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青春丨一粒尘埃

时间:2018-01-07 13:19来源: 作者:茜茜家煤球 点击:
  

时间:2013年10月

地点:武汉大学文化广场

江陵已经留意那个女孩很久了。

此时,武大文化广场内正在举行“前任‘遗物’义展”征集活动,将前任遗留下的不知如何处置的东西捐献出来做一个义展,为公益筹资。

江陵正是这次义展的主要筹划者之一。

那个女孩抱着一个破旧的盒子在展摊不远处踟蹰不前,时而前进几步又突然后退几步,眼睛躲躲闪闪偶尔向展摊的方向瞥几眼,就这样足足停滞了30分钟。

至于江陵为何会在人山人海、美女如云的武大独独注意到这个女孩,实在因为她太土了!

身形纤瘦,肤色偏黑,上身穿着一件灰色T恤,单肩背着一个浅绿色的包包,下面配上浅色紧身牛仔裤,一双白色运动鞋,简直没有一样不是败笔!

江陵的业余爱好是摄影,对构图配色的要求近乎偏执,这样的搭配逼得他犯了强迫症。

那女孩四下张望许久,终于趁没人(除了江陵)注意,悄悄走近展摊,把紧抱在怀中的盒子偷摸一放,飞快跑远了。

江陵心里有些好奇,悄悄走到放盒子的角落,到底是什么千斤重的东西让这个女孩犹豫这么长时间,他的心像猫挠一样想看一看她的故事。

趁四下无人,江陵打开盒子,里头装着一个黑色的杯子,一本泛黄的笔记本。

这杯子,不就是前几年流行的隐形杯吗?这笔记本......

江陵做贼似地翻开笔记本,扉页上书:在他面前,我卑微得像一粒尘埃。

果不其然,那样一个女孩会有什么前任,原来是暗恋啊。

这时,团队的其他同学也注意到了这个盒子,笑着揶揄:“呦,这是会长大人倾情贡献?”

众目睽睽之下,江陵只好将笔记本重新装入盒中,“我像这种人吗?能让我放手去追的女孩怕是没出生。”

“哦~~~厉害了我的哥。”

调笑几句,江陵不好继续窥探,只好将那个旧盒子和筹集到的其他旧物放在了一起。

收摊之时,江陵看到那个盒子孤零零地被搁在一个角落,正如那个女孩仓皇的背影,鬼使神差把它装进了自己的背包。

江陵拿出杯子,注入热水,很快杯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呵呵,真有意思,竟然是柳梦璃。

仙四他是玩过的,不过他更喜欢菱纱,包包头的活力少女,是他当年的女神。

将杯子一转,四个紫粉色的字迹闯入眼中:阿源加油

原来男主角叫阿源。

江陵有种窥视他人秘密的忐忑与刺激。他翻开笔记本第二页,缝隙中留下的痕迹明显诉说着这里曾被撕下了一页,是那个女孩的名字吗?

2010年10月10日

认识了一个很冷的男孩,像武侠小说走出的冷面书生,但他的眼睛好亮,像星星。

2010年12月20日

每次他说起梦璃姐姐的故事,总是神采飞扬,喜欢(划掉)......

2011年3月15日

武大的樱花开了,想跟他一起去武大看樱花。

2011年7月1日

分班了,他跟我不在一个班。

2011年7月26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礼物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提早了半天回学校,把礼物拿到他们班。

但,我没能送出去......

原来,他是会笑的,只是没对着我。

原来,他找到了他的梦璃姐姐,只是也不是我。

那一张泛黄的纸页,娟秀的字迹被点点水渍晕染开一圈圈斑痕。

那个女孩一定被伤透了吧。

最后一页是新添的字迹,上书:我想在最美的地方,埋葬我最爱的人,无奈花期已过。

不知为何,江陵有点心疼那个女孩。

淡淡的文字,像一把软刀子一点一点的切割着心脏,钝钝地疼。

似乎想到些什么,江陵抽出一支铅笔,在被撕掉那页的下一页像画画一样轻轻勾勒,很快,纸页上印出浅浅的两个字:思柠。

至少你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这是思柠来到江城武汉的第二个年头。

三月,正是樱花盛开的好时节,浅浅花开料峭风,苦无妖色画难工。无怪乎每年这个时节总有许多千里迢迢慕名而来的游人,这些轻如雪粉似霞的小家伙不负这般期待。

为了躲避游人高峰,思柠早早就来到了武大。路上人迹全无,一时间十里樱花全归了她一人。

思柠掏出手机,手停不下地按着快门,一步一景,每一帧都难以取舍。

“喂……你……”

突然冒出的人声把思柠下了一跳,手一抖,手机向地面摔去。

“小心!”窜出的身影及时接住了手机,另一个东西却跌落在地。

“怎么样?能修好吗?”思柠紧张地问。

“可以,只是镜头裂了,不过修起来比较麻烦也比较贵,建议你直接换一个。”

“那......换一个要多少钱?”

“原装的话大约要3000元。”

这是思柠走了第三家专卖店得出来的结果。

江陵无奈的看着坚持不懈拖着他从街头走到街尾的女孩,时隔一年半,他又遇见了她。

清晨出门取景的江陵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再次遇见这个女孩。虽然她变了许多,原本黝黑的肤色变白,短发蓄长至细腰,上着米白印花立领小短袄,下方配上浅杏色高腰百褶长裙,整体身线被拉长,仿若民国时走出的俏丽女学生。

他还是认出了她,当年那个彳亍不前的女孩。

“同学,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思柠掏出仅有的300元递到江陵面前,“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

江陵忙摆手不肯接受,“又不是你摔的不用你赔。”

“可你也救了我的手机,所以修相机的钱我至少要付一半......”

江陵眼珠子提溜一转,想到更好的主意:“这样吧,反正我正缺一个模特儿,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不如你当我模特儿好了。”

“不行不行,我......我不适合。”思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她这般普通,怎么当得了模特?

“怎么不行?你比例很好,脸型很端正,眼睛也很漂亮,入了镜一定很美。”

思柠惊愕地盯着这个男孩,不肯确定他口中的诸多优点形容的是自己。

“你是第一个这么夸我的人。”

“我的眼光一向比别人好。”江陵挑挑眉,臭屁地说,惹得女孩笑意连连。

“我叫思柠,相思的思,柠檬的柠,你呢?”

“我叫江陵,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江陵。”

这几日每每得了空闲,江陵总会带着思柠大街小巷到处跑,不图别的只为玩乐,美名曰:好的作品需要摄影师与模特儿密切配合,而他们现在所做的正是培养默契。

思柠不可否置。

随他一起穿越楼宇高阁探访深巷美食,一起在古迹斑斑的小店DIY陶瓷小饰品,一起登珞珈山看第一缕阳光穿过满树繁花......

偶尔思柠看着这个阳光大男孩有些恍神,世界上真的有这般默契的两个人吗?他带着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按照自己内心所想量身打造,他就像一个从小与她形影不离的故友一般,比自己更熟识自己。

“想什么这么出神,下巴沾东西了。”在思柠抽纸巾的空档,他已经自然地帮她拭去污渍。

思柠呆愣几秒,到底没避开他的手。或许他也和自己一样,把对方当做一位志趣相投朋友吧,她又何故多想拂了一位好友的心意?

在珞珈山的樱花开始渐次凋落的时节,他们终于开始拍摄第一组照片。

思柠身着黛青色轻纱襦裙,外罩长款水纱藕色薄衫,长发绾起成髻饰以裸粉色珠花,还特意拜托了舍友配合衣着染上点点红妆。

这是前一天晚上江陵交给她的“战袍”。

“会不会很奇怪?”思柠十分不自在地拽着衣袖,行人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让她很不安。虽然她是喜欢汉服,而这一套简直是理想中的汉服模样。

“不会,很好看。”

男孩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与惊叹,思柠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别扭了。

江陵没有马上开机,而是像往常一样,陪她聊天,一起欣赏满枝繁樱。在她最放松最自然的状态按下快门,捕捉女孩不经意中流露出的美。

一整日的拍摄下来,思柠已经忘记了羞怯,甚至还能配合镜头做出更能表现整体画面的的动作、表情。

晚上,思柠以犒劳摄影师为名,拉着江陵,从户部巷街头吃到街尾。

身上的衣着未易,行人仍时不时为之侧目,但女孩已经习以为常,与他坦荡笑闹。

“咔嚓”趁女孩不注意,江陵按下快门,记录此刻笑若桃李的璀璨笑颜。

愿你一路坦荡,无需在乎他人言语,自在开怀就好。

五一放假,舍友们都回家了,思柠没回。家离得远,短短三日假期,路上恐怕得去了两日,着实没什么意思。

思柠跟家人通过电话,百无聊赖刷起了空间。这段时间,思柠的空闲时间几乎都交给了江陵,上网也只关注班级群信息,其余的一概无暇他顾,包括阿源,她都很少关注了。

指尖拨动屏幕不断上滑,看到那个名字时心微颤了一下。

思柠仔仔细细地盯着那条说说整整3分钟。

说说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我们❤,并配上照片一张。图中,女孩对着镜头比剪刀手,而男孩注视着女孩,目光温柔,脉脉含情。

顶上是说说发表者的备注:阿源。

思柠紧攥手机的手被突然滴落的泪水打湿了,一滴两滴三滴......数不清的泪珠汹涌着奔腾而出,红了眼也模糊了视线。

我以为随着时光的流逝,对那份深藏在心的爱恋早已云淡风轻,但未曾想到,久而久之它竟化成了一道旧伤疤,稍一刺激便鲜血淋漓。

十一

思柠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喉咙的刺痛干涩让她不得爬起。

脑袋昏昏沉沉,身子软绵无力,但她没在意,许是睡多了、哭乏了。挣扎着站起身,没走几步,脚下一阵踉跄。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思柠只能掉头,一步一挪地去开门。

“给你打了这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

劈头盖脸的询问震得思柠头晕目眩,老半天脑袋才稍微开始运转,“江陵,你怎么来了?”

女孩的声音疲倦沙哑,脸上带着不正常地潮红。江陵伸手向女孩额间探去,果不其然该死地烫!

“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想去,躺躺就好了。”

“如果你想烧成一个傻子那就别去。”

“傻子也好,至少心就不会痛了。”

女孩语气冷淡疏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空洞,好似灵魂被抽空。

一定是他了。

江陵不知道一份从未开始过的爱恋竟能伤人至深。原本他还傻乎乎地想要成为她的救赎,却从不曾想过,她要的从不是他。

十二

江陵认命地叹了口气,扶着思柠躺下。思柠没挣扎,像木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渴不渴?”

“嗯。”

思柠将整杯水灌入口中,她就像一条被拍在沙滩上的鱼,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生命的源泉。

女孩已安然闭上双眼。

江陵湿了湿帕子,在女孩额间覆上,又拨了一串数字,没一会儿便下楼,取回一大包瓶瓶罐罐。

“饿了吧?先喝点粥,再吃药。”

思柠睡了一会,恢复了些神志,想起之前的话,现在只觉得尴尬,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啦?不想喝粥?”

思柠摇摇头,“不......不是,之前我的话有点......谢谢......”

“知道不好意思了?”江陵看着脸颊红晕又深了几分的女孩,勾唇一笑戏谑地调侃,“你不吃难道是想让我喂你?”

思柠只好接过粥,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天色渐晚,江陵起身,将几盒药摆在思柠面前,一遍遍叮嘱每盒药的用量及服用时间,还抢过手机帮她调了好几个闹钟,备注为“该吃药了!”。直到女孩能清晰地重复他的话并再三保证会按时吃药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看着男孩颀长宽厚的背影,思柠的心好像没了那般动荡不安,反而暖暖的很充实,似一只漂泊的小船找到可以停留的港湾。

十三

思柠和江陵还是会同往常一般偶尔相约外出,一起寻访古迹、一起嬉笑玩闹。但他们之间再不复当初的清冽无暇,一种道不明的情愫笼罩在他们之间。

思柠生日那天晚上,在她即将睡下之时,江陵突然过来找她,递给她一个大大的礼盒,留下一句:

“我想了很久,但我还是想跟你坦诚,也许你看了这个甚至不会想再见到我......思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未来的每一个三月,都能陪你一起看江城的樱花。”

这是自他们相遇以来,思柠第一次见这个从来都是神采飞扬的阳光少年,这般卑微、落寞,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影子,面对阿源时那样。

盒子装的是一本相册,照片中的女孩顾盼生媚,烟波流连,举手投足,自然纯粹。

他果真很有天赋,把她拍得很好。

盒中仍有一盒,斑驳破旧隐隐还有些熟悉。思柠打开,深藏的记忆翻涌而出。

原来竟是这般。

十四

整整一个暑假,思柠没再联系过江陵。每每在对话框打出几个字,转念一想又一个个按了删除。

她怎么会怨他?一个知悉了她所有卑微不堪的过去却仍能温柔待她的男孩?

仔细想想,这个暑假,她有多久脑子里不曾出现阿源的影子了?就连他和他女朋友——那个笑容时时灿烂的女孩子虐狗的照片隔三差五出现在空间首页,她的心再无丝毫起伏,甚至还会随大流点个赞。

而那个总是充满了阳光,会真诚地赞美她,会时不时调侃她,会纵容她的突发奇想,会陪她一起疯闹痴狂的男孩常常闯入她的脑海,让她睡梦也香甜。

阿源,感谢你在青涩懵懂的年华出现在我的生命中,让寂寂深夜曾绽放过璀璨烟花,但你我终将只是彼此漫漫生命长河中的一位过客,你不是我的归人,我亦然。

很高兴你能找到未来相伴一生的女孩,很高兴我也找到了。

江陵,等我,有些话我想亲口对你说。

十五

新学期开学,思柠把行李往宿舍一放,匆匆去了武大。

华中师大开学一向比武大要迟一些,江陵一定已经回了学校。

脚步渐渐逼近那栋熟悉的宿舍楼,思柠反而慢下步子,一步一步向前挪动。

他见到她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会惊讶、欢喜还是怎么样呢?思柠心里装着忐忑与期待。

她看到了他的背影,在楼底的大树下,他对面站着一个女生,两人正聊着什么,女生的脸上堆满笑意。

思柠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后跑。

十六

正和学习委员讨论开学班会事宜的江陵感觉背后好似有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己,猛一回头,却只剩那个足足一个假期未见的女孩仓皇而逃的背影。

江陵丢下一句“其他事情下次再说”便头也不回地追了上去。

手臂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拖住,思柠停了下来。

“你怎么跟过来了?”

“女朋友跑了,不跟上来岂不是又要打光棍了。”

“谁是你女朋友啊。”

“她呀,胆小又脆弱,还总是来不及听别人解释,你说她是谁?”

“才没这么惨......那你解释,我听着。”

“班里的学习委员,正在跟我讨论开学班会的事。你算是默认了吗?”

“哼,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信你。”

“那你想怎么样?”

“至少得通过我的考验”,女孩双颊似染了胭脂一般透着粉红,“你愿意用你余生的时光来接受我的考验吗?”

男孩将女孩拥入怀中,修长的手臂圈占满女孩整个后背,“我愿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