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一双巧手

时间:2018-08-05 21:50来源: 作者:WWWRQ 点击:
  


有一条需要改裤脚的裤子送到楼下的缝纫阿姨那里去改,室友偷偷扯了扯我的衣服说,这里简单改个裤脚,要价贵得很。我无奈的耸耸肩,没办法啊,现在的人哪还会做针线活呢。

这时候,我想起外婆的一双巧手。外婆的手巧,不管是针线活还是别的什么手工活,外婆总能做得像模像样。记得小时候,每当快到清明节的时候,外婆就会抽出一下午的时间来做面燕,是用面捏成的小燕子。跟现在的面塑差不多,只不过没有面塑那么精致。面燕得用发酵好的面,一小团面在外婆手里揉捏,不一会便有了一只小鸟展翅的姿态。家里的黑豆做了燕子的眼睛,在尾部切一刀,便有了像剪刀一般的燕子的尾巴。外婆一次会做二十来个,接着上锅蒸熟。趁着面团松软,用一条红线将面燕穿起来,挂在房梁阴凉的地方晾干。一串串面燕在微风中轻轻飘动着,寄托着美好的祝愿,在上坟的时候作为贡品,是对故人的思念。

清明节一过,留在家里的面燕就被当成了小孩子的零食。晾干的面燕,干而不裂,取下红线,咬在嘴里嘎嘣嘎嘣脆,有小麦的清香。尽管现在想来,它们与晒干的馍片味道无异,但在那时,确实是好吃又好玩的玩意。长大之后,清明祭祖的食物被商店里的面包取代,外婆年纪也大了,我也好久没有再见过那被悬在房梁上的一串面燕。

说到外婆的手巧,那是一家人有目共睹的,她总能变废为宝,把别人丢弃不要的东西做成各种手工艺品。家里有不要的衣服布料,有断掉的手链散落的珠子,外婆都会一一收集起来,到端午节的时候,做成小工艺品,分给家里的小孩带。外婆七十几岁,在穿针引线的时候总会叫我来帮她,但做起活来毫不含糊,小小的针在她手里上下跳动,拉出一条条优美的弧线。她把边边角角的布料塞上棉花,塞进雄黄等药材的粉末,在口上收紧,下面悬挂着一颗两颗小珠子,这样变成了一个福袋的形状,每年的端午我都能收到这个小福袋和外婆编制的五色绳,直至我大学离家,不能在家过端午。

我最喜欢看外婆做的便是“八宝球”--这是外婆自己取的名字。一个小球状,里面嵌着八种颜色的布袋,布袋里是八种不同的东西,有米,小豆,还有雄黄等药材。这个步骤最为繁琐,要花费的时间也特别长,但成品也好看。外婆也不会把它们轻易送人,只给常驾车外出的小舅,或者是准备去外地上学的大孩子。它就像是一个护身符,里面装着的是外婆的辛苦,是一份浓浓的爱和担忧。有时候我会主动要求帮外婆缝纫,看我笨拙的做出来的手工,外婆总是嫌弃,拆掉返工。我对比了我和外婆的手工,嗯,确实有差距。外婆的针脚细密扎实,而我只能说是简单封口了。

外婆的一双巧手同样遗传给了我的母亲,小时候,没有多昂贵的名牌凉鞋,简单朴实的手工系带布鞋贯穿了整个童年。现在一天天长大,也一天天怀念那手工做的东西,或难或易,总是寄托着亲情。或许在机器化日益普及的今天,我也应该及时“学艺”,继承一双巧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WWWRQ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8-02 16:08 最后登录:2018-08-02 16:08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