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二胡

时间:2018-01-07 01:10来源: 作者:北月 点击:
  


村子里有个奇怪的老头,同辈的人都喊他“锁子”, 平日里沉默寡言,也不与村民们交流,每天从地里劳作回来,就是般个小板凳坐在自家大门口眯着眼睛晒太阳,就算有人和他打招呼最多也就瞥一眼。

“哎,锁子哥,又在这哒晒太阳呢啊。”

锁子爷瞥了一眼不做理会。

“嘿,你这怪脾气,就不能改一哈。”村西头的八大爷习惯性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又习惯性的忍不住嚷嚷两声背着手往家里走去。

锁子爷人虽然闷,可却拉的一手好二胡,临近几个村的人都知道东坡村里有个叫白锁子的二胡拉的那叫一个绝。别说村里的老大爷喜欢听,就是村里那些个喜欢流行摇滚不懂二胡的年轻人也对锁子爷的二胡佩服的五体投地。

平日里只要锁子爷拿着二胡往门口一坐,村里几个闲着没事的老大爷都会搬个小板凳来听锁子爷拉二胡。年轻的人听不懂锁子爷拉的二胡,只觉得好听,也跟着凑热闹。二胡声一响,整个村子里仿佛只剩下锁子爷的二胡声,婉转悠扬的二胡声回荡在小小的村子里,就连电线杆上的麻雀也静悄悄的。

“哼!”锁子爷睁开眯着的眼睛,看到旁边围着好些人,遭不住了,脸一板,不拉了!提着板凳和二胡就回去了。

“哎!你说我这锁子哥咋就这么犟呢!这人还没挺过瘾呢,又不拉了。”村西头的八大爷是和锁子爷从开裆裤玩到大的,也就只有他敢这么嚷嚷两句锁子爷。

“嘿嘿,大伙不要介意啊,我爹他这人就这怪脾气,习惯就好,习惯就好。”锁子爷的儿子刚才也在听着他爹拉二胡,然后照例憨笑着替锁子爷给大伙赔个不是。

锁子爷的二胡可不是一般人能听的到的,除了自个村里的红白喜事,给村里人一个面子过去拉一曲,平日里也就他心情好的时候一边晒太阳一边拉几首二胡,就这还不乐意别人围着看!

这年,镇上的领导赶着过年想在镇子里组织个文艺晚会,大家伙一起热闹热闹。然后就想到了锁子爷,想让锁子爷到时候上去拉一曲二胡。

锁子爷可不管你是谁,任凭你说再多,死活就是不去!镇长亲自来也没用,板着个脸坐在那一言不发,不知道的还以为镇长欠他钱呢!隔壁村的狗蛋,在镇长手底下做事,成天拍镇长马屁,一看这情况不乐意了,忍不住说了锁子爷两句。

“切,成分不好还在那摆什么谱...”

锁子爷一听当时就火了!管你是镇长的狗腿还是县长的狗腿,直接抄着板凳,就要往狗蛋身上砸,锁子爷的儿子平时看着憨厚,一看到自己爹受了委屈,话都没说直接上手,一脚将狗蛋给踹了出去,从锁子爷手里抢了板凳就追了出去,还好被村里的几个年轻人拉了回来。镇长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这事是没戏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从此以后,锁子爷的脾气和他的二胡一样开始在几个村子里开始流传。

“锁子爷可真是厉害,这犟脾气,镇长的面子都不给啊!”

“这有啥的,东胜叔,就锁子爷的儿子,好家伙!平时看着挺老实一人,听说隔壁村那狗蛋说了锁子爷两句,一看他爹受了委屈,直接抄着板凳追着狗蛋打!”

这件事过去后,村里的老人都感叹锁子爷生了个孝顺的儿子,而年轻人更好奇闹了这么大的事,镇长竟然什么都没说摇了摇头就走了。

后来,听村西头的八大爷说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锁子爷的爷爷以前是地主,可也是个老好人,村子里老一辈的人当年都受过老太爷的好,谁家有困难了,老太爷能帮也尽量帮。后来,新中国成立之后,土地都分给了村里人,老太爷从地主成了贫农。后来,老太爷去世了,剩下锁子爷和他爹,背着地主阶级的成分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锁子爷他爹是个文弱的书生,除了拉的一手好二胡,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不会种地,还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村子里的人念着老太爷当年的好,私下里都偷偷的接济着锁子爷和他爹,锁子爷受他爹的影响,从小喜欢二胡和读书,读书的时候也是镇子里有名的尖子生。可惜赶上了那个年代,据说镇长迫于压力将本来属于锁子爷的名额偷偷给了县长亲戚家的一个娃儿。锁子爷他爹去镇上闹了好几天也没有结果,最后不了了之,锁子爷做梦都想上高中啊,可那几天却没有说话,从那以后锁子爷便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不喜和他人交流...

八爷爷草草的说了个大概,也不愿更多提起往事,但从锁子爷的二胡和脸上的落寞可以看出,锁子爷的执念有多深。

后来,你说后来啊。

我只记得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爷爷破天荒的笑得很开心,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爷爷独自一人坐在门口拉过二胡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