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百鬼夜行

时间:2017-12-10 20:45来源: 作者:祁汉涛 点击:
  

夫子起歌,死地英灵。仲夏之夜,百鬼俱行。

少年睁开双眼,望着眼前陌生的景象,一脸茫然。脚下是茂盛的草地,远方也是茂盛的草地,视野所及的地方都是一样的翠绿,看不到尽头。天空中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但世界却异常的光亮。少年环顾四周,企图找到他昨天晚上还睡在上面的小床,自己昨天晚上还居住的小屋,但却一无所获,少年开始慌……

少年随着自己的感觉,在陌生的旷野中向前寻找着自己想要的答案。没走多远,在视野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类似人影的黑点,少年满怀期待,向着黑点走去。渐渐的,黑点的轮廓开始一点点的清晰起来。那是一位长长的白胡子拖在地上的老人,手中持着一根高过他一大截的拐杖。拐杖顶头的骷髅装饰给人一种窒息的阴森。少年看着老者那拖在地面的白胡、毫无生机的脸庞、令人恐慌的骷髅拐杖,停下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老者看了看走来的少年,转过身去,用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跟我来吧。”便开始向前走去。望着老人开始移动的背影,少年张开一直紧握的双手,擦了擦手心的冷汗,战战兢兢的跟在老人身后。当老人察觉到少年跟上来时在心中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少年跟着老人不知走了多远,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问道“爷爷,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爷爷你又是谁?”老人听了少年的提问,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说道:“看看你的脚下。”少年下意识的向脚下看去,望着脚下空荡荡的洁白,忽然大喊:“我的影子呢?我的影子呢?这究竟是哪?”少年激动的几乎要哭出声来了。老人却静静的说“这里是渡河,我是摆渡人,而你,已经死了……”

少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分明昨天还平平淡淡的生活着,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的小窝里,看着夕阳落,随着星光安然入睡。怎么一觉醒来在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被一个奇怪的的老头说自己死了。少年冲向老头撕心裂肺的吼道:“开什么玩笑?什么渡河,这分明是草原,你一定是在骗我,我不可能死了,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的影子究竟去哪了?”老人用手中的骷髅手杖对着少年一挥,少年顿时瘫软在地。对着瘫软在地的少年老人平静的说道:“这里是连接人间与鬼世的时空,我把这里称为‘渡河’,我是负责将这里的灵魂引领到鬼世的领路人,也就是‘摆渡人’而你身处这个空间,说明你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待引领摆渡的灵魂罢了。”

瘫软在地上的少年听完老人的讲述激动的浑身颤抖,他望着自己身体下那失去了影子的一片空白,使尽全身力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我真的死了,为什么我没有对死亡过程有一点点的印象。我昨晚分明躺在床上睡觉啊。”老人看着陷入无尽绝望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所有的一切,起来吧跟我去你该去的地方。”老人对着少年又挥了一次手杖,少年瘫软的身躯开始一点点站立起来。老人转过身去,背对着少年说道:“一定要跟紧我,如果迷失了方向堕入那无尽的深渊,谁也帮不了你。”少年望着老人的背影用尽全力将痛苦和眼泪一同咽下,勉强说道:“我究竟怎么死的?”

老人开始一步步向前走去,少年紧随其后,时刻准备着从老人口中听取自己死亡的真相。不一会儿,老人开口了。

“每一个灵魂来到这条‘渡河’时,他们生前的每个瞬间便会像一部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引渡过无数的灵魂,看过各种各样的人生。你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经历了与你的年龄毫不相称的苦难。”说到此处,老人稍微停顿了一下,捋了捋胡子接着往下说道:“当大雪覆盖你的村庄时,你从母亲的腹中降生到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庄。父母一辈子过着拘谨的生活。你最快乐最难忘的是你的童年,你在封闭的小村庄里度过了不知虚荣、自由烂漫的人生前十一年。在你十一岁那年你父母意识到,你如果一直在那个小村庄生活下去极可能一事无成,于是他们尽最大努力为你安排了一次转学。你的父母安排你到在县城居住的亲戚家居住,并让他们帮忙安排你在县城上学。那次转学成为了你短暂人生的转折点。

初到县城,你见识了浮夸、虚荣、攀比和差距。你成了同学眼中的‘农村人’被他们用嫌弃的目光丢在角落,那是你第一次品尝到孤单,也是你与世隔绝的开始。放学回到亲戚家,他们刚开始对你一腔的热心,但时间久了,对你这个外来人的嫌弃也就诞生了。你成了亲戚眼中的多余者和妨碍者,渐渐的你学会了晚上一个人偷偷哭泣,领悟了什么叫寄人篱下。不过,幸运的是你有两个非常爱你的父母,当他们明白你寄人篱下的苦楚时,你母亲来到了县城,找了一家小工厂,用自己花大力气挣来的微薄工资和你一起租了一间小屋,开始了她的陪读。

县城生活刚开始没几天,你就忘记了快乐是什么感觉,尽管离开了亲戚家的嫌弃,但你无法忘记在花花绿绿的城市中土气的自己。卑微,成了你最大的阴影面积;孤单,成了你这个孤独者最好的伙伴。在你和你母亲在县城生活的几年中你究竟有多少次轻生的念头,我想你比我清楚。”说到此处,老人转过头深邃的看了一眼紧随其后的少年。少年咬咬嘴唇没有说话,老人接着讲述。

“你每天走进超市,以纠、痛苦、无奈的心境绕过你这个年纪该去的零食区,直奔中年妇女聚集的蔬菜区,买回你和母亲日常食用的简单饭菜。回到家中又要为加班的母亲准备好晚餐。邻居口中对你‘独立’的夸奖成了你心中最大的耻辱……”

“好了,这些我比你清楚,我只想知道我究竟怎么死的?”少年忽然对着老人的背影大喊道。老人听到少年愤怒的吼声,停下了脚步,捋了捋胡须说道:“昨天晚上是你母亲换完工作后第一次上夜班,对吧?”

“那又怎样?”

“你母亲以前的工作从来没有夜班,每天晚上你母亲回去后煤气灶上都有你烧着的热水,供你和你母亲洗脚用,而且每次都是你母亲最后关闭的煤气灶。昨天晚上你母亲没回去,你习惯性的不关煤气,结果有毒的煤气很快就充满了你和你母亲居住的小屋,当你再次醒来就来到了这里,遇见了我。”男孩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确实模糊意识到的一丝臭鸡蛋一样的味道,原来那是煤气的味道。

听了老人的讲述,男孩不禁痛苦的一笑,近似嘲讽的自言自语道:“这么窝囊,死的这么窝囊。”老人听到了少年的低语,转身对他说:“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充满偶然,但是这种偶然中又带着某种必然。或许,这就是天命。就好像那边的孤魂野鬼一样,一切都是注定好的。”说着,老人抬手指了指在男孩右边的像黑色河流一样的带状物体。男孩顺着老人的手指方向看去,清楚的看到那条“黑色河流”中游动的一个个失去了人类模样的灵魂体。“他们为什么变成了那样?”少年惊讶的问老人。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些灵魂生前就天性多疑,死后依然不愿去相信别人,不愿接受我的引渡,最终误入禁区,沦为孤魂野鬼,以最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轮回。”

“那他们永生永世都逃不出那条‘河流’了吗?”,少年问道。

“上苍怜悯,他们每年都有一次重返阳间的机会,让他们去看一眼在世的亲人、后代。他们触碰不到世人,世人也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只能远远的看着。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由于长时间‘混沌’的侵蚀而记忆模糊,经常找不到回家的路,于是在他们那每年仅有的一次‘出河’的是假里,他们做的最多的便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排成一队,游走在他们熟悉又陌生的尘世。每年仅有的希望却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失望。”

老人手中的骷髅手杖忽然发出一阵阵震动,老人赶紧边加快脚步边说道:“快点,必须马上赶到结界,不然你会被那条河吸进去,永生永世沦为孤魂野鬼了。”少年又看了一眼“黑河”,随后紧跟老人,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