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再见,老外婆

时间:2018-05-07 00:16来源: 作者:小姐洁 点击:
  

因为爸妈下午还得工作,我们一家中午参加完外曾祖母的出殡仪式后,立即驱车赶回。小轿车行驶在有些颠簸的乡间小路上,道路两旁的农田里,已经有不少农民在犁地耕田,准备新一轮的播种。上一次回乡下还是过年的时候,那时田里还是一片光秃秃的景象,转眼间,冬去春来,很快,这里将会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我坐在汽车后座,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思绪也渐渐飘远了。打从我记事起,这是我第三次参加亲人的葬礼了。外曾祖母是爸爸的外婆,从小,我们这一辈的小孩都亲切地称她为老外婆。其实,我和老外婆的接触并不多,只是每当逢年过节时,爸妈都会带着我,提上一些礼品和零食,去乡下看望老外婆,并把零食分给老外婆的重孙们。在我的记忆里,老外婆瘦瘦的、矮矮的,一头花白的短发,佝偻着背,走路还有些许蹒跚。每次我们离开时,老外婆都会抱着一袋子土鸡蛋,亲自送到我们手里,有时还会送给我们一些自己晒的萝卜干,或是自家田园里种的蔬菜。爸爸每次都会跟老外婆说,让她多注意休息,别总在田里忙忙碌碌。一旁的老舅妈笑着说,她哪闲得住啊,这么冷的天,还要自己洗衣服。记得今年过年去看望老外婆时,她还拉着我的手,喊着我的名字,叮嘱我,让我好好读书,将来找一份好工作。那时的老外婆,看起来身体还十分硬朗,哪知道一个多礼拜前,爸爸突然接到电话,说老外婆身体不行了。

于是当天,我们一家便立即赶到了乡下。那时的老外婆已经下不来床了,衣食也只能由子女服侍。爸妈一进门,看见靠在老姨身上,精神不振,气息都有些不稳的老外婆,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轮到我和老外婆讲话时,我坐在了老外婆的床边,像所有人一样,握住了老外婆的双手,本以为老人的手会很粗糙,像干燥起皮的树木,但是老外婆的手心却很柔软,也很温暖,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老外婆还记得清我,像以前一样,她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好好读书。只不过,现在的老外婆身体里的器官正在渐渐的衰竭,呼吸逐渐沉重,说话已经要尽十分的全力,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感受到死亡倒计时的声音。

老外婆是在两天前的雨夜里离世的,享年91岁。听说,老外婆走得很安详,没什么痛苦。出殡这天上午,我们一家到老外婆停放的祠堂里,给老人家磕头。磕完头后,老舅轻轻地推开了棺门,让我们看老外婆最后一眼。老外婆真的好瘦小啊,小到躺在窄窄的棺材里面,身旁都还留有一些空余,老外婆穿戴整齐,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样,那双曾经温暖的双手,此时正交叉放在身上。棺门又渐渐合上了。以后,我再也见不到迈着蹒跚的步伐、坚持要给我们送鸡蛋的老外婆了,再也见不到小小的老外婆站在家门口,对着我们开车离去的身影挥手了,再也听不到她喊我的名字,拉着我的手,叮嘱我好好读书了,想到这里,我抑制不住地流下了泪水,我竟然有种冲动,想冲上去,再轻轻地抚摸一下那双曾经温暖的手。

老外婆出殡的这天,风暖日丽,树木青葱。许多人都说,老人家一生向善,离去的那晚下着瓢泼大雨,出殡的时候却是难得的好天气。以前我总是觉得死亡里我们很遥远,但现在看来,死亡其实离我们很近,近到与我们擦肩而过,近到甚至夺去我们的生命,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个会先到来。

我们站在老外婆的墓前,送老人家最后一程。一鞠躬,老外婆,你一路走好。二鞠躬,老外婆,我会怀念你的。三鞠躬,再见了,老外婆。

离开时,我回首望了老外婆的墓地一眼,我想起了那句话,尘归尘,土归土,生终将死,灵将终灭,万物终将消亡,再辉煌不过一抔黄土,一杯清灰。

再辉煌不过一抔黄土,一杯清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