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静待向阳花开

时间:2018-05-07 00:39来源: 作者:吴望 点击:
  

静候绚烂花开,独待一人归来。

                                ——题记

奶奶生前最中意做两件事,一是听雨淅淅沥沥砸在大地上,滋润万物的声音,二便是种向阳花。

奶奶其实去世的早,如今回忆起奶奶的模样也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但是,奶奶在晴朗无云的清晨,手提洒水壶,背对着阳光,在一片向阳花前,边扭着并不苗条的腰肢、哼着小曲,边扬手洒水的情形却深深刻在我心里,清清楚楚,甚至是奶奶脸上一直扬起的嘴角,和到处晃悠的,时而停在奶奶身上的那只粉色蝴蝶,我都铭记在心,不曾忘却。只要一闭上眼,便仿若穿过时间的隧道,回到了那个不大的小院子和那片不大的黄色花海。那时的天很蓝,阳光正好,连风也是暖和的,奶奶逆光而站,身上笼罩着一圈光晕,像个天使——向阳花味的天使。阳光照在奶奶身上,照在向阳花上,也照在我心上,暖烘烘的,我时常想,那恐怕便是我此生最美的风景了吧。

奶奶打小便疼我,遇到好的东西,无论是吃的还是用的,总会给我留一份;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像个勇士一般保护我、照顾我。小时候奶奶教我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即使教了我千百遍,我也总是固执地把“世上只有妈妈好”改成“世上只有奶奶好”,然后扑到奶奶怀里咯咯地笑。我还总说,奶奶就像我的专属守护神,只要我召唤,她总会跨越千难万险,只为解救我。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时常将我丢在奶奶家,左邻右舍小孩特别多,时间一长自然也就混熟了。那个周六一帮小伙伴计划说要玩捉迷藏,我一口答应,转身便去藏。我躲进奶奶种的向阳花丛中,特意找了一个极隐蔽的地方,蜷缩起身体。向阳花香涌入我的鼻子,和奶奶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安全感竟油然而生。太阳就快落山了,黄昏的云彩显出极好看的暖黄色,等见到奶奶我要告诉她,黄昏时的云彩和向阳花是一个颜色,我这样想着,也盼着,嗅着花香,沉沉睡去了。

而伙伴们半天找不到我,感觉无趣,便各自回家了。

我在向阳花丛中睡了一觉醒来,竟已天黑,我急忙跑出花丛,往家里跑去。家里围了许多大人,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聒噪的声音一时涌入我耳,多日未见的妈妈在客厅里哭泣,我哪里见过这阵仗,一时害怕便“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大人们一一回头,妈妈冲到我面前不顾形象地抱起我,“呜呜——”地哭个不停。看妈妈哭,即使不知所以但我的眼泪也不自觉的开始跟着掉个不停。奶奶在人群的最后面,眼眶也是红色的,视线一撞上奶奶,我便挣脱开妈妈的怀抱,穿过一个又一个大人,走到奶奶跟前,伸手要奶奶抱。奶奶满脸笑意地把我抱起,轻声安抚我,还对其它的大人们说:“孩子找到就好,找到就好,麻烦各位了,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了……”说完便抱我进了屋,还捎上了一盆向阳花。

奶奶把花放在窗前,将我轻轻地放在了我的小床上,又帮我盖好被子,坐在了我的床边,唱起了那支从我出生奶奶便一直唱给我听的童谣,定定地望向月光下的向阳花,而我则痴痴地看向奶奶,久久不肯入睡。夜空中,一轮弯月静静挂在天边。我和奶奶都不曾言语,却仿佛说尽千言万语,屋顶有月影,夜出奇的静,我看见奶奶的身影,变大,变亮,也渐渐变远。我闭上眼,奶奶仍然存在,我不停地唤奶奶,奶奶不停地应答,乐此不疲。

这样的时日并不长,大些时,妈妈便要接我离开奶奶。临行时我紧紧抱着奶奶,力气出奇的大,妈妈告诉我:“我们这是要回家。”我却委屈地哭道:“离开奶奶怎么能算回家?”但双拳怎敌四手,我最终还是回到了没有奶奶的家。再后来,时间抚平了一切,就像再深的疤也会结痂一样,奶奶从我心中向阳花般的天使变成了我的奶奶,仅仅是奶奶。我对奶奶的依赖也从思念到流泪变成了无所谓见或不见。之后和奶奶见面次数越来越少,在时间的洪流中,我无处可依,只得随波逐流,奶奶好像真的慢慢变远,我却唤不到她的回应,还仍旧作茧自缚般固执地认为奶奶会一直在那片向阳花前等我归去,然后再为我唱支童谣,就像从前的每一夜。

那晚,我匆匆跑进那个异常熟悉的院子,往日的温暖已淡淡消逝,院子里又有许多大人,我如小时候的那次一般放声大哭,可不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预感作祟,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没有一个大人回过头来看我,妈妈也没有冲到我面前,人群尽头,也不再有奶奶的身影。我独自一人抱着一盆向阳花进入房间,花还未开,我却闻到了熟悉的花香,花枝直挺挺的,绿的像翡翠。

奶奶躺在床上,仿佛在等我,我坐在了床边,将花放在窗台,奶奶用瘦骨嶙峋的手为我抚去不知何时流下的泪痕,我们都没有言语,却仿佛说尽千言万语。我定定地望向窗台上的被月色笼罩的向阳花,奶奶则痴痴的望向我。脑海中,那首童谣一直循环播放,无法暂停。夜空中,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屋顶有月影,夜静得出奇,闭上眼,我却寻不到奶奶。

不久之后奶奶便进了医院,我却再也没有盼到她回来……

葬礼那天,向阳花开的正艳,微风阵阵,花香扑鼻,像奶奶身上的味道。爷爷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我明了,爷爷心中的苦楚一点不比我少。“花开得真好,你奶奶看见了,准得开心好几天。”爷爷带着笑意,眼角的宠溺那么显眼,我低下头,缓声应道:“是啊,如果奶奶看见了……”“你看见了就是她看见了。”我抬头,望着爷爷坚定的眼神,再次低下了头,轻叹一声,“我看见的又怎么能算是奶奶看见的呢?”

“可还记得你小时候被你妈妈带回家那阵?你奶奶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还经常问我,如果你做噩梦了怎么办,那时候,你奶奶跟老年痴呆了一样,常常望着向阳花一动不动,一天无时无刻不在念叨你,后来好不容易不念叨了,却每隔一两天就要向你父母打听你的情况,还记得你那次对她发了火,她在半夜起来,在向阳花前站了整夜,我怎么劝都不听,她倔了大半辈子,在我跟前强势得不得了,到你跟前却恍若没了脾气,你奶奶啊,把你当成比自己还重要的宝,你呀,是她的太阳,她这朵向阳花朝着你开了大半辈子啊……”在那小片向阳花前,我歇斯底里的痛哭,直至如奶奶一般澄澈的月光漫天倾向我,我才颓然的往屋内走去。

不得不承认很奶奶的疏远就像时光开的玩笑,莫名其妙却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看起来无害却伤人至深。对奶奶发火是前几年的事情了,年岁一长,我便不爱去奶奶家,父亲多次提出要我回去看看奶奶,却被我用各种理由拒绝。那次我正要推脱,却被父亲厉声呵斥,年少的倔强使我和父亲发生了口角,最终还是在无奈之下去了奶奶家。记得那天,奶奶可开心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却因为与父亲的不愉快而闷闷不乐,一个人坐在桌边生闷气,奶奶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忙对我嘘寒问暖。本是充满关切的话语到了我的耳朵里就变成了烦人的唠叨,我不自知的提高了音量,对奶奶喊道:“我只是懒得吃,你做的又不好吃!”奶奶眸中的点点星光刹时便暗了下去,不言语间转身走出了大门,那落寞的背影与寂寥的天空和艳丽的向阳花形成了对比,好如上世纪初欧美兴盛的抽象画,刺入了我的眼睛,我心生后悔,却恍若失了声,喊不出那一声奶奶。

夜幕降临,奶奶佝偻着身子,提着一碗饭馆里的饭回来了。奶奶悄悄将饭放在了餐桌上回了屋,我想去服软道歉,却始终迈不开脚步。第二天一早,奶奶又给我备好了早餐,仿佛昨日什么事都不曾发生,我的道歉也没有说出口。转眼间,奶奶已不敌岁月,飞去了天堂。有时我在繁杂琐事中抬头张望,总能眺见那日奶奶的背影,望见奶奶浇花的情景,也听见了奶奶唱的童谣,来不及感慨物是人非,时光就催着我成长,泪水在也不会说流就流了……

后来因为建楼的原因,向阳花丛也随着奶奶离开了。如今思忖,其实奶奶也是我的太阳啊。有次我梦到了奶奶,穿的还是那件穿到破的外套,笑嘻嘻地问我:“娃,过得好吗?”梦中的我是小时候的模样,扑到了奶奶怀里,我想说话,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但我又想,即使我不说,奶奶也会懂我的心思吧。其实,奶奶她一直是我的专属守护神,她总是无限度的包容我,原谅我的刁蛮与任性,将所有的柔情献给我,她在我这里,是我不能被触碰的软肋,是我最独一无二的宝物,是有且仅有的,最好的珍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