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成长纪事>

生命中的过客

时间:2017-12-28 18:03来源: 作者:安野 点击:
  

2003年的时候,那时我上初三。也是在那一年,我辍学了。

第一次感觉到异样,是在午自习的时候。当时我正在看书,却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眼花,接着,眼前的东西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不过这种异样的感觉只持续了大概有个两分钟的样子,最后一切都好了。

第二次,学校大扫除,我站在桌子上面,正在拿着手帕仔细地擦着玻璃的时候,身体突然不听使唤,我整个人便直直地倒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把头也给磕破了。

也是在那之后,我回到家,告诉了父亲和母亲,他们两个人非常重视这件事情。刻不容缓,母亲坚持认为我应该是患上某种怪病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医院里面,好好地检查一下身体,看看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我没有拒绝,因为我心里隐隐约约地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结果却出人意料,我原本以为可能会是什么要动手术的怪病,心里原本还有些不安。但是医生检查的结果却是——因为过于疲劳读书,导致身体吃不消,这才出现了这么一系列的症状。其次就是,我得了青光眼。

青光眼,是一种眼类疾病,得了这病的人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问题却出现在眼上。你会渐渐地感觉眼前一片模糊,看东西看不清楚,眼睛的视觉功能会逐渐退化,我可能再也没法在晚上趴在被窝里面看书了。

这些都只是病情恶化的结果,我正在无限地逼近它,因为我得读书,我还要上高中,去大城市里读大学呢,这是我的心愿,一辈子的梦想,爸妈也都是这样支持我的,我不能在求学的路上放弃,只能继续往前。

医生在医院里面给我捡了两小瓶的眼药水,嘱咐我一天要滴一次,这两瓶药水是不一样的,各有不同的功效,每瓶每天都要滴一次,我的眼睛会慢慢恢复的,当然,前提就是我得让我的双眼好好地休息一下。我也很想这么做,不过第二天,我就得去上学了。

书包里面装着我的那两瓶药水,中午的时候我滴一次,晚自习时吃完饭,再滴一次。那段时间一直都是这么过的,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有没有用,也不知道这小小的眼药水是否可以治好我的眼病。我每天用力读书,和往常一样,经常累得话也说不出来,我才肯放下手中的笔,然后舒展一下腰肢,缓缓地给自己做上一套眼保健操。

班主任似乎从我爸妈口中得知了我的病情,一次下课后,她将我唤去她的办公室,温柔地问我,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要和老师讲,现在是特殊情况,我们必须齐心协力。这话说得其实没错,我很同意,我在班里的学习成绩还算不错,是尖子生,平日里也很受班主任的器用,说到这里,其实我还是很想感谢一下我的班主任李老师的,她在我对抗病魔的那段日子里面,确实给了我不少的帮助,我很感激她。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坚持到底,一定要好好地考试,升入高中,进入高中之后,我就不愁了。

然而现在想想,我还是有一丝丝的后悔的,因为当时如果没有那么拼命,我的眼睛最后也不会落得那么一个下场。

就这样的,我每天继续早起上学,丝毫没有顾忌到我的眼睛的状况问题,每天来到学校,翻开课本,直接就开始读了起来,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思想,没有感知,只会读书,我越来越讨厌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孤僻起来。

我的眼睛一天不如一天,如果说当时去医院看病的时候,眼睛还算是可以看东西,那么现在,我每次睁开眼,总是感觉到一团黑影在我面前晃悠。这黑影仿佛是隐形人一般,用手去触碰它,却只能摸到一团空气,它就这样,如影随形地跟着我。我开始变得烦躁,脾气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易怒,不太爱和身边的人交流了,要知道,之前我在班里,那可是人缘极好的,朋友也多,但是现在,我一看到他们就不想搭理他们了,不是他们的问题,而是我,我不想说话。我想就这样默默地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吧,这样反而是好事,不给别人带来麻烦,自己也清净。

至少我每天在学校的时候,都是这样想的。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没有人愿意搭理我。我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是个定时炸弹,只要你轻轻地触碰一下,我就会爆炸,不但自己会消失不见,也会牵连其他人。

每天晚上回到家,看到愁眉苦脸的母亲,我的心里就会变得更加不舒服。父亲也一样,在我患病的这一段时间里,原本已经戒掉快要整整一年的烟瘾,此刻又犯了,我站在家里的客厅中央,都可以闻到这呛人的烟味,是我对不住他,我心怀愧疚。

在那之后,我又苦苦征战了两个月,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雨天,父亲亲自来到学校,帮我办了退学手续,其实就是来拿一下我的学籍罢了,看到父亲皱着眉头抽着烟,缓缓地从班主任的手里接过我的学籍表的时候,在那一刻,我心里忽然冒出一股冲动,就是上前一步,抢过我的学籍表,咔嚓一下把它撕得粉碎,这是我曾经为之付出无穷无尽的汗水和努力的东西,此刻,我却变得无比憎恨它。

都怪它,让我曾经心里怀着不切实际的梦想。

都怪它,让我在追逐这个白日梦的时候,患上了疾病。

都怪它,在我坚持不懈地带病往前冲刺的时候,给了我当头一棒。

这一棒,彻底把我给打醒了。

后来回去的时候,天上又开始飘起了小雨,我和父亲两个人都没有带伞,步行回家的话,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如果走路回去,回到家里衣服肯定湿透了,到时候遭罪的可是我们两个人。

无奈,打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坐上车的后座,都没有吭声,我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一定是五味杂陈。而我又何尝不是呢?于是,我也没想着和他搭话,两个人这一路上,半句话都没有讲,气氛很是冷淡。

回到家里,我没有多在客厅停留,而是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门一锁,躺在床上,脑子很乱。

我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命运之神要如此待我?究竟我做错了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从我脑袋里面蹦出,我知道我不行了,我的梦想破灭了。曾经的考上重点高中,然后去一线城市上大学的梦想,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而我,就是这个事件当中的最搞笑的傻瓜。

当时的心情已经跌落进了底谷,我知道我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最可怕的是,根本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来救救我。伴随着我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孤独。

母亲在门口敲门,说着一些话,我知道她想要来安慰我,但是这个时候,她进来安慰我,只不过是更加地给我心里添堵罢了。

晚上肚子饿了,我就偷偷把门打开,然后悄悄地溜进厨房,端着一些剩菜,拿回自己的房间吃。

母亲和父亲两个人每天轮番换班,一直在我的卧室门口嘟嘟囔囔的。倒也不是责怪我,只不过我很不喜欢他们的那个语调,这让我心里有一丝丝的愤怒。似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了,对我很不公平,可没人可以供我诉苦。

就这样,我没有和他们说话,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关了大概有个半个月的样子。

半个多月之后,我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来到了镜子前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实在不敢相信这是我,因为我根本没有预料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整个人就变一副模样,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母亲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一惊,回头望着她。

“小志,你该出去走走了。”母亲的模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黑眼圈很严重,估计也是因为我的事情,所以晚上睡觉都睡不好吧。

“我知道,会出去走的。”我依旧看着她。

“你爸出去了,我想他心情应该也不好吧,这两天我们两个人睡觉都没有睡好,一直在担心你。”

“担心我?担心我什么?我就一直在家里面,哪里都没有去,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是,我和你爸两个人都很害怕,都很害怕你会想不开。”

“嗯。”我点点头,不打算再跟她多聊天了,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刚想离开这里,母亲却又开口了:“小志,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为了大家都好,你就听听吧。”

我停下了脚步,挥了挥手,示意她有话赶紧讲。

“前天,你爸给阿水打电话了,电话里,阿水很热情,和小时候一样,你还记得阿水是谁吧?”

我眉头一皱,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心里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阿水?那个住在乡下的和我同龄的男孩子?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去乡下探亲,和他见过几次面,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小时候,我和他一块在乡下的家里过过年,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还有许多小孩子,但是这么多人里面,我就对他有几分印象。

“是啊,还算记得吧,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这个星期的周末,我和你爸打算带你回乡下,让你在那里住几天,乡下的空气好,在那里还可以散散心,总比整天藏在屋里强。”母亲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知何时居然多出了一丝笑意。

“在那里,你可以和阿水还有一群和你一样不上学的孩子们,你们可以在一起玩。”

“妈,我也不是什么三岁小孩子了,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怎么在一块接触啊?去乡下住两天其实我挺愿意的,但是阿水这个问题……我得考虑考虑。”

“别这样,人家可是非常热情的啊,你要是回了乡下,人家还得招呼你玩呢,你就算是客人,知道吗?”

“什么啊,我不想见他。那我睡在哪里呢?”

“阿水是你小姨家的孩子,你回了老家,当然要住你小姨家了。”

“……我得好好想想。”我心里有些不满。

“行了,不说了,你好好考虑考虑吧,到时候给我一个答复就行了。”母亲说完,先我一步,走开了。

回到屋里,我坐在自己的床头,思考着这件事情。

母亲说的回乡下这件事,其实我是很想去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太累了,想要放松一下。这么多天以来,我一直闷在家里,不出门,不见人,也不和人交流沟通。我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变得阴暗,害怕自己会患上抑郁症。

但是一回去,就要面对阿水,至少有十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两个人再次见面之后,会不会变得非常尴尬?反正用脑子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了,情况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即使阿水不在意这种问题,但是我肯定是不行,我会躲着不和他见面的。

思考再三,依旧是没拿定个主意,可能是太累了的缘故吧,也可能本身就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坐在床头,想着想着,身子一歪,居然就睡着了。

三天后,我坐上了回老家的轿车。

父亲开车,母亲坐在副驾驶。而我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车后座,脸上面无表情,只是一个劲地盯着窗外看,透过窗户,我看到了外面五彩斑斓的风景,途中很多都是绿油油的菜地。我看着这些大自然的一部分,觉得外面的世界真是生机勃勃,不由得心情也变得轻松愉悦了起来。

父亲和母亲两个人今天看起来心情是格外的好,两个人都是有说有笑的。中间母亲几次想要把话题扯到我身上,还特别希望我也可以加入他们的探讨当中去,但是都被我用一句话拒绝了。没办法,这个时候,与其和他们说话,倒不如多看两眼窗外的景色呢。

不知不觉中,轿车的行驶速度开始变得慢了起来。我看着窗外,依旧不说话。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回过老家了呢,再一次回来,没想到竟然已经是几年后了,对老家的记忆从上了初中开始,就彻底地断了,因为一心一意只为学习,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回乡下。

外面美丽的风景已经从绿油油的花草变成了用砖头累积而成的老房子了,我知道马上就要到乡下小姨家,身子也跟着坐直了起来。

十分钟后,车停了,我顺势打开车门,下了车,猛地呼吸了一口新鲜口气,觉得这里真是格外的棒。

离我五六米远的距离处,有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少年,和我差不多一样大。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的轮廓有那么几分熟悉,如果猜得没错的话,我估计他就是阿水了。

果然,少年见到我之后,径直朝我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亲切地给我打了一个招呼,但是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一些想要远离他的冲动,所以硬是没有还礼,整个人像是僵住了一样,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他没有在意,下一秒,他走了过来,伸出手,就在我眼前。

我知道,这一次,我要是不和他握手的话,就显得太没有人情了,也太傲娇了,我不想别人这样看待我,所以,就和他轻轻地握了握手。从头到尾,阿水的脸上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他的笑容很暖,所以我不太敢看他,怕他和我说话。

来到乡下,大行李没拿几件,倒是拿了不少的衣服。不过我也挺幸运了,小姨待我不错,她家有二楼的卧室没有人住,房间里面挺宽敞的,也有床,衣服就放在这里,平时没有人上来,这样也好,很清静。

母亲见到小姨,两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面,笑着聊起了天。父亲没有陪着我,而是出了小姨家,到外面,听说是要去找几个以前在这里的亲戚,好久不见了,打算一个人独自去探望探望他们。

阿水一直在我身边,形影不离的,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此刻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是怪异,阿水应该就是看到了,所以才跟着我的,估计是想帮帮我。

“小志,你很久没有回来了,你还记得以前我们两个人在这里的时候,过年了,一块出去放鞭炮,你还记得吗?”没想到阿水一开口,就是问我这个。

“啊,那种事情谁会忘记啊,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了,现在回想起来,记不清细节了。”我回应道。

这是第一天,我们两个人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其余的时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躲在二楼的卧室里面,看书度过的。

我依然热爱书籍,即使我的眼睛已经失去了读书的这个条件,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看书,这次出来,我身上还装着那个医生给我开的那两瓶眼药水呢,照样每天滴两次,希望我的眼睛会慢慢好起来。

第二天,小姨上来了,给我拿了早饭,她和我打招呼,我冲她笑了笑。吃完饭,我穿好衣服,坐在床上,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又看起了书。

我来乡下总共拿了两本书,是两本历史书,都是讲古代的时候,中国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两本书讲的朝代不一样,所以我就拿了出来,企图在乡下这几天里面,把它们看完。

不过刚刚过去了四十分钟之后,我就读不下去了,因为我听到阿水在楼下直呼我的名字。听到了他的声音,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紧,因为我没有想好该怎么和他说话,他喊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我只要到窗边,答应一声就可以了,但是在那一刻,我连走路的勇气都没有,浑身僵硬,呆若木鸡。

阿水上来了,他还是很有礼貌的,进来之前还懂得先敲敲门。

“嘿,小志,你干嘛呢?”阿水敲完门,他并没有走进来,而是把门拉开了一个缝,把头伸了进来。

“我在看书。”我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别看了,走,出去玩去啊。”他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兴高采烈地说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心里在思考着,如何拒绝他。可是没等我说话,他就走了进来,强行把我拉了出去,一边拉,一边嘴里还嘟囔着:“你看看你,还看书呢,你妈走之前还嘱咐我了呢,说要我多陪着你出去逛逛,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你倒好,还看书!有我陪着你呢,放心!就这小乡下!保证你不会迷路,安全回家!”

我有些小小的窘迫,只好挠挠头,跟着他,出了小姨家。

果然,外面的世界还是不一样,一出来,空气清新,放眼望去,满眼绿油油的,让人心旷神怡。

阿水没有丝毫的顾忌,牵着我的胳膊,我们两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顿时心情大好。

来往的路人很少,周围有零零散散的小瓦房,阿水告诉我,这些小房子都是废弃的屋子,都是没有人住的,下雨天经常有赶路的人们进去躲雨,有时候还能碰见一大帮小孩子,在里面生火,烤红薯吃。

我一边听阿水说着,一边眼睛往两边望着,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还未闻世界,所以,好奇心涌动。我觉得我来乡下这一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反正,我没有后悔。

前面是一片小树林,路依然在,我和阿水也没有放慢脚步,直接走了进去。

林子很大,树也很高,树林里面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虫子的叫鸣声。阿水就在我身边,一路走来,都是他带着路,虽然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到哪里去,可是我知道,只用把心交给他即可,我只用欣赏着这一路走来的大好风光就行了。

又走了不下半个钟头,我们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周围都是空荡荡的,有一些浅浅的花花草草,不过不像我一路走来的路两旁的那样,没有那般茂密。

此时此刻,在我们两个人的正前方处,有一个篮球场,这篮球场的面积很小,前后总共有两个篮球架。我和他又向前走了走,这篮球场里面此时很是热闹,大概有六七个孩子的样子,他们热火朝天地打着篮球,都是一些年龄比较小的小孩,最大的应该有初二,比我和阿水都要小,最小的我估计只有六七岁,但是打起篮球来,却比任何一个人叫得都要欢。

我最害怕见人了,尤其是这种场面,因为我很胆小,不敢和陌生人讲话,天生就比较内向,所以,看到那些人里面有人在和阿水打招呼,我猛地抓住了阿水的胳膊,以此来掩饰我的紧张。

阿水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我的痛处,所以他也抓紧了我的胳膊,两个人一块朝那帮孩子走了过去。

大家都是扯着嗓子,非常欢乐地互相打着招呼,唯独我,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阿水和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随后,没有多说什么,我和他便一块加入了这帮孩子的战局。

说起打篮球,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小时候跟着父亲在体育场里打篮球,这技能是天生就慢慢培养出来的,打篮球,我还是有些功底,正常情况下,可以和成年人一起比赛,因为我天生个子就比较高,更何况是和这一帮小孩子。

阿水在对面,我和另一帮小朋友在这边,双方是两个阵营,因为身边都是小孩子,所以一时间居然激起了我的斗志,忽然很想表现一下给这帮人看一看。

四十分钟过去,一伙人汗流浃背地倒在了地上,我的身边就是阿水,两个人靠得很近,我望着天空,两只手臂摊开,眼睛一眨也不眨。可以听见旁边的小孩子们都在一个劲地夸我,听到他们的话,我的脸上居然扬起了几分笑意。

“没想到嘛,你球打得不错。”阿水笑得很开心,他头上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下来,落在了衣领。不过他随手一擦,不是很在意。

“那是肯定的,你以为我以前只是在读书吗?那样的生活也太没有意思了吧?所谓的生活,那也肯定是酸甜苦辣都应该有的,怎么可能人生只做一件事情呢。”这话刚刚说完,我忽然又想起了我的眼睛,是啊,既然酸甜苦辣迟早都是要来的,那么我的眼睛可能也算是我的人生中的一部分,这倒也有可能是我这辈子注定要经历的东西,就是病魔。

“你在学校学习很好吗?”阿水问道。

“是,还算不错。”说到学校,我的心里猛地一颤。

“是吗?听说学校的生活很累很苦,尤其是初中和高中的学生,每天早上一早就要去学校,晚上很晚回家,在学校饭都吃不饱。”

“哈哈,倒也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学校食堂做的饭着实难吃,这点倒是真的。”

“我不敢相信,你们居然都是这么过来的。”说到这里的时候,阿水忽然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又开口:“以前不上学的时候,总是想去学校里面瞧一瞧,看一看,看看那些在学校的学生们都是怎么学习和生活的,那时侯还是年龄小,忍不住好奇心,所以总是偷偷溜进附近的学校里面,看着别人学习,想着长大了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了,去学校学习,生活,对未来可是充满了向往之情呢。”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这话居然是从一个没有怎么上过学的一个乡下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就这两句话,就刺中了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我又对辍学这件事情产生了一丝小小的罪恶感。

“不过后来大了,才逐渐明白了什么叫做生活,妈妈告诉我,我根本没法去学校读书,因为家里的钱供不起,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学校,现在的我,对学校那种地方已经无感了,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我都会悄悄扭过头,不去看它,想来曾经也对那种地方有着那么强烈的热爱,但是现在,真的没有了。”阿水的语气渐渐地,从欢快,变成了无奈,我迈过脸,看着他,发现这个孩子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别想了,阿水,我告诉你,其实学校也不怎么好,里面的学习环境很差的,你看看我,我就因为学习,眼睛都坏掉了!”我看着阿水,很是认真地说道。

“哈哈,不可能,眼睛都坏掉了那还看得见东西吗?吹牛!”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另一边传了过来,我顺着声音的源头望了过去,看到了一个六七岁左右,长得古灵精怪的一个小男孩,此刻,他看着我,眉毛微微扬起。

“喂!小孩子不许偷听大人讲话!”我嗓门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也看着这个小男孩。

这时,阿水坐了起来,他坐起来之后,也看向了那个小男孩:“明仔,你是不是打球打赢了,所以心里膨胀啊你?大人讲话你都敢偷听?信不信我下次偷偷和你姐姐说,回到了家让她收拾你!”

“不信!”男孩大声说道,表情很是嚣张。

正当阿水想要起身,教训教训这个小男孩的时候,只听远边一阵巨响,原本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此刻,被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给包裹住了,速度之快,让我们一行人都来不及反应,刚想着走的时候,雨水已经顺势落下。

没过两分钟,身上已经湿透了半截,阿水和那帮孩子跑得飞快,落下了我一个人,看他们这架势,不免又觉得好笑,一定是经常来这篮球场玩耍,遇到下雨天这种情况多了,所以才会这么有经验,连逃跑路线都熟悉了,一个个的,大呼小叫着蹦蹦跳跳地往返回的路那边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还有我的存在,阿水跑了老远,才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见了我一个人在后面追赶着他们,很是狼狈,他也不顾大雨了,径直又跑了回来。

两个人碰上头,又一块往前面跑。

回到家中的时候,两个人身上已经全部湿透了,从头到脚没有一处还干净的地方,因为乡间的土路一旦碰上水之后,立刻就形成了泥土路,我和阿水两个人又跑得飞快,溅了一身泥巴,就连嘴里也有。

脱下衣服,洗了洗澡,然后,上楼,接着看书。

晚上吃的饭是面条,一家人聚在一起,在楼下的小客厅里面吃的,小姨手艺不错,尤其做饭的时候,用的食材也都是新鲜的,今天刚刚下地去摘的,所以吃着还行。我的嘴也没有那么叼,吃得惯就行。

终于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了,我一个人站在二楼的窗户这里,窗户开着,微风吹进来,冷飕飕的,但是我却像是感受不到似的,依然站在原地,手扶在窗边上面,望着远方。

今天是我不上学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喜悦,是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在篮球场内打篮球的喜悦,是那种和一帮孩子一块玩耍,一块躲雨的喜悦。当然,除了单纯的开心之外,我也第一次地更加理解了阿水,更加明白他了,我觉得他和我小时候对他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感觉就是两个人。

小时候的他,是个活泼顽皮的孩子,每次见到他,我们两个在一块总会闯祸,大人们总是会严厉地训导我们两个,然后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笑,丝毫不在意。现在想想,小时候的确更加幸福,无忧无虑地活着,不用被学习压力纠缠,也不用每天拼死拼活地读书,的确是人生中最开心的那几年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溜得快,当你真正长大了,才会明白,原来小时候才是最好的,那才是你人生里最值得去庆祝的日子。

不过当你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这同时也又意味着,你又长大了不少,明白了更多了。

脚步声在我身后响起,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到了阿水,此时阿水身上只穿了薄薄的一层外衣,这么冷的天,他也不感觉冷,走到了我的身边,停下了,两个人就这么站在窗边,望着远方亮起的灯光。

“不冷吗你?穿这么少。”我瞄了一眼他的外衣,然后立马收回了目光。

“不冷啊,我跟你说,乡下经常这样,有时候热天,热得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蒸发了,有时候天气变冷,又把人冻得要命。没办法,这就是乡下的生活啊,你得习惯,习惯了就好了。”

“哦,你们这里冬天怎么样?和城里差不多吗?”

“不知道哎,我很少去城里,不知道那里什么样。”

“其实,城里的冬天很不舒服的,因为一到冬天的话,人们就会放鞭炮,过年前还好,过年后可就不行了,路边都是鞭炮纸,环境很差的。”

“放鞭炮没什么啊,我们乡下也放鞭炮的,而且每次冬天到了,我们还可以拿鞭炮去炸鱼呢。”

“炸鱼?拿炮炸?这靠谱吗?”

阿水笑了笑,说道:“怎么不靠谱?我跟你说,我们这里,每次冬天一到,附近的小河表面就结冰了呢,那结的冰,特别厚,成年人走在上面都不会有事,这个时候,你去那冰层最薄弱的地方,用棍子砸出个缺口来,然后把买来的鞭炮扔进去,绝对可以炸出鱼来。”

“哦,这样啊,不会有危险吗?”

“不会啊,很安全的,不信的话,这个冬天你还来我家,我专门炸给你看,怎么样?”阿水看着我,在他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丝的期待。

“确定安全?”我有些不放心。

“当然了,来不来?”

“好啊,如果能来的话我一定来。”我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一早,我睡了一个懒觉,没有起床,等我在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下楼吃了吃饭,然后出门。同样是和阿水一块,我们两个人这一次没有去昨天去过的篮球场,而是去了河边。

河边的水很浅,不算太深,这是阿水对我说的,他说这周围的河流都是浅水,真正的河流在乡里快要到外面的地方了,那里冬季来了的时候,是捕鱼的好地方,一到冬天,那里人就很多,所以根本就用不着担心安全问题,人那么多,掉下去了立刻就会被发现的。

他带着我在乡间的河流这里转了转,跑的地方很多,也跑得很远,两个人走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喝点茶壶里面的水,然后再接着走。

最后,终于走不动了,看了看随身携带的茶壶,里面的水也已经喝得干干净净。我让阿水在这里等着,之后,我在附近的路边找了一个小卖部,进去买了两瓶饮料,出来分给了阿水。

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聊着天,顿时感受到了几分惬意。我看着阿水,他手里拿着饮料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之后,然后又递还给了我。

“你干嘛?”我咕咚一声咽掉口中的饮料,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然后问道。

“还给你吧,我已经喝了一半了,已经不渴了。”阿水看起来蛮不在乎的样子。

“行了吧你,拿好,我可不要,我已经有了。”

阿水看起来还想再说点什么,我不想听,所以在他还没有开口之前,就立即打断了他。

“我们是朋友,对吧?”我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对啊。”阿水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就拿着,阿水,朋友之间就是这样,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对我了,这让我觉得你根本没拿我当朋友。”

阿水不吭声了,他收回了他的胳膊,右手握着饮料瓶,眼睛不看我。

在那之后,我们两个人逛了一天,终于回到了家里,回到家中,我迫不及待地上了二楼,连门也没有关,衣服也不脱,上了床,倒下就睡。

算了算,那几天可以说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累的几天之一了,这种感觉特别是在休息的时候,浑身上下酸痛,这都是因为运动过度,身体吃不消导致的。

往后的几天里,每天都是这样。

早上起床早一点,最晚也是八九点就起来了,和阿水两个人一块出去玩,出去玩的项目很多,比如打篮球,或者是和另外一帮孩子们一块在乡下玩耍,虽然我和这帮孩子们并不熟,但是阿水似乎和他们是朋友,玩得挺开的,所以渐渐地,我也和他们打成了一片,两天之后,再和他们见面,已经可以开起了玩笑了。

通过阿水口中得知,这帮孩子和他一样,都是从小就不上学的,所以他们每天就可以出来玩,而他们不上学的原因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就是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虽然也为此事感到悲哀,但是,也无可奈何。从小就不上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虽然辍了学,但是最少我基本的写字能力和一些生活中比较普遍的小知识还是有的,如果不识字的话,那就真的成了文盲了。

和他们越来越熟悉,我也渐渐地知道了他们当中有些人的名字。

最小的孩子,叫做家成,是我们这个团伙里面最小的人了,虽然个子很小,腿也比我们短,但是每次一跑起来,就他跑得最快。

小玉,今年十岁了,和其他人一样,虽然上过几年学,不过很早之前就退学了,这帮人里面,我最喜欢他。

还有那个那天偷听我和阿水讲话的那个小孩子,叫做明仔,这小子是真的调皮,嘴也特别会说,整天净耍一些小聪明了,我和阿水两个人根本就管不住他。

阿水和我是整个团伙里面年龄最大的孩子,所以,由我们带头,在我还在乡下住着的那段日子里面,带着这帮小孩子,在乡下干了不少坏事,当然,这些事情也不足以坏到扰民。唯一的缺点就在于,每次我们这帮人聚在一块的时候,总是吵吵闹闹的,搞得周围的居民们总是说烦。

开开心心地玩了一个多星期,我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父亲母亲原本该在几天前就过来接我的,但是由于我在这里玩得太开心,所以就和他们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几天之后过来,不过也就是几天时间而已,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

等到父亲母亲返回乡下,吃了午饭,重新又坐上轿车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真的要走了,和阿水道别时,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也非常舍不得我,我的心情其实也一样,挺沉重的,这一别,不知道又要过多长时间才能又见到他了。

其实我真正依恋的,阿水有一部分,但是最主要的是我这一个星期以来在乡下里见到的风景,一块玩耍的玩伴,以及这里的一切的一切。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放弃一切的话,我一定会那么做,然后我就拿钱回乡下,自己盖房子,以后就永远住在这里。

我对这里已经不仅仅可以说是留恋了,几乎成了向往,向往这里的生活,尤其是原生态的环境和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你别想着可以抓住它,让它服从你。它就是你身后的一台汽车,每天推着你前行,你别想停下来,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顺从它,好让自己不那么受伤。以前不知道听谁说的,和生活作对,就是在和你的命运作对。

终于,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带着我的记忆,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之后的日子,我想明白了很多,我觉得我不能只是单单因为眼睛的问题,就自暴自弃了,如果真的放弃了自己的话,我相信我的前途将会灰飞烟灭,虽然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对自己前面的路也都是一片茫然,可是我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只有动起来,那么你才会知道你需要往哪里走。

以前蜷在家里的时间,现在想想,真是觉得浪费,可是一个劲地后悔是没有用的,于是我便找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份工作。

这份工作是父亲介绍我去的,就是去餐馆给人家收个账什么的,很简单,但是也很没有意思。不过我既然辍了学,就得早日实现人生价值,就目前来说,这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我觉得可以挣钱,就已经很满足了。

2005年,我跟着外地的小舅一块去外面打工,当时我十七岁,个子已经和成年人差不多了。

2007年,我打工回家,回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考驾照,然后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辆汽车。

后来五年过去了,我学着别人做生意,开了一家饭店,饭店刚开始的时候,生意还不错,但是后来,渐渐地,也不行了。

又是三年过去,2015年的时候,我再一次一个人独自去了外地,找读初中的时候,认识的几个还算不错的朋友,和他们一块开了公司,因为是一群人在一块做事情,人多力量大,我们的头脑也都不错,所以,公司一下子就做大了,收入比以前多了很多倍,几个朋友都很高兴,当然,最开心的莫过于我了。

只是在那之后,我再回乡下找阿水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那一年,我离开阿水,一直到现在,去乡下也不过去了十次不到而已,虽然我非常眷恋那里,热爱那里,可以说,那个地方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可是我觉得,现在再回去看看,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种兴奋劲了。

至于阿水,我和他现在依然有联系,阿水长大之后,顺理成章地当了一个农民,在家种地,有时侯我回去了在那住上几天,他会很开心,我也很高兴可以陪陪他,这么多年过去,两个人能走到这一步的确也不容易。

直到现在,我有时候也忽然会在夜里没来由地想起那一年,那个夏天,那群孩子,以及那个青春里,乃至我的生命中,极其重要的少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