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别做帮凶!揭开携童乞讨背后的黑链

时间:2016-04-22 15:41来源:未知 作者:陈岚 点击:
  

 

▲成年人地铁携童乞讨

 

一张地铁里的乞讨照,在微博刷了屏。

 

白净可爱的孩子,穿着时尚,被一个丑且脏的女人抱着,在地上膝行乞讨。

 

如此强烈的落差,让无数人产生了怀疑,孩子肯定是被拐的!有很多人把这张照片发给我,我却没有转发。传播如此之广、画面冲击力如此之大,这个事,警方很快就会出面解答。同时,以我近五年对儿童救助的了解和经验,这个孩子被拐的可能性很低。

 

我们曾经在街头做过实地调查,也曾经长期跟踪和寻访这样的携带儿童乞讨的职业乞丐,我结交过乞丐朋友,也救助过携带儿童街头流浪的乞丐,也和许多基层片警聊过,也采访过打拐办警察,也咨询过研究儿童保护的法律学者、社会学学者……

 

在街头乞讨的儿童,他们的监护人,九成以上可以通过DNA鉴定来证明是否为亲生父母。即使不能鉴定,他们也能麻利地拿出一纸由大队或公社出具的文体各异、错别字比比皆是,但一定盖着公章的文书,证明他/她是这个孩子的合法(临时)监护人。

 

有亲生关系的,叫作“甘肃岷县流”——并不全是甘肃岷县的,只是他们一般都自称来自岷县。他们在火车站附近租赁房子,房子通常群住着人数不等的女人,统统都带着一个小孩,年龄在半岁到六七岁不等——年龄越小,越容易帮女人讨到钱。

 

她们的孩子总是在昏睡,我们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的——也许是训练,也许是靠药物。我们很难想象,什么样的母亲忍心给亲生孩子服用药物,也许她们根本不知道服用药物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后果。

 

在九成之外,另外的一些靠大队证明、满街携童乞讨的男女,大半是利用从各地搜罗来的残障孩子以及租赁的婴儿过活,给孩子服用安眠药是常事。长期给孩子服用药物,会极大地摧残他们的身心健康,甚至缩短寿命。

 

这些孩子,有没有是被拐来弄残乞讨的?有,数量虽然不多,但依然存在。

 

之所以说当街乞讨的孩子中,被拐来的少,并不是说人贩子有道德,而是贩卖儿童是另外一个“行业”,利润颇高。一个健康的孩子,通常是被家庭买去,脱手就能取得数万不法利润。另外一些确实难以脱手、患有疾病或意外伤残的“次品”儿童,在没有买家时,可能会落入丐头之手。于建嵘、邓飞等在微博发起了“随手拍解救流浪乞讨儿童”活动,通过拍照,确实有助于解救被拐卖又落入丐头之手的孩子。我手边收集的案例至少有一个。

 

早几年,打拐没今天这么有力度时,被贩卖的儿童如果长期没有售出,也有可能被丐头买走。一旦落入丐头之手,确实有可能发生被恶毒伤害致残、用以乞讨的情况。这几年情况有所好转。一来是打拐力度加大,二来是全民防拐意识增强,被拐卖的儿童来源紧张,已经供不应求,落入丐头手中的概率就更小了。

 

总体来说,如今敢在“北上广”黄金地带落落大方出来乞讨的,基本是仗着亲生。

 

亲生的孩子,带着乞讨就合法吗?

 

答案是:No

 

根据20141223日出台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的若干问题的意见》,亲生父母也无权带着未成年人乞讨,三次以上劝阻不改的,可以依法剥夺监护权。

 

理论上,应该由公安执行,将孩子剥离带着乞讨的父母,交给民政部门安置,再由民政部门提起诉讼,由法院少年庭判决是否剥夺监护权。

 

这条法律,尽管是中国儿童保护历史上最有进步意义的里程碑,但是却并没有用。

 

因为,迄今为止,它几乎没有被实际启动、操作过。

 

不过,也有例外。20141223日,微博@小希望之家志愿者戈洁等人,在北京救助了著名的童丐小飞燕。小飞燕被一个名叫王军的职业男乞丐携带,在街头乞讨10年之久。在艰难的努力下,小飞燕最终被北京民政、公安等部门合力解救。她得到了应有的治疗,并正式由北京民政相关福利场所监护,上学,治病,不再乞讨。


 


▲曾经的小飞燕

 

20156月,@小希望之家在上海街头发起“抵制携童乞讨”的宣传普法活动。

 

在上海街头,一个长期被亲生父亲用铁链拴着乞讨的三岁男童被解救,最终由安徽相关福利院安置。在实地调查中我们发现,这个双目失明、看起来异常可怜的乞丐父亲,是无论上海本地民警还是安徽老家民政都早已熟悉的“老牛皮糖”了。他有老家当地民政部门扶助建起的房屋,在全村堪称富裕,里面有大冰箱、大彩电。老家民政部门给他全家安排了低保,并同意送他去敬老院生活——他拒绝了。“你们发的那点钱,还不够我买烟抽。”

 

这两个案例,只是例外中的例外。

 

更多的时候,在一线,报警的市民和志愿者面对的都是推诿和逃避。

 

“携带儿童乞讨,三次以上劝阻不改,可以剥夺监护权”,说来容易,执行起来,却如此困难。

 

非得有市民或志愿者日复一日地死磕,并引起相当范围的舆论关注,孩子才可能得到解救。

 

这些也可以理解。城市的警力本就长期不足,儿童乞讨案又漫长而扯皮,谁兜底都不讨好,吃力,还挨骂。

 

何况,无论是警方还是民众,有不少人的意识还停留在“孩子是家庭的私有财产”的原始状态。

 

“亲生父母携带孩子乞讨怎么了?这是他们的权力吧?”——不少市民看着孩子可怜,只要一听说是亲生的,似乎就“释然”了。

 

也有这样的说法,颇能打动人:“那些真的是穷得走投无路的父母,比如单亲妈妈,比如家里有人得了重病绝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种“自救型乞讨”在一个发展中国家,是允许阶段性存在的,至少它是人权或人道主义的一部分。

 

但是,很悲痛地告诉您,真正落到这样境地的家庭,反而不大可能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的黄金地带出现。地铁里、地铁站、商业广场、火车站等地段,都是有组织有背景的职业乞丐控制的地盘——这和企业进驻是一个道理,没有实力、交不起租金,你能在港汇广场开业或在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吗?

 

我的朋友夏海波是一个真正的乞丐。他被迫乞讨的原因是他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病,下肢已经无法正常行走。在乞讨人生中,他笔耕不辍,写了一本《乞讨日记》。他告诉我,即使在成都,春熙路这样的地盘,都是有人控制的。外来的乞丐,只允许在这里免费乞讨一天,算是“结缘”或“挂单”,之后,就必须有个“说法”了:要么被撵走,要么被收编——缴纳相应的保护费。

 

如果你真的遇到这样的困难家庭和重病孩子,不妨介绍他们去民政、中华慈善总会、红十字会以及在中国已经有数百上千家之多的儿童救助基金会、机构去求助,也可以通过网络提交相关的证明资料,在网络公益平台求助。这样做远比带孩子在街边乞讨靠谱。

 

如果你能确认孩子的疾病是真的,可以给钱。因为因病致贫的家庭,在中国真的还有很多。

 

但是,绝对不要把钱给那些抱着昏睡的孩子,在地铁里、火车站、商业广场,非常熟练而职业地出没的成年人。

 

重点不是你被骗了。很可能,你觉得即使是被骗,看在孩子的面上,给点钱也心安,但为了自己这瞬间的心安,我们所给的每一角钱、每一分钱都在喂养携带儿童乞讨这个罪恶的链条,让这黑链绞住更多儿童的脖颈,把无辜的孩子拖下水。只要有利润喂养着他们,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利润,这个链条就会一直存在……

 

那么,遇到这样的地铁儿童乞讨,作为好市民的我们该怎么办?

 

1. 果断报警。要求警方确认孩子身份是否为被拐儿童。(虽然90%可能是亲生,我们也并不能排除那1%10%的可能。)而警方到场查验身份,也是必须履行的手续。上海这一点做得很好:地铁警方开通了微博@轨交幺幺零和微信“sh_metropoIice”,你只要发现乞讨以及其他违法行为,随时可以举报,警务人员马上就到!

 

2. 要求警方给你报案回执,并重申《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的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三次以上携童乞讨、屡教不改要被剥夺监护权”的条例,并要求执行。

 

3. 坚决、坚决、坚决不要给钱。

 

4. 向你周围的人扩散上述经验。告诉他们,孩子不是家庭的私有财产,即使是亲生父母,也没有权力强迫儿童去乞讨,这是赤裸裸的剥削、虐待!

 

最后讲一个香港的同类例子。2012年前后,两个大妈听说香港有钱,就带着孩子去了香港,到中环开始乞讨。结果她们上街不到半小时,被路人报警,警察到场。两个大妈后来被拘捕,孩子被交给儿童福利署安置。

 

儿童是没有力量自我保护的,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当他们的监护人采取对他们的生存、生活和健康不利的手段对待他们时,国家公权力就应该介入,保护他们的利益。

 

儿童不是任何人的私有物,儿童是整个社会与民族的未来。每一个都是。

 

成人乞讨是自由,用儿童乞讨则是虐待、剥削和侵害。

 

不要羡慕美加欧日有那么完善的儿童福利保护法,他们曾经也很原始。走到那一步,要靠我们每个成年人的努力。

 

切切,为盼。■

 

(微信公众号“女拳文化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