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后山岩松

时间:2018-05-07 00:48来源: 作者:涂丰毅 点击:
  


十年前,后门之后有做小山,距崖边几米处,立有一松。

崖边那片土地全无招展花枝、阴翳树林,除了松,仅有地上几些疏松浅浅的杂草作陪衬。若不是夏天能多些绿,崖边土地总是一片土黄。自远处乍一看,这小山绝似“秃子脑袋”,上面顶着一根硬朗顽皮的毛儿。

不久,村里几个年轻人准备寻地建房子,说“背有靠山”生意能更景气些,便开始挖山掘壁,幸是恰好掘到松边时,有人说“身后无光”风水不好,而且这小山土质较疏松,甚是危险,方才不掘了。松下半边的土已被掘空,近乎一半的长而粗的根须悬垂而下,甚是突兀。空了半边底盘,松成了“岩松”,斜立于岩崖之上。村人不舍砍去,便只在山下为了个安全栏,岩松由此存留了下来。自打那时,后山那棵岩松便呈出了“枯松倒挂倚绝壁”的景致。歪歪斜斜,断枝拔根,无人问津。但它硬是顽强活下来了,至今屹立在后山岩崖边。

如今,它已然有了合抱之粗。听老人家说它有了近百年的历史。其树皮有似老者的皮肤,多皱,多裂纹,青筋突兀。其叉枝直细又僵劲地固在空中,风过叶动而枝不动,雨下叶垂而枝朝天。叶给了枝一番柔和的美,枝给了叶饮雨赏风的底气。即便是斜立在岩崖边上,也丝毫不煞其风姿,纵使无人问津,也能孤芳自赏。

走进细看,松树之下是一片硬黄硬黄的土地,些许蚂蚁和一些叫不出名的小虫子在树根边上走走停停,松枝、松叶给这些小家伙们的荫蔽让它们在这一方土地上活动得更悠然自得。崖边,原来因失去土地而垂下的根,如今又扎进斜壁中去,那些没有埋入土中而浮于土面的根,一如翻腾的海浪,忽而卷起,穿出硬黄的斜壁,扛着几针叶,忽而打落,苍劲有力;更似神龙,穿云入水,起伏不定,东奔西突,直往而不回,甚是活力灵动,毫无喘息疲惫之感。几年来,有细雨冲洗着伤口,有微风拂着根须,松逐渐将这些根扎回土里,直直有劲地斜在一方岩崖之上,扎根一方土地,守着自己的百年尊严。

松自古便是君子之好,隐士之往。“有松百尺大十围”,他有着高大魁梧的身躯,本可以借颜值争下一方名气,却执念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丝毫没有比美的思绪,甚像个俊美老实的傻小子。他有着让人望而身畏、敬意油生的硬直臂膀,却喜好着捧着叶,挽着风,于“三径就荒”处孤芳自赏,清高自守,不坠尘网。“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这个傻小子甚像一痴情人,只愿守着脚下方寸之地,扎根不放。于他,情,无须散香,意,不必多言。他也从来不用苦熬着等待某天的到来,于他,每一天都是与心爱的土地情意缠绵、相濡以沫的情人节。松是如此热爱脚下一方土地,痴情坚守,纵使是一片硬土,纵然是一方绝壁。

滥情的花草随风飘去,心无定所,缘来留不住,情起不思期,滥情是花草,随性自飘零,何时才有望学会如此矜持自守的品质?又何时才有望领会到痴情专情的美韵?

白云苍狗,时代变迁之势不可阻挡。生于尘世却不流俗,咬定青山而不滥情的后山岩松能屹立至今,它肯定是要对后人说些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