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穿越玄幻>

白狐

时间:2017-11-19 14:42来源: 作者:木呆 点击:
  


九二西际,天降流火,白狐现世,彼岸花开。

那是个很遥远的故事了,遥远到没有人记得它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时候生死有因,生是运动变化,死又是沉默与重生。花开叶落如同昼夜交替般平淡无奇,没什么不同,所以没什么存在。

它是一株活在传说中的花,花开叶落,百鬼相随。盛开在地狱的入口引领迷了路的幽魂,它通体血红,娇嫩妖艳摄人心魄。

它是一只活在梦里的狐,一身银白色的毛,行动敏捷,飞快运动下尤若一道白光。它拥有天生的的机敏与好奇,对什么都好奇。故事的开始是白狐在不停追寻一道流火,它相信那一道耀眼的火光里有所谓的神迹,在极快的速度与温度里是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生没有死,有存在有虚无,那是个它向往的混沌的世界,它在梦里见过了。

于是,细心的人们慢慢惊觉在每一场流火的后面总跟着一道细微的白光,像影子,从开始到陨灭如此反复。它雕像般地注视着星空,在天边亮起火光的刹那,条件反射般竖起全身的银毛,像光一样飞射而出,紧跟在流光的尾后,然后看着红光的消失,重重地摔倒在灌木丛旁。

只有光能追上光,世界分黑白这是个很浅显的道理。它慢慢舔舐流血的伤疤,突然发现毛绒绒的的尾巴竟分成两条。没有过多的惊异,它心里只有那道迷人的火红色的光它会追上它,它一直这样想。

它轻盈的身躯悄无声息穿过草原,荒地,雪山。直到它看见匍卧雪山顶上那威武霸气的身姿,它问:雪豹啊,速度是什么?雪豹望着眼前白色的毛茸茸的狐,想着这奇怪的问题回答说:速度就是连自己也追上自己。狐瞪着迷茫的眼睛:运动是连续不间断的…我想追上天上那道光!雪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它知道鲜血的代价太大了。

白色的狐,它走遍这个世界,它要更快,至于为什么它一定要追上那道光,它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它是一条天生好奇的狐啊。它爬上陡峭的悬壁,看着脚下下面风林绿浪,竟有些不安,它急忙抬头望向天空:鹰啊,什么是速度?它止不住地发问,却没得到回答。孤傲的鹰,它拥有整个天空的速度的骄傲。可它能追上天空中那道光吗,狐失望地转下身消失在山林中。

它全神贯注的看着东边的天空,仿佛约定好的流光再次拖着长长的尾巴闪动在东边的星空,并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东边飞去。狐以更敏捷的速度,翻身越入空中,它疯狂的摆动两条巨大的尾巴,转瞬变成三条白线,它闭上双眼用尽力气向前,那一刹它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只是要快些,再快些。极快的速度仿佛把它融化成火球,近在咫尺!它伸出爪,在触碰到那梦寐以求的光前,眼前瞬间暗淡,月明星稀。它又砸落在草丛中,鼻腔中充斥着羽毛烧焦的焦臭气息。

唔……它低吟着连挪动身体的力气也没有。

狐慢慢走在冷风中,犀牛把一朵野花别在它的耳朵上,它说,狐,你好漂亮。狐抬头看着犀牛眼神中的微光摇了摇头。狐问它:犀牛,什么是速度?犀牛愣了愣:速度,是心追上梦想的轻盈。狐趴在犀牛背上睡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至于睡了多长它也不知道,只是似乎好久没这样安稳地睡过了。

狐你开心吗?

我梦见一个地方,有星辰有光,你见过吗?

犀牛摇了摇头,在它生活的草原里,它从未去过别的地方,犀牛所经历的不过恒河沙数。但在死亡幽谷它见过彼岸花的样子,美丽娇艳摄人心魄。

狐不断追求速度,从江河到森林,沙漠到冰川,从不周到扶桑,它止不住的飞奔。身后的尾巴越来越多,它已不再关心那火光中隐藏的秘密,而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模样。雪豹已经追不上它了,鹰也叹所不及。可它还是习惯性的坐在最靠近东边的石头上,它还有一件没做完的事。

阳光慢慢收起它的温暖,它敏锐地预感强烈充斥它的大脑,它猛然扬起八条白尾向天边冲刺,与此同时天边亮起熟悉的白光,最后一次!它倾尽全力挥动长长的白色的尾巴,时间,空间,守恒,速度,神迹,追求…它长长嘶吼,九尾,九条白光愈来愈快,最后融成一条白光,在血红色的火光中,它看到了自己,上古青丘国最强大的妖兽,九尾妖狐。它奋力往前抱住那团火光然后一起坠入大地。

狐死了,陨石再次消逝在天空中。在它坠落的地方盛开着火红色的花,娇艳欲滴,黄泉碧落。彼岸花开开彼岸,这是死人花,盛开在奈何桥的两岸,引领迷了路的幽魂…

速度追上了速度,生死没有轮回,阳生是速度,死亡是花开,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