红透透时的画面,看到了~~~

“叮铃铃”她的手机响了。

铃声把他从回忆拽进了现实。

“我已经见到他了,放心吧,么么哒。”

他以为是她宿舍的姐妹不放心她自己单独出来见老同学,所以给她打电话问下情况呢。

“你们关系处的挺好的啊”他问道。

“恩,挺好的,他挺关心体贴我的。”她有点羞涩。

关心体贴,听到这四个字,他的心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刚才是你对象的电话?”

“啊,第一次单独出来,他有点不放心,怕我走丢。”她更加羞涩了。

这两个回答像刀子一样把他的心刺的千疮百孔。

他仿佛被人从天上扔到悬崖边上,在悬崖边上还没抓住东西稳住,又被重重的抛向万丈深渊。

这时他才注意到她手上戴着的戒指。

戒指戴在她手上看起来那么美,又那么刺眼。

007

吃饭的时候他才了解到她和她男朋友的故事。

她和她男朋友是上次放假认识的。男方是她闺蜜的同学,正好也在她的学校上学,在她闺蜜的牵线撮合,他俩互相感觉还不错的情况下,处了两个月就在一起了,现在在一起快两个月了。

“上次放假回家下车看到的应该就是她,不会错了。四个月不多不少,时间刚好。”他心想。

“嗯嗯,那还挺好的,有基础。”他苦笑道。

“希望能跟他走到最后吧,哈哈”她在憧憬着和她男朋友的未来。

这下他死心了,她有对象了,她对他感觉还不错。他也安心了,那个人对她很关心很体贴。

吃饭间,俩人还不忘调侃调侃初中时期的生活,只是周围没有了当年的八卦者和起哄者了。

心里虽然波涛汹涌,但他描述地云淡风轻,不这样淡定又能怎样呢,原来那些关于告白关于暧昧的语句肯定都不能再用了。

他和她还在聊着,寒暄着彼此的现在和各自的未来。

008

饭后,他把她送回了学校,她的背影一步步走远,他知道他和她也一步步走远了。终于也不用在她面前假装大度伪装逞强了。

他心里有点失落,也有点伤心,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往回走着。

他始终没有把上次放假在车站遇见她但没敢上去打招呼的事告诉她。他怕她听到后会有一丝丝遗憾,也有可能他想多了。

他想自己承担那次不太“完美”的遇见。

他觉得很遗憾,如果那次放假我上去认出她的话,会不会现在她带的戒指是他买的?会不会她想要走到最后的那个人会是他?

他也觉得很羞臊,她还只是把他当做老同学,一个无话不谈的老朋友,他却对她起了歪心思。

他最后觉得很庆幸,他没有一见面就用浪漫的话语带她回忆初中的点点滴滴,没有对她表白,要不现在连做朋友的境地都很危险。

至少他们还是朋友,这就够了。

过去不可追忆,未来也还遥不可及。

时光就像是一个编剧,在你成长成熟的路上给你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剧本,你稍微的一个小小举动,都有可能改变剧情的走向,体验不同的人生。就算有时候你不太满意也不要太遗憾,因为老天爷是公平的,时光也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