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我的梦想

时间:2018-07-15 17:05来源: 作者:yu37605 点击:
  

雅丽说,小天,你的梦想是什么,我楞在原地,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关于梦想的念头,又想起周叔叔的话语,梦想就是睁开眼看不到的现实。我看着雅丽发来的短信,始终也没有回复。

每年的冬天那么喜欢下雪,可是问到为什么却又无从回答。习惯远远看着一群又一群的人在窗下走过,而风也会在微闭的眼睛前悄悄划过,心里空空的。整个苏宿舍楼安静的可怕,仿佛只有我一个活着的人,我到底在回忆些什么,一片雪花融化在我的手掌上,那种凉意透彻心底。

小天,该吃饭了,我在楼下等你呢。手机短信上又跳出雅丽这段话,我探出窗外朝下看了看,见雅丽一个人站在雪地里,咖啡色的围巾配着黑色羽绒衣,还是带着往日那双kitty手套,一双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宿舍楼道口。我心中涌出莫名的感动,这已经数不清第几次了,似乎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习惯。

雅丽见到我,抿嘴一笑,那浅浅的酒窝缓缓荡起一抹淡淡的韵红,如同冬日里傲人寒梅盛开出的花朵,纤细的身材,如同那姣人的玫瑰在寒风中摇曳,她轻轻的跺脚示意我快过去,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她久久不肯放开,任那周色天暗风寒,任他人另眼相看,一股暖意静静流淌在心间。

好了,那么人看着呢,咱们去吃饭吧,雅丽说完便拉着我走。

我和雅丽认识,是在大学军训后的一个十一假期。

那天,校园人很少,我去图书馆借书,图书馆A区这排书架上就稀稀落落的几本小说类的书籍,雅丽和我都在这里寻找,忘记了是谁先开口说话的,那天下午,我们坐在图书馆三楼一直坐到晚上6点钟,从红楼梦聊到西厢记,从小时候的事情聊到怎么考上大学,有一种相见恨晚,殷殷难舍之情。我本是不善言谈的,没想到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竟然充满古典女性的温柔典雅,也许是她出身优越的缘故吧。图书馆三楼原就很安静,大大的玻璃窗可以看到校园的雀潮湖公园,夕阳西下的时候可以看到两个太阳,一个在湖里,一个天上,交相辉映之处又有一株槲树拦腰遮阳,湖对面是一个若小的植物迷宫,贴在公园的一角,还有那薄薄的舞雪稀疏的散落在假山石上。

自此,我们认识了。

我早上有不吃早餐的习惯,雅丽说不好,之后她便每天早上给送一盒牛奶加一个菜饼,清晰的记得一天晚上肚子非常难受,她用暖壶给热粥给我喝,当时还在上晚自习,我的同班同学都在,就这样我们的事迹竟然在电子商务系出了名,认识的同学时常骂我天天虐狗,我心想就允许你们出双入对,便不允许我有个女朋友嘛。我也曾问过雅丽,你到底喜欢我什么,雅丽偏起头微微一笑就跑开了。

这个时候我的梦想是永远都能和雅丽在一起,看尽世间繁华落幕,遍访名山圣水,沉沁在这美好年华中。

我和雅丽的相遇,让我想起很久之前的一个梦想,妈妈,我想见你一面。

7岁那年,我站在乡间小路的丁字口,手里提着刚摘完的津津菜,我问奶奶,妈妈去哪里了,我奶奶告诉我,妈妈是八仙的婢女,现在已经回到了天上。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望向天空,只见那里一片空明,湛蓝的天空下漂浮着朵朵白云。我放下篮子坐在陇上,一手背负一手指天,眯起眼睛静静的望着,午后的阳光顺着指尖轻轻滑落。不知何时远处燃起篝火,但见黄土惹埃,漫天灰飞屑舞,双目泪痕未消,隔岸孤坟又起。那个下午,我在心中说了无数遍,妈妈我想见你一面。

大一下学期,雅丽的B1班迎来了一个新生,是一个男孩,叫明鑫,原在韩国仁川大学就读,父母回归中国后,他便转到我们学校。由于明鑫自家境非常优越,自小接受韩国文化,对人又有礼貌,所以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他。

我渐渐也开始明白吃醋是什么,本性中的占有欲及不平衡感使我一步一步暂时离开了雅丽,如今回想起来,错的该是我。

明鑫中文水平较差,好在大一所学的东西稍微简单,班导便让班长找几人替他学习补习中文,不然除了英语之外,他基本什么课都听不懂。雅丽是才女,班长让她帮忙,每天晚自习轮流给明鑫补课,雅丽自然是不乐意的,我听了之后当然也不同意,为此我还找B1班班长理论,我脾气比较倔当时差点打他一巴掌。雅丽补课时,我偷偷去看了两次,每次看到他们有说有笑,内心充满了痛苦与仇恨。可是我除了爬到顶楼一个人在那里徘徊之外,再也没有做过什么。

在一天晚上雅丽找到我,我们去了校后的雀潮湖公园,我们吵的很凶,最后我自己走掉了,把雅丽一个人丢在那星月暗淡的夜里,我转身的那一刻是那么决绝,甚至还拿出手机假装给其他女孩打电话,我听到雅丽在那里哭得很伤心,可是我没有勇气回头,哪怕说上一句安慰的话。

我躲在假山石后面,看到她一个人有气无力的出来,经过图书馆的时候,她有意的抬头,看了一下三楼那个大大的玻璃窗,那曾经是我们相识的地方,在多少个日夜过去之后,也许那里还会有其他恋人诉说着和我们一样的话题,而我们从此形如陌路。

我开始习惯没有雅丽的日子,报名参加了学生会,认认真真的学习,闲暇的时候就去图书馆借书,似乎一切又回归原始,但内心总是觉得少一些什么,偶尔经过那些记忆中的地方,眼角总会湿湿的,内心充满了一种悲壮之情,一直提醒自己这不算什么,只不过像繁星点缀的天空,像波澜不惊的湖面泛起的阵阵涟漪,像往昔化为灰烬的尘土。

我参加校园电子商务大赛,不是为了刻意忘记一个人,也许是在祭奠自己如约而至的青春,亦或者是缅怀那些还没开始就已经去逝去的美好事物。在和同学经过半年的艰苦创作,展品终于夺得省内三等奖,在站上奖台那一刻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知为何此时会想起在家务农的老父,之后站在奖台上竟然泪流满面,无法自拔的陷入自己设定的情感圈套。

还记得当时心中的一句誓言,爸爸,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12岁那年,金芒初成,满地稻花香,父亲用手把那稻穗甩在稻场上,白白的稻粒蹦蹦跳跳的洒落一地。我捡起一颗细细观看,远方亲戚家的小蒙一把夺走,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粮食,她看着我认真的说不是粮食,我说把稻粒给我,她不给,我们两个相互追逐在这金秋的时光里,嬉嬉闹闹。突然,她把我压倒在地上,说你看你爸爸的手全是老茧,我撇了一眼父亲笑着说你是城里人,乡下人都这样,她说我们去帮你爸爸打稻粒吧。我不情愿的跟着她去了,期间我无意的看了看父亲的手,指甲缝里全是黑色的灰尘,那手掌遍布老茧,大拇指一个大大的水泡触目惊心。这是我第一次明白父亲为了我,已经付出所有。心中暗暗起誓,爸爸,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这次比赛之后,我成了学校的名人,而我此时梦想就是能够创办一家自己的电子商务平台。

春天,就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在这个阳光烂漫的北方城市,她带来了多少希冀与期盼,在这柳絮漫舞的校园里,她又诉说了多少天真无邪、青涩如初的青春体验。

我依旧喜欢坐在校园的长椅上发呆,自以为经过那些苦短情长的往事,便拥有了看破红尘的心境,殊不知芸芸众生,我只不过是浩瀚大海中的一粒沙子,就像这春天的柳絮,心情的归宿该在哪里。在某一个熟悉的场景中,回想起某一个熟悉的人,摆出一副风平浪静的陌生人模样,或者在内心深处勾起一副浅浅的画面,那画中人物虽看不清面容,却在告诉着,你历过的往事。

而此刻,与雅丽离开已经过去将近一年半,细细数了数曾经在一起的日子也仅有120余天,这一年半时间,我遇到了雅丽很多次,我以为我已经忘记她,可半夜惊醒的梦中,依旧存在那个深深依恋的影子。时间越久,越发浓烈。

直到那次跆拳道课上,我和她面对面。

跆拳道是我们一个必修课,那节体育课我们班和B1班同时进行训练,都穿着白色训练衣,腰带统一是黑色,男生带靶,女生脚踢。他们宿舍的女生也许是故意的把雅丽推向我这边,结果在那个15分钟里,我们一句话没说,雅丽甩开脚一直用力的踢,我就拿着靶一动不动的让她踢,她没有看我的眼睛,我一直也在刻意的回避着她,直到别人都训练结束了,她还在那里踢,同学们都清楚怎么回事也不多言,可体育老师过来把我们教训了一顿。

临走的时候我见她自己一人快步跑向宿舍,似乎眼角有泪痕或者是汗水,只是我已经不记得了,这应该是一个转折。

当天晚上她舍友带着她来到兴健园的顶层,并叫我过去。

她靠墙站在那里,头埋在一边不说话。

倒是她舍友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你不知道雅丽这一年半中提起你多少次,今天午饭都没吃一直趴在床上哭,你到底还想和好吗,不想就滚的远远的,不要来害她。

我听了这话,再看她,见到她双目蕴泪,却一副坚强的样子,心中难受却只吐出了三个字,雅丽,我……。她没听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下楼去了,她舍友慌忙去追。

而我傻傻的站在顶楼,久久无语。事后,我知道这一年半的时间足以让雅丽去另寻新欢,可她没有,这个原因困扰了我整个大学,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执着。也许真的如别人所说,感情这个东西,没有特别的原因,而对于我们有的只是一份纯真烂漫的回忆。

还记得那个春日里,她坐在草坪上看书的样子,超新脱俗,纵然周边行人如簇,但对雅丽却丝毫不影响,我有感而发送她一首诗词,至今只记得两句:“煦日行人簇,芳草美人独”,这算是我唯一给她写的一份情书。

这几日正当我神思混乱之时,我父亲从南方坐了一个日夜火车来看我,父亲来到我的宿舍,不知为何此时我那么嫌弃我的父亲,我觉得他穿的很土,黝黑的脸上尽是岁月的痕迹,我说父亲你赶紧走吧,我在这很好。父亲看了看我,又塞一沓钱给我,约有一千元,叮嘱我说吃好睡好,我说知道了,父亲便离开了,我不知他为了赶明天的火车在教学楼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我甚至都没有和父亲吃一顿饭。第二天同学告诉在教学楼看到了我父亲,我当时很吃惊,为了我这层薄薄的面子,我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内心极度痛苦,是善良与邪恶的斗争,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曾有一个梦想不是为了父亲过上好日子吗,而现在连见父亲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在这种极度挣扎的心情下,我拨通了雅丽的电话,告诉了她事情原委,她着急的说伯父在哪里,我说可能在教学楼那边,她说你快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我和雅丽在校门口寻见父亲,此时父亲独自一人站在那个废弃的公交站牌,满脸汗泽,额头紧紧邹着,事后回忆起来那时的父亲悄悄在我生活的大学哭了一个晚上,教学楼的长椅上应该至今还有我父亲的泪泽,任岁月也无法抹去。

校门口唯一一家较好的餐厅,雅丽坐在我父亲身旁,我坐在父亲对面,雅丽想弥补我对父亲的亏欠,除了热情的一顿饭,也许没有什么能够表达雅丽的心情,这已经足够了,而且份量实在太多,太重。

简单的一顿家常饭,因为雅丽的贤淑、善解人意,让我父亲内心的阴霾烟消云散,她拉着我父亲的手说,小天是很懂事的男孩,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从来没告诉过雅丽这是我曾经的梦想,而雅丽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可想而知我对雅丽是多么的感激。

纵然我父亲的思想比较封建,事后,他还是说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遇到这么好一个女孩,你可得好好珍惜,我深深的认同。

因为这一件事,我辞去了学生会,再也没有闲暇时间去看古典名著、去看网文小说,我大二就跑去台球场给同学摆球,去酸辣粉店给人家刷盘子,去各大网站给人家投稿,虽然收入微薄,但我再也没问家里要过钱,这在后来看来是那么的沉重,只因雅丽。

我对雅丽百般的好,她晚上10点说饿了,我会去买泡面和面包,并打好开水给她,每个早晨我都准备打好早饭送到她宿舍管理员那里,遇到大课,我会主动叫上她一起去教室。甚至我觉得这就是我该有的生活。

雅丽经常请我吃大餐,她父亲会开车200公里为他送些生活用品,这些东西也为我提供了便利。雅丽一直想让我去见她父亲,我都婉拒了,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可是到了合适的时候是否还会遇到一个幸运的人。

那次路过图书馆,我站在门口望了望,觉得现在进图书馆都是一种奢望,我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我无意中告诉雅丽要是能在图书馆待上一天该多好,雅丽说,你这个月就歇歇,我养你,哈哈。我说一个月就算了,一天就知足。

在一个周六,我们早早等待在图书馆门口,那个有着浓眉大眼的学姐管理员用狐疑眼神的看着我们,说你们来这么早干嘛,我们说学习。就这样我们直接上了三楼,来到我们认识的地方,又捧起书观看,一个上午,我们都很少说话,偶尔抬起困倦的双眼看到雅丽淡淡的微笑,就像躺在春天满是盛开鲜花的田野里,沐浴着阳光。窗外鸟儿时不时跳到窗台,扑打着翅膀,又飞向天边,那株槲树已然生机盎然,芊罗枝头偷偷吐出了嫩芽,新生的绿叶荡起阵阵风舞,还有雀潮湖里那些成群的野鸭,在水中欢欣畅涤。

我这时的梦想是能给雅丽一个温暖又厚实的肩膀。

夏天,五色地锦铺满的廊亭,人满为患,绵延在起伏的楼间,紫叶小檗盛开的花朵,点缀着整个校园的小道,高大的国槐数下,蝉蛹初漏新土,还有那纤细的柳枝轻轻拂舞着整个雀潮湖。

在这个本该怀念的季节,那么多同学背负行囊远走他乡,他们心中的梦想是什么,是不是盼望着有一份高薪工作,一个车子,一座房子,一个温暖的家,或者是望着即将离去的校园,告诉苍天,希望重新来过,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和雅丽都还在,那就一切安好。

宿舍是没有空调的,澡堂距宿舍区有半里路程,整个夏天我和雅丽都在提着篮子冲向澡堂,路过那无色地锦廊亭时,我不自己觉的问雅丽,他们天天腻在一起,有一天会不会厌倦,雅丽深深望了我一眼问道,你呢。我笑了笑说,初心不改,始终如一。

雅丽没有说话,只见她低头朝着澡堂方向走去,或许她在想是不是我们终有一天会分别,也会在这样一个夏天里。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阳光直射进来,刺的我无法睁眼,雅丽,等等我。

7月的一天,雅丽找到我说这个假期她不回家,然后又塞了一个白色的信封给我,信封上有个梳着小辫子的女孩坐在草地上

头顶一轮大大的太阳,旁边有一棵石楠小树。拆开后,看到是整整四千元现金,那红色的纸张代表是雅丽对我深深的期望,我要工作多少个月才能得到。这是你下学期的学费,这个假期陪我看书吧,雅丽若无其事的说着。我惊讶的问道你那里来这么多钱,雅丽叹了口气说,这是我攥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今天陪我逛街。我使劲点了点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和雅丽坐的是911路公交车,这是一个豪华的城际公交车,直达城市商业街,公交车二楼一个靠边的位置,我和雅丽挤在一起,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空调。

沿路看到遍地麦茬,只剩下金色的根茎,心想又是一个丰收年。7月,南方的水稻是否已经开始收割,家中的父亲是否还在用手甩稻穗,还有小蒙是否已经出嫁。

寒假回到家中时,见过小蒙,她早已经辍学,在一家餐饮店做起了服务员,她说她马上要嫁人,家里已经给安排好了对象,就等着筹备婚宴,我说小蒙,你才多大点就嫁人,她说不小了,不过还是很怀念小时候,还记得那只被我逮到的青蛙吗,我说记得,她接着说,本来要来养起来的,可惜跑掉了。小蒙说话的时候一脸幸福,我才知道,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再美好的回忆在今日看来也过是一份情怀,而生活仍然要继续。

小天,你看什么呢,快到了。我回过神来,转过头看见外面车水马龙,行人塞满了人行道,还有那个公交站牌那里竟然排起了密集的长龙,外面的生活与校园果然千差万别,在校园里唯一可以背负的就是我的梦想,而在社会中我的梦想会不会被其他东西所取代,甚至某一天我已经淡忘了那些曾经坚持的梦想,偶然间再回想起来,我会不会突然泪流满面,甚至抱头痛哭。

我和雅丽共用一把太阳伞,和那些行人挤在人行道上,路边只有稀疏的几颗江紫草,还有那些刺玫焉焉的耸拉着脑袋,这一条一条的步行街,商品琳琅满目。我和雅丽进的第一家店是邦威,雅丽拿起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在我身上比划,雅丽的举动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唯一关于母亲的记忆便是我手中拿了个苹果坐在家门口照相,那个时候天还很蓝,母亲有些模糊的面孔就站在我身边,可我却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母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会不会像雅丽一样温柔贤淑,会不会像雅丽一样善良可爱。

雅丽给我买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的T恤衫,上面绣了一副火焰标志,我一直是钟情于白色的东西,就像是洁白无瑕的玉,不染纤尘,也像是纯洁的心灵,不虞红尘。

路上那个卖水果的阿姨拉着我的胳膊,说天这么热,给你女朋友买片冰菠萝吧,我看了看雅丽,说好的。阿姨那个菠萝是切成一片一片,放在冰柜冰过的,外层还套上了薄薄的塑料袋子,我和雅丽一人一个在树荫下石栏上开心的吃着,别人看到我们吃菠萝,也就向那个水果摊靠拢,渐渐的那个水果摊人多了起来,那个阿姨笑起来,会漏出一颗银色的牙齿,在这个天气燥热的街道上,无端贫添一段欢乐风景。

在很久之后雅丽说,我们都是太过善良的孩子,而善良的孩子总是容易受伤。

两个容易受伤的孩子挤在一起,勾起脆弱的火苗,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又助燃了脆弱的火苗,形成了那个T恤衫上的火焰标志,而这个标志总会随着时间的的推移而褪色,在未来某一个必定的时间,是否还能看清这朵青涩单纯而又不失浪漫温馨的火焰。

那天,我们很晚才回到校园,仲夏之夜,微风徐徐,淡淡夜色,悄无声息,我和雅丽坐在了春天时我常坐的长椅上,静静的待在一起。

我此时的梦想是,希望剩余的二年时间过的慢一些,能够做出更多事情,无论感情还是学业,让我再去细细品味。

秋季,来得如此突然。

我和雅丽已经步入大三,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季节,我已经辞掉原来那些零工,在班导的帮助下跑到了食堂里当帮工,为了备战英语六级我和雅丽日夜都在学习,偶尔看到有些人在卖那种隐形耳机,心中萌生好奇,隐形耳机到底是什么样子,雅丽不屑的说不就是个耳机,有什么稀奇的。我想也对,反正我和雅丽是用不上的,不过全班竟然那么多人订购了,也许真有它的长处。

英语六级考试的时候是在一个非常宽大的教室,我早早做完卷子便交上了,有些同学也早早交上了,不过卷子确是空白的。原来隐形耳机并不好用,因为前后左右的人都在找我要答案。这在后来看来,我得到的是知识,他们得到的不过是答案而已,知识可以转换为任何答案,而答案始终只是唯一的答案,相信雅丽也是同样的感受。

雅丽说她要考研究生,让我陪她一起,我说好,我虽然陪她一直学习,但我最后却没有参加考试,因为那不是我该去做的,雅丽知道我没有参加考试后,那已经是我离开她半年之久后的某一个周末,这个周末与一年前参加英语六级考试的周末有着惊人相似,同是一个秋风萧瑟的秋天,只是一年前的秋天有着校园独特的枫叶与南华,而这里只有匆匆的行人与一个孤独的城市。

我本是不信什么宿命论的,而雅丽的出现,就像是上天的恩赐一样,充满迷幻,戏剧,又不失美好。若干年之后,你的身边会不会一样也出现这样一个人,无论是否在一起,你们都曾幸福来过,为了一个梦想,相互靠近取暖,努力奔向未来。

此时的我已经离开雅丽,那个一直站在楼下等我的女孩已经远去,再也不回来了。我们的分开似乎是一个注定的结局,不是初心不改,始终如一,而是初心不改,有开始便有结束。

我很想再去写,可我用尽了我所有,拼命去追寻的东西,在我湿润的眼眶中、琉璃的笔尖下早已消失殆尽,只留四季的美景定格在我望见雅丽的第一眼时。

如果有一天雅丽会再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会很认真的告诉她,在每一个太阳升起之日,在每一个夜晚来临之时,我会珍惜一分一秒来奋斗不息,并在某一个枫叶四起,一地落黄之季,站在风中等你。

同学,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