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冤家也能路宽

时间:2017-11-19 10:43来源: 作者:沈歆雨 点击:
  

古镇中一方青砖小院里,枝头繁花锦簇的石楠树无声地投下一片荫翳。一个头上勾着几缕银丝的秃头老汉在院前布着青苔的石梯上斜倚着门而坐,呆望着天纳罕着:我这老伴今日做什么去了?太阳已经西斜了还不见回家。

老汉寻思着自己无事可做,于是从棉质的底衫里抽出贴身保存的精制钱包夹,嘴角上扬着陷入了沉思:

“冤家,你今日过寿,我托人捎了一个名贵的钱包送给你。这可是我的一番心意,你可一定得妥妥地收着,听见没!”身着素雅长袍的中年妇人双颊绽着笑,将掌心中被丝缎裹着的精致钱包呈露在年龄相若的中年男子眼前。

“我说你啊,怎么又买这些中看不中用的奢侈玩意?我们还是将钱留着养老吧。”男子揉着眉心,露出一脸无奈。

妇人微蹙着眉,低嗔了一声,攥着腕上的赤褐色的佛珠,在屋内踱了好几步,“别扯这些了,总之,这寿礼我已经送你了,你必须得好生收着!”说着便将钱包塞进了男子怀里。

“倔脾气!”方才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似在昨日,老汉凝望着这个钱包不禁感慨出声。

余晖方退,夜色初窥。老汉望了眼天色,然后一拍前额,骤然起身,焦躁不安地冲上了街巷,“这可怎么是好?她记性不太好,指不定是忘了回家的路了。”老汉遇人便问可曾见到自己的老伴,却苦问无果,心中焦急万分,扶着街边的老树叹着气,心念:怎的一大活人还能不见了呢?

镇上的乡邻纷纷凑了过来,低声议论着,

“这老孙头怪可怜的,他老伴都过世这么久了,他还没能接受这个事实啊。”

“是啊是啊,前些日子,他还跑到我这裁缝店里,说是要我给他老伴做身好看些的新衣裳呢!”

一个壮实的青年小伙,缓缓走到老汉身边,十分同情的扶着老汉,

“孙大爷您还是别再问了,我扶您回去好好休息吧,您的老伴过世有些日子了。”

“我呸,你别给我胡诌!你要是再咒我老伴,我可和你没完!”说着便攥紧小伙的衣领,怒目而视。

周围的乡邻们见状,连忙出手将老汉与青年分开,纷纷劝道,

“老孙头,他说的都是实话,您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老汉反复打量着乡邻们,见他们神色认真不似在唬他,顿时失神地跌坐在了青石地面上 ,不住喃喃着,

“骗人,你们都在骗人,我老伴她,我老伴她分明是记性不好迷了路罢,你们何必聚在一起唬我呢?她只是迷了路……”恍然间,老汉的目光渐渐涣散了:

一间灰白色的病房中,苍颜白发的老妇人仰卧在惨白的病床上,紧闭着眼,艰难的呼吸着。老汉将头死死地埋在病床上,双手紧扣着老妇人的十指,浑身颤抖地啜泣着,勉力挤出憔悴而嘶哑的声音,

“老伴啊,你进我家门那日分明答应好了要陪我走一辈子的,我们拌了这么多年嘴了,怎么你一下子要食言,丢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呢?”

老妇人的眼皮堪堪打开了一条缝,旋即又无法控制的阖上了……

西藏有一湖,其色幽蓝而深邃,恍若蛟龙潜底,故得名“龙得”。游人尽称其美,却不悉它隐于美丽后的故事:

夜色皎皎,萤火之森中有如幻灵隐现,一头通体雪白的灵鹿在雪地上急促的奔跃着,身后有匹双瞳冒着凶光的野狼穷追不舍。

“咔”一节枯枝绊住了灵鹿的前蹄,灵鹿失衡地滑倒在地。野狼见势,咧开尖利的獠牙扑向灵鹿。

“嗖”,一枚从不远处掷来的石子正中野狼头部,令野狼暂时停了下来。一个身穿皮袄,背着一筐参差木材的少年举着一把柴刀疾跃至灵鹿身前,满脸坚毅地与野狼对视。野狼仰首低啸了一声,伏身向少年扑去……

良久......一切动静消失了......野狼横卧在一滩血泊之中,腹部被柴刀贯穿。少年亦是倒在血泊之中,脸上、臂上遍是深可见骨的咬痕与爪印,大腿上被撕下一大块血肉,冒出汩汩的鲜血。

“呦呦~”一抹雪白而轻灵的身影缓缓靠近血泊,迈着犹豫的步伐接近奄奄一息的皮袄少年,俯下鹿首,感受着少年若有若无的呼吸,轻轻地舔舐掉少年面庞上的血迹,不知做了什么打算,撒开四蹄,向森林外沿飞跃。

“伙计你瞧,那儿好像有头鹿!”

“你该不会是看花了眼吧?在这天寒地冻的鬼地方,连只冻僵的山鸡野兔都难碰上......噢!祖宗显灵了呐!真是头鹿!快操家伙!”

“嗖”灵鹿险险避开了疾来的竹针,反身踏雪而去。

“千万别让那头鹿逃了!快追!”

“哧”已然凝结为一层薄冰的血泊旁,一根尖利的竹针直直地洞穿了灵鹿的后颈。灵鹿骤然倒下,灵动的鹿眸仍深凝着血泊中生死未卜的皮袄少年,黯淡了。鲜妍而灼热的血液顺着鹿躯在雪地上渐渐淌开,勾勒成一株瑰丽而妖冶的曼珠沙华......

一幢简朴的木屋中,浑身缠着绷带的少年头痛欲裂地睁开了双眼,顾不上血肉撕裂的痛楚,杵着一截断木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门,在森林中一丛附着寒霜的乱草上轰然跪下,闭着眼抽泣......

村寨之中,街头巷尾都溢满了鹿肉的鲜香。正在此时,惊雷大作,地陷林摧,顷刻之间,尚烹食着灵鹿之肉的猎户们皆身陷地缝,与凋敝的废墟一同化为一泽幽蓝的湖泊……

九天之上,梵音不绝,慈悲的古佛盘坐于莲台之上,垂眸望向台下跪立的女子。

“佛祖在上,心无仁善,暴虐贪婪的人已得恶报,可下仙此次历劫与守鹿人的善因还未了却,恳请佛祖渡我一番。”古佛轻允了一声,捻指一转,一束玄光裹着女子消失不见,而青石古镇中一个女婴呱呱坠地,身旁伴着一串赤褐色的佛珠……

“嗒…嗒…嗒...”佛珠四散,一个头上勾着几缕银丝的秃头老汉,孤零零地斜倚着院门,半眯着的眼隐隐约约见到一个双颊绽着笑的老妇人走近,

“我的老伴呐!你可总算回来啦!”

“是啊冤家,我们的路还宽着呢”......

今生的冤家,或为前世的羁绊,由善因促就,若遇感恩成全,这路便也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