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魔曲

时间:2018-01-07 00:21来源: 作者:朴生 点击:
  

我抬头仰望,恰巧,一只孤鹰仿佛一道流星般掠过。我为此感到庆幸,因为,我在这一瞬之间脱离了孤独的深渊,巧遇了这样一个撕碎天际的朋友,一个除了点点沙尘外的活着的朋友……

前天早上,我带好我专业的装备与较为充足的饮食,加入到一个拼凑而成的沙漠科考队中,希望可以揭开沙漠绿洲的神秘面纱。但世事总是出人意料。半路上,由于这一地带毫无遮掩,沙尘暴让几个人魂归黄沙之下,吉普车的抛锚以及食物被曝晒而变质将我们一行人置于绝地。最后,队员们为了争夺食物扭打起来,我见势不妙,便拿了我自己份的饮食,向一个未知的方向逃去。直到我看不见他们时,我才放缓脚步,继续前行。此时此刻,我已经孤身一人,能够陪伴我的,只有一望无际的黄沙与渺远无边的天穹。孤独如同一只游魂般缠绕着我,把我向着寂寞绝望的深渊拖去。我的脚下踏出了实实在在的脚印,但我那颗原本光泽的心,却被孤独拖在地上,磨损出一条惨不忍睹的伤痕。

拖着这个即将垮下的躯壳,我向前走了两天,才遇到了现在的这般处境。鹰的一掠而过给了我前进的动力,不管食物还能再撑几天,我只要向前就行,因为命运已经注定。于是我在心中筑起决心的高墙,将绝望与痛苦隔绝在外,仅仅向着那个我向往的目标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毫无生气的沙漠上探出一丝柔和的灯光。我顿时脱去疲惫的“外套”,向灯光处走去。离灯光越近,我越感到好奇。因为那柔和的灯光不是来自探险者强劲耐用的手电,也不是来自科考站那日夜不熄的探灯。那灯光的颜色让我想起深夜里灯会上小贩挑起的灯泡泛出的昏黄色光晕,待到灯关闭的时候,还会在灯泡上留下一抹乌黑色的印记……

想着想着,脚步先大脑一步停了下来。回过神来,出现在我眼前的,居然真的是一家小摊。小摊后面站着的老人正忙着整理着摊位,仿佛经常有人到这里买东西一般。我原本以为这是海市蜃楼或者是幻觉,但当那位老人向我招手并问我买不买东西时,我才既震惊又喜悦地抛掉了我原来的想法。我走近摊位,仔细一看,发现都是一些具有沙漠民族文化风韵的古朴的小玩意。不过几秒,我的目光就被吸引到一把笛子之上。那把笛子很有几分古董的感觉,木制的笛身已经尘封并有些破损,但那笛孔处却光洁如新。见我那么好奇,老人二话不说,拿起笛子放到嘴边,随后,一阵悠扬而又极具特色的乐声就从笛管中钻了出来,这声音像着了魔一般上下蹿动,顷刻间就充盈了天地,也充盈了我的耳畔。听着这美妙特别的笛声,我的眼前渐渐模糊,不久,朦胧如同一片飘摇的绿荫没了风的推助般完整地盖住了我的双眼……

当我醒来时,发现我已经不再面对那位摊上的老者,也不再立于广袤无垠的沙漠之上,而是站在一条小径的一头。我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这条小径外,不是杂草丛生,就是坎坷不平,仿佛规定好让我走这条路似的。我也没有多想,便向着前方迈出步伐……

一会儿,我感觉到头顶的天空上有一丝异样。于是我向上望去,发现原本光芒万丈的太阳早已被一只巨眼般的发光天体替代。从这只巨眼中,几滴紫色的泪水顺着眼眶留下,直冲大地,但泪水还未与大地接触之时,就会化成一股紫色的烟气,弥散在天地之间。这时,又有一阵怪风吹过,把早已化为烟气的泪水向西推送,直到这股烟气消逝无踪,这阵风才平息下来。就算我是一个见过各种事物的科考员,也对这奇异无比的景观感到敬畏。而随着我脚步的迈进,前方的一切,更显得扑朔迷离……

一路向前,小径两侧的杂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像军人一般伫立在两侧的行道树。它们齐刷刷地排列在左右,在巨眼的照射下映射出鲜血一般猩红的色泽。如果在春日闲暇时间里我所躺着晒太阳的草坪是青翠欲滴的,是一种翠绿的极致,那么现在我两旁树木上树叶的颜色,也达到了猩红的极致,连“血红欲滴”也无法形容这种程度。更令人没想到的是,这种树叶颜色的程度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增强的,当颜色达到红色的极端时,树叶就会真的滴出血红色的汁液。汁液顺着树干流淌,竟不将树干染红分毫。当汁液流淌到树干底部时,它们会滚滚滑入贴着树木生长的小白花上,花就会在刹那间被汁液染成猩红。这时,身着血色罗裙的花儿便快速生长,将自己细长的花瓣伸展开来,成为了傲立于树下的血红之子。直到树叶的猩红完全褪去时,这些花儿才会枯萎衰败,脱下自己血色的衣裳,回归那洁白娇小的模样,并等待着下一次饮液浸染的时刻。所有树与花都像这样不断轮回往复,赋予这个路段无穷生机的同时也令人不敢靠近。我感到一股渗入骨髓的寒意,赶忙裹紧衣服,快步走过这里……

当我再也看不到那些血红的变幻时,我才长舒一口气。恰如其分地,一阵柔和的音乐像和煦的春风般迎面而来。这乐声悠扬而又极具特色,仿佛是从什么管乐器中慢慢钻出来的,一个个飞出音符像着了魔一般上下蹿动,顷刻间就充盈了天地,也充盈了我的耳畔。我顿时想起,这就是当时那个沙漠小摊老者所吹奏的魔曲。我的好奇心化作两条平行的丝线,一条通往无边无际的沙漠,一条飞向这条小路的终点。就在这时,两条线变得更加可见,它们不断靠近,最后融为一股,绑在我的腿上,让我的步伐坚如磐石。我筑起的决心高墙此时开了一个小门,门口,站着一个名为“好奇”的孩子,她发出稚嫩的嗓音,融化了决心高墙的感情,于是,高墙为她留出了过道,对她放行。带着这两种催人前进的感情,我大步向前,决定找到音乐的源头,一探究竟……

终于,我看到了小路的尽头,那儿,小径冲向前去,融入一大片土地之中,土地上环绕着一圈翠绿的树木,微风拂过,树枝轻轻摇曳,洒下一片左右摆动的绿荫。这块土地的中心,是一片环山流淌的湖泊。向湖中望去,湖水清澈见底,伸手轻触,水温既不冷冽,也不发烫,而是去了凉气,舒爽宜人。我止步于此,倚靠在一颗树下,任那飘摇的绿荫左右向我递来凉意。或许,这便是绿洲,优雅地立于荒凉沙土上的绿洲。而这条神秘莫测的小路,或许也是这绿洲的一部分吧。我放下心来,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已经结束,我探寻绿洲的目标也已实现,此生无憾,现在只需静静体会这胜利的美好就够了……

……

“等等!”好奇与决心两位朋友异口同声地向我呼喊。听到它们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还有一件事没有探寻完毕,那就是老人的魔曲。我急忙站起身来,想朝着不久前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再度探寻的步伐。可是,不知怎么地,我突然感到全身无力,我的眼前渐渐蒙上一层雾霭,又一次把我送入无边的黑暗与昏迷之中……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在一架直升机上。我慢慢坐起,头昏脑涨地询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他们是搜救队的,他们刚好飞过这一个区域,才把昏迷中的我救了上来。听到这里,我打断他们的回答,连忙去问那位小摊老人和沙漠绿洲的事情。他们相视一笑,都说是我精神疲惫而产生的幻觉,不必太过在意。但我依旧不相信我根本没有这些经历。这时,一只孤鹰从直升机旁一掠而过,并发出一声直冲天际的长啸。这一声鹰鸣,掩盖了世上几乎所有的声音。“真险!”一个队员说:“要是被撞上可就危险了。”其他队员纷纷点头,以表同感。但我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而是在回忆那声长啸,以及那被队员们忽略的,被掩藏在长啸之下的悠悠笛声。

魔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戏狐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