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那年的瓜果香

时间:2018-06-01 15:46来源: 作者:北风依旧060705 点击:
  

北方的夏天凌晨两点多天就开始蒙蒙亮了,妈妈叫我“铜锁,起来吧,你爸都整差不多了,锅台上有煮好的鸡蛋去吃两个”

我大脑空洞般的睁开双眼,起来穿好衣服拿起两个鸡蛋,脸也不洗的跟着爸爸坐车上马车出去了

1997年7月,这样的场景持续了数十天左右。家里种了一些早熟的香瓜,为了赶在香瓜批量下来之前我们要争取到县城里卖个好价钱,那时没有没有闹钟没有手机我爸妈凭着感觉每天凌晨两点上下一点都能准时起来,爸爸先是给家里的枣红马扔一些昨晚割好的青草,然后清理干净它昨晚的粪便,这些完成之后还要给马嘴戴上嚼子和马屁股下挂上马粪兜。做这些是为了防止它在县城里啃食路边的花草和拉在马路上粪便。而妈妈则是喂鸡喂鸭,生火做饭帮爸爸准备好零钱包、称杆子塑料袋等。

虽然是盛夏,北方的清晨还是有点冷的,枣红马哒哒哒的踏着露水一路飞奔,六点多到了县城我和爸爸身上的衣服也被浓重的露水打湿了。我爸把马车停在一个机关单位楼附近,这个地段挺好不但有客源稳定的机关单位家属楼还有不远处的客运枢纽站。

很快就有人上来了。

“香瓜多少钱一斤?”

“三毛”

“怎么这么贵?便宜一点”

“我这瓜好,你尝尝,又甜又脆”爸爸边说边拿起了一个香瓜,右手握着在左手上轻轻一磕,香瓜脆生生变成两半,递出去给买瓜人品尝。

“嗯,还行。给我拿个塑料袋”

就这样生意开张了,我负责收钱找钱,爸爸负责吆喝和称重。

随着日头越升越高,上前来想买瓜的想问价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

“这瓜咋卖的?”

“三毛啦”

“怎么这么贵,你这瓜是金子做哒?”

“你想多少钱买啊”

“两毛五还差不多”

“那不行,两毛八卖给你点”

这个衣着光鲜手指甲干干净净的女人尝了一口说:“嗯,给我称点吧”

又有几块钱进账了,我摸着装钱的小袋子心里嘀咕,“小香瓜,谢谢你谢谢你”

慢慢的,随着时间越来越靠近中午,瓜的价钱也在陆续的下跌,能买上像三毛钱一斤的其实也就那么几份。

到了正晌午的时候已经卖出去了大半车,我数了一下袋子里的钱,已经卖出去200多了,心里美滋滋的,告诉我爸这个数字之后,他也发自内心的笑了,一滴汗珠顺着他黑乎乎的脸颊滚落到了水泥地上。

我心里开心不但是卖出了这么多钱,这还意味着我9月份开学上初中家里就可以给我买自行车了,初中校园距离家里比较远,骑自行车方便许多。

中午的太阳烤的我直迷糊和睁不开眼睛,爸爸路边捡了一块破泡沫板让我遮在眼睛上,立马舒服了许多。

“饿不饿?”

“还行,不咋饿,爸你呢?不饿啊”他没有回答,拿起一个一头裂开个口子的香瓜说:

“这个裂开了没人要,你吃了吧”

“哦”

我拿着瓜在装钱的袋子上蹭了蹭,大口的吃起来,而爸爸只是喝了点水,他心里想的只是快点把瓜卖出去,回家之后还要帮妈妈干其他的许多农活。

他摘下马嚼子给了它从家里带来的草料,本来已经晒蔫吧的枣红马立刻小踏起了前蹄,欢快的喷了两声鼻音。

这时一个穿着浅蓝色薄料子短袖的中年男人问我“小姑娘,香瓜咋卖的?”

我爸蹲在地上整理着马草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两毛”

“哦,我看看”

这个男人拽了个塑料袋,边挑边吸烟,大概拿了个五六斤的时候拿给我爸称重

“你看,五斤二两高高的,一块钱给你了”

我爸接过钱之后这个浅蓝色短袖并没走而是对我爸说“你是不是宏伟乡的?”

“啊”

“国彬,这是你家闺女啊?我占子林呀,多少年没见了?”

“哎呀,我都没注意,你家在这附近啊,这瓜不要钱了,拿去给孩子吃”我爸也惊喜的回答,并且伸出了手

“那不行,你们挣点钱不容易。我家就这个楼,五楼,你看”

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了一个挂着漂亮窗帘的窗口,一阵寒暄之后我知道了,他和我爸做了三年同学,现在在我们县司法局工作,他也有一个女儿比我大几岁现在在城里的某个学校读中专。

送走了他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车上的香瓜也没剩太多了,我拿出来早上从家里带的玉米掺青菜蒸的饼子和芥菜疙瘩咸菜递给我爸,他刚准备吃突然一脸严肃的说“完了,城管来了”

真的是说时迟那时快,我没反应过来呢就上来两个穿着白色短袖制服戴着大盖帽的人上来就把车上的称杆子连同小秤砣抢了去:“谁叫你在这卖瓜的?”并且撕了两张小票塞给我爸:“上税,两块钱”

“上税可以,但是你把称给我啊”

“称给你,你接着卖啊?赶紧走听着没,不然马车给你扣下”其中一人把我家的称往车把子上一挂,又乌拉哇啦一气之后骑上自行车大摇大摆的走了,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遇上这种事情,他不会去和人家硬碰硬的,只能自认倒霉。片刻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我说

“铜锁啊,你在这看着马车啊,我上去找占子林看看能不能行?”

大约十分钟之后,我爸下来了。这时候已经来了几个要买瓜的人

来不及对我说具体情况我爸先对他们说“这香瓜便宜了,一兜一块钱,谁买谁合适,可甜了”

一兜就是一塑料袋,之前我爸从批发市场买来的几分钱一个,一兜装的满满的能有七八斤的样子,就这样又买出去了一些。

“你把里面那兜留出来要给你大姑的那个拿出来”

“干嘛?”

“给占子林送上去,我和他说了城管的事,他城管队里有认识人,正好人家家里还有电话,他真够意思直接打电话找那个人说了,然后叫咱们一会去北二道街城管队去拿就行了。一个称多少钱呢?本来他来买瓜不收他钱他还不肯现在又帮这么大忙,咱也没啥给人家的就这点香瓜,你大姑的明天再给她拿”

“哦”

剩下的香瓜后来被一个小学食堂的人几块钱全包了,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到北二道街城管队取回东西,又到种子农药店买了点农药,便赶着车往家走。路上爸爸问我:“今天卖了多少钱?”

“三百八十多”

“可真没少卖,过几天价没这么高了,但今年这点瓜估计也能出个两三千块钱,就这一亩多地瓜比咱家剩下那些地的苞米加上绿豆啥的都值钱”

“嗯”我应答着,心里也好开心的,这一年总算没白挨累,在有钱人眼里可能根本不屑一顾,但这些钱对于会过日子的我妈来讲已经能最大限度的让家里过得还可以了·····

枣红马拉着空车比来时轻快了很多,我和爸爸边吃饼子就咸菜边说笑着,一路上不仅有抛的越来越远的风景还有越来越近的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
发布者资料
北风依旧060705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5-30 13:05 最后登录:2018-06-01 14:06

推荐内容

  • 存折

    茫然 激动 忐忑不安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张存折   曾见过妈妈的存折 包袱...

  •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想你也是虚拟的(组诗) 邵小平   ◎遇到你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QQ ...

  • 风问

      深夜醒来,听见窗外的风声。   这阵风是如何飞越千山万水,历经无数日夜...

  • 谁在为你默默修行千万年?

    千万年前,我是深山里的一方顽石。风雨在我的身上变幻,我被侵蚀成一颗沧桑的陋石。 ...

  • 竹灵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那片青翠的竹林,在他离开后的那个黄昏,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只为了...

  • 生命的旅途有你是一种美丽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就比如你。或许只是纯粹的精神寄托,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