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老爸,这次你带回来了什么?

时间:2018-06-03 17:30来源: 作者:渚汐 点击:
  


上个暑假我家搬家,妈妈忙里忙外,顺手扔过来个箱子让我把我那些小东西收拾收拾。我扫了一圈这个我平常在这里写作业的书房,桌子上台灯边,首饰盒里,窗台上,放着我从小收集的“宝贝”的抽屉里,全是老爸以前出差去别的城市给我带回来的礼物。即使是小时候很幼稚的礼物,我也从没舍得扔掉,一直保存起来。我的童年到现在,似乎都是由这些礼物串联起来的。那些温存于童年里的记忆,犹如那把静静躺在抽屉里的纸扇,一叠一叠展开,发现竟是精致玲珑却从未仔细品味过的字画。

老爸在大学里工作,经常需要出差开会、调研。我对这些礼物最早的记忆是我五岁的时候,老爸去北京,带回来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然而,由于之前我的衣服都是妈妈给我买,从没了解过我穿什么尺码的老爸买错了大小,我穿上并不合适。后来……那条裙子就被妈妈送人了。那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没保存下来或者没进我肚子的礼物。

那次之后老爸长了记性,出差再没给我买过衣服这类东西,而是会带回来一些小东西,或者吃的。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老爸去广州一所大学挂职半年,中间放五一假回来,他去小学门口接我,明明可以到家再看的礼物,他偏要带到学校门口。我一走出校门,就看到几个月未见的老爸坐在电动车上,梧桐叶的影子在他已长出皱纹的脸上映出了斑驳。看见我,他咧着嘴笑着,从电动车座底下拿出几样东西递给我。其中有一个白色贝壳形的修正带,我还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的解说词:“这个,是我在广州逛商场的时候看见的,想着咱这肯定没有这种,给你买一个,刚好你写作业的时候用的上……”那盒小小的修正带,我一直用到初中,用完了也舍不得扔掉,现在还保留在我房间的抽屉里。

讲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老爸送我的每个礼物,都有一段他自己的解说词。这段解说词中一般包括买礼物的地点、价格、用处等。比如他在澳门买的一个小小的水晶球,解说词是这样的:“那天我带学生去澳门,在街边的一个纪念品商店看到有卖这种水晶球的,我一看里面有只大公鸡,正好代表澳门。还挺贵的呢,这么小一个就三十块钱......”还有忘了他去什么地方,给我买了一个绿色的液体沙漏工艺品。老爸当时说:“逛的时候看见这个挺好玩的,可以放在你的学习桌上,写作业累了玩玩,也保护视力……”最近的一次,他出差到德国,回来后寄来一只小小的音乐盒给我。在电话里他说:“当时我们去了当地的一个购物中心,一进门我就看到展示柜里一排这种小音乐盒。我一个一个拿起来摇摇听听,好像就这只最好听。你没事就可以转转它听听,放松放松,别总呆在自习室……”这只小小的音乐盒,我把它放在枕头边,偶尔轻转它的摇杆,在它奏出悦耳绵密的乐曲中想起在另一个城市的老爸。我不知道它摇出的是什么乐曲,也不知道创作出这支乐曲的音乐家是谁。我只知道,它是老爸在那么多音乐盒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好听的一个。

扬州的头饰发卡、乌镇的纸扇、井冈山的纸镇、波兰的背包和德国的音乐盒……国内到国外,老爸去过多少个地方,我就有多少个地方的礼物。无论多远,他都会包好带回来,第一时间让我看到,并配上他对每个东西的解说词。甚至包括他坐高铁或者飞机上发的小点心,一小盒或是一小袋,他也从不拆开吃,而是带回来让我吃。爸爸对女儿的疼爱,也许就饱含在这一个个小礼物里吧。他每到一个地方,想到不能带女儿一起来,便会认真给她挑选礼物。是吃的?还是用的、玩的?她喜欢什么样的?这种会不会不符合她的眼光?他的行李箱里,一半是他自己的衣服和用品,另一半全用来装给女儿带的小东西。爸爸的欢喜,就是他看到自己的女儿,当她眼睛放光地问“老爸你这次带什么回来了”的那一刻,以及当她满脸欣喜地接过自己的小礼物开始摆弄的那一刻。

现在我在另一座城市上大学,老爸仍经常给我寄东西来。有时是院门口那家我最爱吃的点心,有时是他又去哪哪买的擦脸油和牙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