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奶奶的脸

时间:2018-01-07 14:10来源: 作者:卢晓林 点击:
  

我奶奶年轻时,村里一枝花,长辫子,瓜子脸,身材苗条,淑贤端庄,脸上干净得像湖里清澈的水。

奶奶上了五年学,别人上初中了,她拿着板凳回了家。从那开始,奶奶再没有一天闲日子,一天比一天艰难。自从嫁到爷爷家,就更苦了。爷爷从军后受潮得了牛皮癣,严重的很,医院跑遍,无药可救。那几年,爷爷全身溃烂,下床不得,奶奶由是自己撑起了整个家庭,下地、喂牛、背柴、洗衣做饭、缝衣絮被,集于一身,无人可替。奶奶的背驼了,像背了一口锅,我生下来就已经这样了。

我小时候,头能碰到奶奶的肚子。奶奶在夏天晚上牵着我的手去胡同口那条街上凉快,路灯下摇扇,一阵阵风吹的我头发不住动弹,和那个闲事多的女人拉一晚上,说到高兴处,奶奶一俯一仰,朝夜空笑。

奶奶古稀之年,白发没几根,远处看是黑的。奶奶历沧桑,背驼,老手粗糙,她常说自己的头发是“茅草”。奶奶从不染发,她看那些老太太染的花花绿绿,心里闷。补办身份证,爸爸带着奶奶去染发,奶奶问,这是去哪儿?爸爸道,理发去。奶奶回去后,出门忘不了要戴帽子。

奶奶行动快,干活利索。她身上的皮都皱了,脸却光滑的如镜面,没一丝杂质。

又十年,我回家时,奶奶还在自己的菜园里掘地,她自言手得了空就不自在。晚上,明亮的灯光下,我扒开奶奶的一丛雪白的头发,里面是白色的头皮,雪白的,比白发还要刺眼。我心使劲跳了一下。临走前,我握着奶奶的手说,一定上医院。她答应下了,叫我千万别担心。

我上高三,功课紧,除非长假没法回家。奶奶打电话对我说,在家忙着收玉米棒子,落不着看我了。我问,白癜风治好了吗?她说,好着呢。我拖着时间走了一个学期。过年时,我回了老家,一进门,我就高喊——奶奶,屋里应声而答,只是人没出来。我拉开了补了几次的帘子,里面站着奶奶,脸上围着围巾,侧着身对我说,把书包放下,背着沉。

我泫然泪下,紧紧抱着奶奶不撒手。奶奶的脸躲避着我,目光扑朔不定,我轻轻解开围巾,眼泪凝固了,奶奶清澈如水的脸上白一块黑一块,像梅花鹿的皮毛,我震惊了,轻轻抚着一片片白斑,那面光滑如镜的脸去哪儿了?

第二日,我才发现奶奶的头发也全白了,再寻不见黑发。奶奶两个月没出家门了,怕别人笑话,也常担心我会不会嫌弃,永远不再回老家?我陪奶奶坐在烧得热乎乎的炕头上,给奶奶剥瓜子吃,就像小时候奶奶给我剥一样。我走后,奶奶将围巾放到了柜子里。

中秋节回家,吃月饼,奶奶提早到集市为我买的。夜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像奶奶的脸,清澈似水,光滑如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