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给予

时间:2018-08-05 21:44来源: 作者:周翊霏 点击:
  

孩童时的我,幼稚,喜欢读故事,看里面一幅幅逼真的图画,被其中一个个环节所吸引。现在的我,懂事,喜欢诗词,爱其中的各色芬芳,被小桥流水人家感染。记得那段日子,我正痴迷于此,但我的爸爸妈妈因为繁忙的工作将我送去了老家宜兴,我小爷爷家里。

我的小爷爷一直是一个人住的,以前也劝过他搬过来一起住,但他总是不肯。当我来到这儿后,心中也有些许明白了,家门口是一条河,周围都是农田和老屋,清风徐来,真可谓抬头蓝天低头绿荫。我能感受到这儿的雅致,但最终还是被说不出的孤寂之感所包围住。

过了些时日,小爷爷从我微皱的眉头中看出了些许不耐烦,但也没有多言,而是说要带我渡河,去对岸看看。本来就痴迷于山水桥屋的我,当然就是同意了。

爷爷穿上了一身旧衣,是皱皱的白衬衫,头上戴了顶伞一样的蓑帽,让我忍不住多留心了下,毕竟这样的帽子现在可并不多见。接着他用黑黝黝的手去解那船橹的绳子。他的手上有裂痕,就如同长时间不经过雨水滋润的干涸的土地,我想这应该就是岁月的见证。

到了船上,凉风掺杂着泛起的水汽,再加上温润的阳光,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闲适感。爷爷站在船头,嘴角微扬,这是他的常态,看上去又温和又平静。他不急不慢地划动船蒿,在水面留下波纹,轻盈的如同挥动毛笔,像个儒雅的人在创作。他不会艄公唱的那些歌,但这样的浮水鸟鸣也是足矣,回声来来去去,入耳又出耳,没有规律,却有韵律,我俩有时会心领神会地相视而笑,有时会对岸边的一草一木指指点点,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我垂下手臂,任凭水流划过我的指尖。五根手指将其切为几道水痕,但下一秒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觉得这水像爷爷。爷爷脸上有皱纹,但浑身上下透露出的雅气让他看似不曾被岁月所侵浊。

我静静倚靠在船背上,爷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儿好啊,这儿清净,什么都简简单单的,这样好啊……”接着,又恢复了平静。那一刻,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一句诗“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里的一草一木给予了爷爷平淡朴素的生活,同时也感染到了现世的我,或许自然的力量就是这样的神奇,总是给予人无声的进化。

小船儿逐渐靠向岸边,而我却希望这条河可以更宽一些。看着正划着船的爷爷,再看看这里的一切,我想,活得洒脱,活得简单,心就会随之而变得简单,也就不会刻意地去在乎一些世俗之事。这,是自然对爷爷的给予,现在我也感受到了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