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河妖

时间:2017-12-10 15:41来源: 作者:祁汉涛 点击:
  

“东有黎河桥,桥下水居妖,行人若渡桥,舍去剑与刀”。冷清的店铺门口,几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肆意奔跑嬉戏着,口中唱着不知何时流传在人们中间的简短歌谣。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路过他们身边,伸手拦下正在奔跑的孩子们,老人抚摸着他们的头说:“孩子们,你们知道自己唱的是什么意思吗?”孩子们抬起头望着老人,齐声说道:“不知道。”老人“呵呵”一笑说:“那你们想不想听故事啊?”孩子们一听有故事,高兴的围着老人转起了圈,边转边喊着:“讲故事,讲故事。”老人引着孩子们坐在附近的石凳上,开口说道:“好,我就给你们讲讲那首歌谣背后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落魄的剑客,他除了一身的武艺剩下的恐怕只有腰间的一把剑了。剑客不善与人交际,没什么朋友,而且他很小就成了孤儿,一辈子不知道什么是亲情。或许是经历过了太久的孤单,以至于他已彻底习惯与孤单为伴。没有人知道剑客是如何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的,人们只知道,如果你惹上了他,你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不知那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天剑客来到了这个小镇。剑客衣衫褴褛,人们都不愿靠近他,他也尽量绕开行人。剑客低着头走在小镇的街道上,好像要找什么人,也好想只是匆匆路过。而就在此时,镇上的大户人家——文家正在为自家的大小姐举办比武招亲。擂台之上,刀枪剑戟碰撞之声连绵不绝。痴迷于武功的剑客听到打斗声顿时来了精神,他寻着声音来到了招亲的擂台前。

此时的比武已经基本接近尾声,台上一位手持大刀的壮汉已经连续击败了好几个上台的挑战者,壮汉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炫耀似的挑衅着台下的观众。站在人群后方的剑客看过几轮大汉的比试后手心开始发痒,他紧握腰间的宝剑,走过一个又一个想上又不敢上的观众,一步步走到了擂台之上。大汉看着衣衫褴褛的剑客很是不屑,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剑客没有搭理,只是拔出了自己的剑,指向了大汉。大汉看到剑客此番动作勃然大怒,挥起大刀便抡向剑客,剑客毫不示弱,酣畅淋漓的展示着自己在孤单岁月里修练出来精湛武艺,很快大汉便显出劣势,被剑客一步步逼下台去。

看着像乞丐一样落魄的剑客赢了大汉,台下的观众很是愤懑,于是刚才几个想上不敢上的观众一个接一个上台挑战剑客,但却没人能挡的下剑客的攻击。最终,剑客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

文家老爷看到衣衫褴褛的剑客赢得了最后的比赛,很是惊讶。不过让他更惊讶的是,剑客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武艺。文家老爷为自己女儿安排比武招亲的目的是,找一个能在这乱世中保护自己女儿生命安全的人,对出身并不在乎,因为他有的是钱。于是剑客便被文家老爷请到了文府。

刚到文府,文家老爷便吩咐下人为剑客沐浴更衣,梳妆打扮。剑客流浪一生,没有被人照顾过,也不想被人照顾,于是剑客遣散了文府下人,自己随便洗漱了一下,又穿上自己原来的烂衣服来到了文府厅堂。文家老爷见剑客还是一身烂衣,便问道:“少侠为何不穿我为你准备的衣服?”剑客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穿不习惯”便准备告辞。文家老爷见剑客要走,赶忙上前拦下说:“少侠哪里去?”剑客看着文家老爷恭敬的说:“去哪里不知道,但我要离开了。多谢阁下款待。”说完推开文家老爷的胳膊便要走出厅堂,文家老爷立即吩咐吓人拦截。剑客见这阵势,略带愤怒的说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文家老爷疾步走到剑客面前说:“少侠赢了刚才的比武,那现在就是我文家的女婿,少侠这么急着走,莫非是想不认这门亲事?”

剑客愣了,他平生赢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比武,唯独没有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赢过比试,因此从来没听说过赢了要做别人女婿这种事。于是他愤怒的对着文家老爷说:“比武就是比武,只是切磋武艺,哪有赢了还要和人成亲一说。阁下切莫拦我,如果我想走,你们这些人也拦不住我。”剑客话音刚落,文家老爷“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文家老爷祈求似的说:“我知道少侠武艺高超,你若要走我们拦不下,但是为了小女的声誉和未来,恳求少侠留下。不瞒少侠,我将不久于人世,我只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小女身边有一个在这乱世中可以代替我保护她的人,而我认定少侠就是那个人,求少侠可怜一下小女,可怜一下老夫吧。”

剑客看着在自己脚下痛哭的文家老爷,他迟疑了……

两天后,文家锣鼓喧天,张灯结彩。剑客和文家小姐的婚礼在鞭炮轰鸣中开始了……

就在这天晚上,当所有宾客散去后剑客来到了自己的洞房。在花床之上,文家小姐静坐床边,头上鲜红的盖头纹丝不动。剑客没有去掀起那盖头,而是在房间中央的圆桌旁坐下,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了:“小姐,我当初答应你爹我们的婚事,完全是出于一丝怜悯,但如今想来我心中充满悔恨。所以不能继续欺骗小姐,也不能继续欺骗自己……”听到此处文家小姐一把扯下头上的盖头,用充满眼泪的双眼望着剑客抽搐着说:“你什么意思?”剑客与文家小姐对视良久,而后站起身来说了一句:“我该走了。”便推开窗子一跃而去。

文家小姐望着剑客离去后空荡的窗户,站起身来推门而出,她疯狂奔跑着,想要寻找剑客,却又不知去哪寻找,如何寻找。当她跑到镇子东边的黎河桥时,望着桥下涌动的河水,她彻底颓废了。一滴眼泪从眼眶流出,流过脸颊,最终消失在桥下的河水中。随后,她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变得轻盈,慢慢的,像一片血红的树叶一样开始漂浮,飘过桥栏,飘过桥洞,飘落河面,沉入水底……

后来,文家老爷去世,文家四分五裂。本来被认定位文家未来接班人的文家小姐杳无音讯。因为黎河中没有浮出过她的尸体,她的尸体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没人知道她死了,死在了黎河之中。而那为成为了文家小姐丈夫的剑客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两个一起私奔而去了。

再后来,每当有人腰间带着佩剑或者佩刀从黎河桥上经过时,都会莫名奇妙的沉入水底,而且永远找不到尸体。人们都说那是水妖所为,但究竟怎么回事,又有谁知道呢?

故事讲完了,原本围在老者跟前听故事的孩子也开始唱着“东有黎河桥,桥下水居妖,行人若渡桥”去寻找新的玩物去了。留下孤单的老人望着东方的黎河桥,流下了两滴浑浊的泪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