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忆小四

时间:2018-06-03 18:01来源: 作者:李卫国 点击:
  

时间过得真是快!一晃六年多过去了。如果换算成人的年纪,小四现在应该五六十岁的样子了。前几天又去故地,又一次见到小四,浑身脏兮兮的,有气无力趴在地上打瞌睡。老牛说:怎么样,下去打个招呼,看它还认识你吗?我苦笑着摇摇头,乘车缓缓离去,不时透过车窗回望!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又不由分说在脑海浮现……

和小四相识纯属偶然。在一个四面环山,梯田纵横的大山深处,这里夏季绿意盎然、冬季荒凉无限,我们相遇了。

她比我早到那里几天。我们都是怀揣梦想来到这里。我是为了实现自我,她是为了求得生存。就这样,我们彼此心里有一份难以割舍的依赖。

刚到新的单位工作,我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无论是白天、晚上,拟或是醒着、睡着,我只做一件事,就是怎么样能更好的实现自我,完成我隐藏心里多年的梦想。因此有一段时间,我都忽视了小四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我饭后散步,听到凄凉的哀鸣,才看到她被拴在草丛,浑身瑟瑟发抖,用一双大大的,饱含哀怨的眼神望着我。可能栓的太久了,那里一片狼藉,她的身上也是污秽满身。我的心不由一阵悸动!快步走向她,俯下身子,想要帮它解开绳索。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近它。我担心它会出口咬我,因此有点小心翼翼。但她出奇的静,只是用眼睛望着我,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手忙脚乱,费了好大一会功夫才解开。

她没有立即跑开,而是绕着我又蹦又跳,满眼的欢喜,就像找到前生的知己。那一刻,我体会了什么是真正的喜悦。就这样,我们熟稔了,她也不再担心再次被绳索拴住,每天在大院里欢快的奔跑。

不记得是冬天的什么时候,每到晚上,它就偷偷溜到我的宿舍,钻进床底,呼呼大睡,有时半夜能听见它打个喷嚏,感觉到翻翻身,蹬蹬腿,伸懒腰……躺在床上的我,想想外面空旷如也、寒风呼啸,莫名产生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

凌晨四五点醒来,会看见它端端正正蹲在我的床头,一声不吭,两眼焦急的望着我,心里一定在想:我的主人呀,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呀?我会赶紧起床,打开门,它一溜烟跑走了,估计憋得太久了吧!

有时候我会离开单位几天。它会睡在我宿舍门口,别人想把她赶开,一会它又回来了,

慢慢的,小四有了新朋友。大大小小4、5个。有的个头比她大好几倍,还有比她小很多的。因为有了新朋友,经常会看不到她的身影,有时从外面回来,浑身全是污泥,有时身上还会带着伤。同样的,一声不吭钻进床底呼呼大睡,起来后,又不见了。

我给小四洗过一次澡。但它出奇的反抗,也许她不喜欢干干净净的成为我的宠物,就是喜欢在外面风吹雨淋的玩耍。有时我想把它再次栓起来,可又想想,我可能得到了一个干净、漂亮的好伙伴,而它,则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快乐。因此,这种想法瞬间就没了。

小四生过两次病,差点要了命。第一次生病发现的早,打针及时,不到一个月就恢复了。但第二次确很可怕,有大概一个月时间,总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因为工作忙的关系,我没有太在意。后来发现不对劲,赶紧给它打针,才发现它已经皮包骨头,两眼无神,四肢无力,连续打了好几次针都不见好转。那时我的心很痛,我因为工作关系就要离开这个地方,难道小四也要离开这个世界吗?

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小四治好,不然会在那里留下永远的痛。

苍天不负苦心人,小四终于缓过来了,开始吃东西了,可以走路了,尽管有时走路走累了,牛嫂就把它抱回去,牛嫂也舍不得小四,是她把小四从路边捡回来的,平时待它就像自己的孩子。

小四终于康复了,而我也要走了!虽然知道自己要走,但真正等到收拾行囊那一刻,内心才有一点隐隐的酸痛。自从知道我要走,我没事会在院子里转转、看看,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自然、温暖,很快就不再属于我了!这里有我太多的牵挂,处处都有触碰我情感的点点滴滴,在院子里转着,过去一年多的经历就像慢动作回放一样,一遍遍在我脑海里重复!这里承担了我太多的梦想和期待,也许我把我人生最精彩的一刻留在了这里!这里也有我太多遗憾,我答应过大家,要共同创造属于我们的梦想。可是我食言了,我就要离大家而去,无情的把她们抛弃在这荒山野岭!

终于要走了!小四趴在大厅,一动不动,我以为它又病了,用脚去逗她,第一次用嘴咬住我的鞋,轻轻的咬,也许,它也感觉到我要走了,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向我道别吧!

离别小四以后,我会不时打它的近况,没有人关照它,生活境遇大不如前,经常会饥一顿饱一顿。每当听到这些,我总会莫名心酸。但是当我再一次近距离见到它时,却没有了走近的勇气!

人啊!总是有那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左右着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